文:骆冰

看到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长拿督斯里赛夫丁反驳自己的副部长张健仁的谈话,让骆冰想起老一辈人常常说的一句话;厉害就好、不要假厉害。

这么说,不是要调侃张健仁,怎么说张兄也是火箭一方霸主。江湖只是比较惊讶,怎么一些人在当反对党议员时对数据、官员或部长谈话和报告非常敏感,轮到自己当部长的时候,好像突然被人废了武功那样。张健仁在当反对党议员时,总是会挑官员的语病,这回,是怎么了?错误诠译官员报告?还是误解了官员的意思。

RON95油价会从明年开始,逐步改变浮动油价的机制,政府这个新机制肯定会对各行各业有着牵一发动全身,甚至可能直接影响未来的物价。就如赛夫丁说的,如果‘每周上调1仙’,那是不是52周后,就上调52仙。骆冰多手,以每周上调2仙来计算,那到了第52周,油价就会每公升多调涨1令吉4仙。开玩笑,若是落实这种调法,怕是全国很多地方都变丹绒比艾。

部长打脸副部长这出戏,老实说偶尔是会上演。只是国家政权移到来希盟的手上之后,这个比率突然变高了。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讲的,有时会被部长马智礼反驳。现在张健仁公布的油价上调计算法,原来是不对的。这两位姓张的议员辩才是不容质疑的,都是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只是这一换位子后,骆冰只能唉!唉!唉!叹三声。

- Advertisement -

以前在他们担任反对党议员时,听他们演讲、批判国阵议员或领袖是一种享受,也可从中学习到一些新知识。现在有人反而觉得听国阵领袖讲话,反而会长知识。

讲多错多的,也不只是这两位张家的后裔,像现在担任国会下议院副议长的倪可敏,先前也是说了很多,什么新村地契、油屎比汽油贵、每个家庭2400、承认独中统考、还有还有、很多很多。结果一当上政府以后,好像通通都不见了?倪可敏说,希盟政府秉持着“三到/道”的精神,即“听到、知道及做到”。如果希盟真的是如此,那至少也应该回应一下,你以前答应的,都进行到怎样了。

好吧,姑且信你这句“三到/道”精神是丹绒比艾补选后说的,真的是听到了。希望在未来3年内,可要牢牢记住你们答应选民的。千万不要再把责任推给国阵,这种拉拉扯扯的玩意,我们也会玩,而且有信心可以玩得比你们这些人更放。不信的话,就试试;听到却没做、知道却不敢做、做到继续推看看。

- Advertisement -

最近一年,希盟正副部长的表现让人民很失望。U转就不要说,几乎很多时候是搞政治多过搞国家事务。最近是怎么了?希盟后座议员的表现,显然也好不到哪里。正副部长经常没有在议会厅出现就好了,连后座议员也有样学样,那才叫够力。以前常常骂国阵正副部长没有重视国会会议的,你能不能也骂骂你的同僚。

一个说议员很累,所以无法长期出席国会会议。讲这句话的还是国州议员的身份,还一直觊觎吉打州务大臣这个肥缺。既然是很累,你又何必要国州兼打呢?何必让自己的议员生活过得这么累 ?另外一个说冷气很冷,不能久坐。好吧,累的是不是可以把你换下?因为冷气冷而不能在国会坐久久出席会议的,那选你来干嘛?给你们每个月领取数以万计的津贴,你们还在那边理由多多。

普罗大众只是想知道,是不是那些没有来出席会议的都是基于以上几点而缺席会议呢?看来只好请出希盟的候任首相安华帮帮忙了,希望由他领导的国会下议院“改革与治理核心小组”可以做些事,不要老是忙着接任首相任期而忘了正事,那就是国家的福气。感恩、谢谢!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