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可汉警告一切文件需经过议长允许,才可以在议会厅里分发。

霹雳州议长拿督倪可汉证实,出现在议会厅反对党议员席位上的“神秘”信封,是周三早一个非政府组织移交给大臣办事处所的备忘录,这是一场误会和缺乏沟通所致。

他说,这份备忘录是周三早一个非政府组织所移交,并由大臣办事处接领,而有关文件是要分发给朝野政党议员,但仅反对党领袖办事处分发,大臣办事处并没有分发。

他重新提醒众人,一切文件都要经过议长的允许,才可以在议会厅里分发。

他说,经过了解后,有关文件是由州务大臣办事处接收后,交给反对党领袖办事处,并交代分发给每位议员,因此每一位反对党议员皆收到该份文件,反而执政党议员没有收到。

他说,这情况的出现是归根于大臣办事处和反对党领袖助理,没有发现一切文件是需要通过议长的许可,才可以在议会厅内分发。

- Advertisement -

议长交代事件发生的经过后,反对党领袖拿督沙拉尼表示,议长所讲述的只是皮毛,而确实大家是需要从错误中学习,以便日后不再发生相同的事件。

但是他重申,该文件并非由反对党印刷,而是由大臣办事处员工代领,一共有59份,朝野议员皆有一份。

也是哥打淡板州议员的他指出,原本他也受邀前往接领,但因后来知道该非政府组织是公正党支持者所组成,他不想插手和牵涉在内,因此没有前往接领,岂知大臣办事处助理却代为接领。

“由于交到反对党领袖办事处的是大臣办事处助理,后者也吩咐要分发给反对党议员,因此其助理以为是官方文件,而交到议会厅职员手上,由议会厅职员派发给反对党议员。”

他指出,其实最重要是这份备忘录中的内容,因为备忘录中的资料是由公正党党员所搜集,执政党议员也曾在州议会内提出。

他说,这种执政党批评自己政府的情况,并不会在国阵时代出现,因为这些都可以通过内部解决。

- Advertisement -

因此,他促请大臣不要轻视反对党所提出的意见和建议,同时也别轻视这份备忘录里面的内容,因为这是关乎一个执政党政府的廉政。

烈火莫熄组织(Pro98)与烈火莫熄老将组织(Otai Reformis)逾30人是于周三早上在霹雳州秘书署后门保安亭处拉横幅,表达对霹雳州务大臣的领导和各种丑闻的不满,要求大臣辞职。他们也当场移交备忘录给大臣,并由大臣特别事务官查菲里代为接领。

较后,出席州议会的反对党议员发现席位上出现一个装着一份备忘录的“神秘”信封,并引起朝野议员一番激烈争论,最终由议长拿督倪可汉多次重覆将会展开调查“信封”一事后,才平息长达20分钟的争论。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