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司徒瑞琼

希望联盟在柔佛丹绒比艾补选惨败,显示“反风”已起。全国均关注希盟华裔选票流失,但政治时评人许文思认为希盟更忧心的其实是马来票低迷似已成“定局”。希盟在补选之中,其实还守住华人票的半壁江山。

许文思:在反风已起下,希盟在补选之中其实还在深蓝区守住华人票的半壁江山。

他周一接受本报电话访问时指出,要剖析丹绒比艾补选,不可忽视该区自2004年选区划分后,便由马华以接近2万4000票当选。纵然遭2008年、2013年两次政治风暴,马华仍旧守住,直到509全国大选才以逾500票微差落败。

“这是一个深蓝堡垒区。所以在观察这场补选,不可忘了希盟于509这样大浪潮之下,在这里取得的华人票,没有其他州属城市选区的大完胜(近90%)。”

相反,他认为希盟在全国弥漫不满其执政表现下,其实仍守得住在国阵深蓝堡垒区华人票的半壁江山。

- Advertisement -

据补选投票数据显示,丹绒比艾补选是509全国大选以来,希盟在过去9场补选之中遭遇最大挫败。希盟虽挟中央政府威信与资源,却在该区下的27个投票站战绩皆墨,华裔支持率从509的70%至80%之间,下跌至少过40%,马来票更是强势回归。

华裔选票是回归国阵? 许文思言之过早

许文思强调,若以丹绒比艾补选成绩,论定华裔选票是回归国阵尤其马华,是太早下定论和过于乐观。因为这场战役最大指标意义,是显示希盟已连续第4场补选,马来票一蹶不振,难挽马来票似成定局。

他指出,实际上,自金马仑国会选区补选失利以来,紧接下来的士毛月州议席补选、晏斗州议席补选,马来票均非常低迷。

他提醒,丹绒比艾是一个“特例”。从选民结构、深蓝情意结和候选人因素,才造就其今天出乎意料的多数票差距。黄日升本身的在地因素,加上补选不影响中央和州政权,才令华裔选民“敢敢”教训希盟,但换在其他选区,马华的辉煌不一定能重演。

他强调,实际上,华裔选民或不会真的想要希盟成为“一届政府”。但马来选票从过去4场补选大幅回流的势态,似乎是想尽早“结束”希盟。

“这就是金马仑补选之后,土著团结党逐步回应保守马来议题,如马来人尊严大会等的原因。”

他说,丹绒比艾补选国阵几乎狂扫80%马来票,足显希盟在忧心马来票和华人票反弹之间,肯定更为前者流失感到惊心。

“很多乐观和开明的马来人认为,华裔票回流国阵,或可缓解社会近来的种族和宗教紧张,巫统和伊斯兰党会较温和面对非华裔。”

但他也提出,另有一些马来评论人认为,在华社要求的统考、和爪夷文字课题上,巫伊之中也有无法妥协者,事情仍旧不能全面解决。

他也补充,一旦要真正看到华裔是否回流国阵,希盟尤其行动党是否流失华裔支持,除非火箭是在其城市堡垒选区跌倒,才能知真章。

丹绒比艾胜仗无法复制 陈亚才:华裔的大爆发

时事评论人陈亚才也认为国阵在丹绒比艾胜仗,不一定能在其他选区成功“复制”。希盟惨败,是选民尤其华裔对希盟执政历经一年半后大爆发,希盟有必定下兑诺时间表。

陈亚才:希盟惨败是选民尤其华裔对希盟执政历经一年半后大爆发,希盟有必定下兑诺时间表。

“作为执政党,输1万5000多票是已经一面倒,实在太没理由和难看了。这意味人家就是不喜欢你,你解释什么都没用了。”

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局主任刘镇东日前在脸书发表《希望联盟的下一步:是走向消亡或重生》里,提及行动党全国领袖将巡回全国各州,重新耹听民意后拟定新走向出发。

陈亚才被询及上述做法,是否有助舒缓选民尤其华裔不满时坦言,希盟尤其行动党,一定要在补选以出乎意料成绩结束后,给予取积极和正面的回应。但个人认为,希盟并非不了解民意所求,而是在数项课题上束手无策,才导致今天结果。

“人家觉得你做不好,未达人民期待。刘镇东这样做法意思是回应选民,我们知道讯息了。巡回是一个方法,但不巡回也知道各种族群的想法,或者基本要求。”

他举例,如华社是追求承认统考、拉大拨款和爪夷文课题。这些课题其实都在进行中,但比如统考是拉得太久。按副教长张念群说法,应是执政后立马上,或说一年内搞掂,但至今遥遥无期,甚至连报告呈交与否都含糊不清。

“所以说希盟不了解个别族群民意,是讲不过去。实际上,所有课题都是重复的老话题,关键在一直无法落实,没有一套可让各方接受的解决方案。”

他认为,希盟在许多政策上的做法、进度和表现与民间要求,落差愈来愈大,未达期待。比方说种族和宗教言论亦然,希盟无法说服人民接受政府留住宗教师扎基乃尔,也让人感觉行政不力、决策不力和双重标准。

“所以全国巡回听取民意是一个做法,但从509至今人民不满希盟表现,是补选最主要明确讯息。人民不是要谈伟大的宏观想法,是谈落实和时间表。”

他说,比如希盟常提出要用马来西亚人的角度去思考问题,但政府在制定政策时是否有用此作为标准?如果无法回应人民,愤怒与不满情绪会延续下去。

- Advertisement -

他也认为,是次希盟流失大量华裔票只是一时气愤,非真正回流。丹绒比艾是特殊选区,加定黄日升表现获在地人认同,换人上阵,不一定能重复这战绩。

“补选不影响中央和州政权,想趁机教训希盟者便敢敢投,国阵才会狂胜。回到未来客观选区补选,如两候选人都是马来人或都是华人,会出现不一样局面和竞选议题。”

他强调,这种现像不能简单归类为回流,最明确讯息是对希盟一年半执政表现不满。但全国大选时气氛不一样,大选是选择中央政权,或是说在敦马和纳吉之间二择一,选民心态变化就不一样。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