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方志伟

这篇专栏见报隔日,就是丹绒比艾国席补选的投票日,正如民政党的预料,这场补选来到关键时刻,希盟和国阵都大打种族牌,令人民大失所望。

希盟兵分两路,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去讨好华社,宣布新山华社关注的郭鹤尧华小有望在明年动工。可是,张念群没告诉大家,这是前朝国阵的 10 + 6 新华小计划,她只是把人家的屁股当作自己的脸皮。

教育部长马智礼则去讨好马来社会,大派糖果骗选票,宣布丹绒比艾国席范围内的6所国小将获建礼堂。

另一方面,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教育部长担心华社对希盟的强烈反感,委任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为他的“助理”,即若土团党胜选,将帮卡敏处理丹绒比艾的华人事务。

- Advertisement -

原来在土团党面前,堂堂一位火箭副部长,也只能沦落为土团党国会议员的助理而已。

火箭令人唾弃的种族论自取其辱,也显示希盟候选人卡敏没有服务各族选民的能力。既然如此,选民何必投选卡敏,倒不如投票给绝对能照顾各族人民利益的民政党候选人温蒂。

根据小弟的观察,在这场补选中,华社已经对希盟十分不满,尤其是人民无法原谅希盟政府大砍拉曼拨款。

首先,拉曼不分种族,不分政治背景招收学生。反观火箭一方面自称是多元种族政党,宣扬政教分家,却讲一套做一套,要华裔副部长屈服于巫裔国会议员,及不断打击拉曼学院大学,企图在拉曼落实土著固打制,赶尽杀绝清寒华裔学子。

再说,火箭的大选宣言是承认统考,当时林冠英还很明确地表示胜选30天后承认统考,扶着马华走完一哩路。

结果,希盟大选胜利之后说大选宣言不是圣经,不必跟着做。人民被狠狠欺骗了一场,人民还有可能投票给希盟吗?

这场补选,国阵冲着希盟而来,也是在斗宗教种族主义,伊斯兰党向国阵开出八个极端结盟条件。这种宗教和种族主义恶斗下去,后果不堪设想。最近土权党副主席凯鲁阿占挑战《1996年教育法令》下母语学校是否违反宪法,挑战母语学校地位,就是我国多元社会最大的警惕。

我国人民必须走出种族主义和宗教主义的狭窄框框,才能达到真正的新马来西亚。现在民政党就给予了人民一个最佳选择–投选民政党,等于投选多元社会,互相包容,各族和谐共处的马来西亚!

民政党早前申请庭令撤销爪夷文字单元纳入国民型小学的国文课本,案件已经过堂,法官也认为此事有问题而择日审理,希望国民型小学可早日获得一个公道。

- Advertisement -

如果这场补选由民政党年轻女律师温蒂胜出,就代表马来西亚走出一个新方向,带给人们更大的希望。

民政党也是我国年轻选民的首要选择,因为民政党是有自主权的反对党,可在国会殿堂发出不一样的声音,不受制于庞大的政党联盟,不受党鞭处处管制。

其实,民政党有着它的执政经验及其多元路线是目前大马社会最主流的声音,是为强大的第三势力,而且温蒂的专业形象与女性身份,都迎合了新世代对未来世界平权的想像,她的胜出,将代表更成熟的选民观念,反映国家的民主愿景。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