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岚眼神回避提问。

香港大专学界国际事务代表团(HKIAD)发言人、城市大学学生邵岚接受一家德国媒体采访,当被主持人质问使用暴力合理性相关问题时,邵岚眼神躲躲藏藏、语无伦次。主持人也不由质问,“你甚至不能看着我的脸,谴责这种非人道的行为吗?”

邵岚在上周四(7日)接受德国之声访谈节目《Conflict Zone》采访过程中,其回答前后矛盾。她时而声称自己代表示威者,认为“他们使用暴力是有原因的”,时而又认为自己不应该站出来对示威群体进行呼吁,因为“抗议者的共识是不要内部分裂”。她认为,暴力示威的底线是“不能闹出人命”。

邵岚辩称使用暴力保护自己

主持人首先提问,如果香港警察使用暴力是错误的,那为什么示威者使用暴力就对了?

- Advertisement -

邵岚辩解称,示威者使用暴力是在“反击”,是在“保护自己”。

主持人追问到,10月20日,一群暴徒向香港警署投掷汽油弹,“这可不是报复行为”;在此之前(10月13日),一名香港警察惨遭暴徒“割喉”;此外在10月15日,有暴徒在香港街头投放自制炸弹。“这就是那种我所说的暴力。你能对此做出解释吗?

邵岚接受德国之声访谈节目主持人的采访。

邵岚依旧狡辩:这是“和平示威者”在表达他们对警察的愤怒。但她又说,“和平方式是解决现有问题的唯一手段。”

主持人打断邵岚的话,反问道:“和平手段?对于意见不相同的人,暴徒就会对其进行殴打。9月,一名49岁的香港人周晓东,对一群示威者喊道‘我爱中国,我是中国人!’,但暴徒把他打了,打到失去意识,必须送往医院接受治疗。刚送医的时候情况危急,但他活了下来。这是你们对待意见不同人士的方法吗?”

邵岚不敢正视,回答:“额,这当然不是理想的方式……”

“理想?你甚至不谴责?”主持人追问。邵岚质疑片刻,眼神躲躲藏藏,“我们什么都不谴责……”

主持人又问:“那你们没有原则了是吧?如果你们连这种非人道的行为都不谴责的话。你甚至不能看着我的脸,谴责这种非人道的行为吗?”

- Advertisement -

邵岚回答:“我们不会进行任何公开的谴责。”

另据报道,随着香港暴力行为升级,一些所谓“勇武派”示威者已经开始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失控。英国《金融时报》在10月15日的一篇报道中,采访了一位化名为“马克”的示威者,他表示,“我觉得我们现在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我们对警察的仇恨越来越深。”

在采访过程中,《金融时报》发现已有越来越多曾经站在一线的示威者们,现在开始呼吁示威者停止暴力行径。文章认为,就“使用暴力”这个议题,香港示威者之间已经开始出现分裂。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