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伟益

前任首相纳吉下野后被控的第一单刑事案件,经历一年4个月后终于宣判7项控状皆表面罪名成立。这意味着纳吉接下来必须通过自辩,而他选择通过在证人栏宣誓自辩,意味着他准备面对控方盘诘,以及传召其本身的证人,借此挑起对他有利的疑点,以寻求无罪获释。

不管怎样,纳吉如今已是半只脚进了监狱。至于另一只脚何时移入监狱?应该最迟在明年3月即可分晓!对于纳吉表罪成立,很多人难免表现得很高兴,这当然也是许多人去年大选拉倒国阵最想看到的结果。不过,纳吉何时入狱呢?这看来还要一段蛮长的时间呀!

纳吉代表律师沙菲宜当然希望这案件能够拖得越久越好,甚至希望拖过下届全国大选。只要国阵在下届大选班师回朝,纳吉就有希望金蝉脱壳了。不过,我总相信马哈迪愿在其还在位的日子,亲自看到纳吉入狱吧!如果这是马哈迪现阶段还不交棒给安华的理由,我倒还能够谅解。

如果这个案件拖不过来届全国大选,那么,纳吉入狱应该是指日可待了。在刑事案件审讯过程中,一旦法官裁定被告表罪成立,这代表控方成功且毫无疑点地证明了他们对被告所罗列的所有罪状。被告表罪成立,即代表控方的胜利,或所谓成功了一半。

- Advertisement -

而另外一半则要看被告在自辩时,包括在接受控方盘诘的过程中,以及通过传召本身的证人能否挑起合理的疑点了。在疑点利益归于被告的原则下,若被告能够挑起合理的疑点,纳吉就有机会无罪获释了。

不过,纳吉能够传召的证人毕竟有限,而当中最能够帮到纳吉的证人,看来就是刘特佐个人。只要刘特佐能够在纳吉自辩时现身法庭,并且自愿供证承担纳吉所有涉嫌犯案之原罪,解除纳吉犯案之具体动机,否则纳吉看来就难辞其咎了!

在刑事案中,控方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要证明被告的犯罪行为(Actus Reus)及犯罪动机(Mens Rea),而两个元素必须要犯案的时间点同时存在,才能构成完整的罪状。被告若只有犯罪行为却没有犯罪动机,又或者其犯罪动机跟犯罪行为不一致,都可导致其罪状不成立。

若我们现在看回纳吉所面对的7项罪状,当中最难证明的就是滥权罪状。所以,当法官一开始就证明滥权罪状表罪成立,这意味着其余3项洗黑钱,以及另外3项失信控状皆会表罪成立。其实,这7项控状都是相关连的,缺一不可。

纳吉所面对的滥权罪状其实覆盖了整个犯罪过程,3项洗黑钱的罪状覆盖了不合法财富收益进入纳吉私人户头的过程,而另3项失信罪状则覆盖了纳吉把不属于他的钱,当作个人财富来使用的犯罪部分。

- Advertisement -

我们可以从控方之陈词看到整个检控团队,对上述7项控状之举证工作费了不少之心力,而控方在57天内传召57个证人上庭供证,平均每人耗一天时间在法庭上作证,显示控方亦不敢马虎。当然,被告代表律师尝试指证这些钱是在纳吉不知情之下,存入纳吉之私人户头。

但是,控方却无法反驳为何纳吉在发现其银行户头多了4千200万令吉之后,不但没有向银行投诉,反而还通过签发支票来动用户头内的钱。在这种情况下,纳吉涉嫌失信的犯案行为就是将属于他人的财富占为己有,而其犯罪动机则是不诚实并准备永久将之取走。

有不少人担心纳吉律师出了名的狡猾,能够助使纳吉最终获无罪释放,我想这样的忧虑是多余的,一切就交由法庭定夺吧!若当年安华因第二次被控鸡奸到入狱都要耗上6年6个月,而纳吉能否在更快时间内入狱,这也是我们担心不来的。我们总得相信一切公道还是自在人心!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