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 :陆素素 摄影 :陈锦华

百年手艺四代相传!一块客家豆腐养活了4代家庭,从祖辈的传统人工,直到使用机器辅助,品质还是家族成员唯一坚持。

 

苏福豆浆位于巴占14路是第4代传人的新想法。

位于巴占14路的苏福豆浆,就是由第三代传人苏荣福(73岁)和儿子苏裕峰(39岁,第4代传人)守着家族传统事业。

- Advertisement -
苏荣福亲自检测豆浆的品质,不依靠机器。

苏荣福透露,这门手艺是从祖父年代流传下来,祖父在中国已经是从事制作豆腐的生意,父亲自小跟随着祖父制作豆腐,因此,直到父亲的年代,制作豆腐就是其生存技能。

苏荣福的父亲年轻时离开中国来到马来西亚吉打州,仍然从事制作客家豆腐的生意,而当时还是全部依靠劳力,当年都是全家总动员去做一个行业,家中每一位孩子都是要帮忙做工。

他指出,传统的做法需要相当多的劳力,首先要晒豆,然后进行打壳的步骤,单单打壳的步骤都要数个小时,一般由母亲放豆进入石磨,然后父亲负责转动石磨,该石磨之重量,是令人害怕。

之后,使用竹片编制的筛子筛出豆壳,而当时还是使用井水的年代,在抛壳后便要从水井取水洗豆。

他说,这些步骤都只是制作豆腐的前期准备工作,当全部做妥后,才真正的进行磨浆,同时取井水到石磨,把黄豆磨成浆,而刚磨好的豆浆还有许多颗粒,因此需要过滤豆浆,大大的布袋慢慢地滤过豆浆。

然后,进入煮豆浆步骤,当时并没有煤气炉,全部都是用木材起火,就算是家里煮饭也是用木材起火;他说,在70、80年代许多人都说豆腐有火烟味,这就是因为木材烹煮过程,一旦火势过猛就会产生所谓的火烟味,而现今要吃到有火烟味的豆腐难之又难。

他说,经过时间的烹煮后,豆浆里加入配料才能凝固,而此时客家豆腐还未成型,需要用小布把豆腐包好,然后进入最后一个压豆腐的步骤,以把豆腐压实,最后客家豆腐便能食用。

纯劳力去制作豆腐,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这般的耐心,不过,从小帮忙到长大成人的苏荣福没有多想其他,当年有一门手艺可以赚取生活费就已经很好。

长大后,他还是跟随父亲在吉打制做客家豆腐,直到有一天,听到别人说怡保有更多的机会发挥,于是和弟弟在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来到怡保创业,当年他26岁,弟弟24岁。

想当年,与弟弟骑着脚车到近打巴刹卖客家豆腐时,怡保很多人对客家豆腐都很陌生,除了祖籍客家的怡保人,这使到兄弟俩在创业初期相当辛苦。

苏荣福(右)和儿子裕峰一一讲述传统的制作豆腐步骤。

庆幸地从朋友介绍来到怡保,到经营豆腐生意,身边都有很多人热心帮忙和提供建议,让他们兄弟俩的生意越渐起色。

他说,兄弟来到怡保即投资第一台机器协助磨浆的步骤,让制做豆腐的时间缩短了不少,然后买了一辆摩托车,到更远的地方做生意。之前只是骑脚车从华林市住家到坝罗(怡保)近打巴刹做生意。

在儿子长大后,他家里依然以制作豆腐为主要经济来源,不过这时的生意已经从流动式摆卖到批发给本地和吉隆坡的酒家;酒家大厨们都看上了他制作的客家豆腐,油炸后只要蘸一些酱,便是一道美味佳肴。

随着孩子长大,苏荣福也让儿子学习制作豆腐,把手艺传承下去。苏裕峰是排行最小的儿子,在他年轻时已经认为这家传手艺可以让他有稳定的生活,于是在29岁正式接手生意。

在带着小儿子学习这门手艺时,荣福也引入二合一打壳机、磨浆机、压豆腐机,同时提升了磨豆机。

苏荣福表示,现在半人手半机器为整个制作过程省下不少时间,如以前一小时的磨豆和磨浆工序,现在机器的帮助下约15分钟就能完成。

苏裕峰调配豆浆以制作成豆腐。

苏裕峰表示,当还在使用传统方式去制做豆腐时,父母都要凌晨3时醒来做到晚上,大概一天的时间都是在制作豆腐。

“之后,在父亲引进了各样的机器,而还未购入冰柜时,制作的时间是缩短了,但是因为订单逐渐增加,在他接手后,依然要分为上下午,两次制作豆腐,才足以应付所有的订单。”

他说,做好的豆腐除了要用干净的水泡外也须冷藏好,所以要给予顾客新鲜的豆腐就必须分为两个时段来做。

新鲜做好的豆腐会立即进行包装然后送给客户。

不久后,他便投资了一个大型冰柜,以方便把做好的豆浆和豆腐即时冷藏保鲜,现今制作豆腐的时间已大大减少,虽然整个制作过程还是需要约10小时。

- Advertisement -

他说,虽然机器减轻了许多工作和加速生产,但是还有很多不以机器来代替,包括温度的测量、品质的测量和份量,都是依照祖传的要求。

在逐步简化制做豆腐的时间和工序后,他在3年前也在巴占开设了豆浆店,并且在店外画上壁画,让每位前来的客人知道制作豆腐的传统和新颖步骤。豆浆店受到来自国外游客的喜爱。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