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冰

丹绒比艾国席补选算是尘埃落定。希盟决定委派土团党丹绒比艾区部主席卡敏上阵,国阵继续让马华丹绒比艾区会主席黄日昇出战,民政党则由副总秘书温蒂加入战圈,3党之中,犹以土团党压力最大。输赢固然不影响国会格局,却足于冲击整个希盟,更加内忧外患!

江湖有传,下面的那个最近越显得急着上位,在位的那位又慢条斯理的稳稳坐着不动。要是土团党的代表重演雪州士毛月州席补选成绩,或许真的给一些人逮到机会,迫首相提早交棒。土团党当赢却输,少的不只是该党议席,补选战绩更是0-2。一个由首相领导的政党连打两次都挂零收兵,你说,希盟里面会怎么看?怎么想?

你要说江湖传言是假的也好,是有人蓄意挑事也罢,只能说希盟成员党之间对这场国席的反应有点“暧昧”。这场补选,要是土团党赢了,士气大增的怕不是整个希盟,土团党的气焰会更高。土团党要是赢了,表示首相领导没有问题,即没有问题,那是否应该先让敦马完成手头上的工作,交棒这回事可以缓一缓。

马华要是再打不赢,来届大选巫统自然更有堂而皇之理由要在这个议席出战。巫统的本性就是如此,即使现在已失去国家政权,他还是国内第一大党,老大哥为了尊严,绝对不能太沉住气。马华呢?赢得这场补选似是马华当下唯一的目标,不单要卯足全力,更要交出漂漂亮亮成绩单。简单来说,无论是守土的土团党或是伺机而动的国阵都好,大家都有一定的压力。

- Advertisement -

丹绒比艾这场战役,不是零和游戏。在零和博弈中,博弈各方是不合作的。如果一个国家利用其过剩的香蕉与另一国家剩余的苹果进行贸易,因为两方都从交易中受惠,所以这不是零和的例子。如果某些战略的选取可以使各方利益之和变大,同时又能使各方的利益得到增加,那么,就可能出现参加方相互合作的局面。因此,非零和博弈中,博弈各方存在合作的可能性。

这样读起来好像不是很通顺,好像不容易懂,骆冰就将它再简化。今天你或许会觉得巫统、伊党和土团党似乎没有合作的可能性存在,可是,契机却是有的。这场补选成绩对希盟和国阵未来合作都有一定的影响。如果有人趁机借土团党赢不了丹绒比艾而隔山打牛,向首相施压,等同把土团党逼向政敌;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

至于巫伊土三党的议席怎么分配,你就要相信零和游戏,只要大家认定一致的目标;夺取国家政权,没有什么是谈不拢的。你只要看回敦马和安华为了国家政权愿意抛开个人恩怨而合作,你就大概可以想像得到,在宗教和种族大团结大前提之下,巫伊土三党可能会有合作的一天。只是合作能否持久?那是另一个问题。

伊党不把希盟当朋友,却不把土团党当作敌人,也就是说,伊党愿意更不抗拒与土团党合作,这才是关键所在。马来社会现在被巫统、伊党、公正党和土团党所瓜分,各党有各自的要寨和立足点。巫统或许依旧视土团党为敌人,中间隔着伊党,加上对土团党的领袖又那么熟悉,你认为江湖是多虑?还是所考虑的东西有其前因后果,绝不能否定它或许会发生?

- Advertisement -

土团党打的就是种族旗号,这跟巫统或伊党都很相似。土团党在赢得政权后不断吸纳政治青蛙,直接摆明车马,就是要壮大土团党,再现昔日在国阵作为一言堂的巫统之地位。敦马做事向来都是全方位进行,这边分化公正党、招降诚信党,另一边则打击民主行动党在非马来选民心目中的地位和形象。

今日的土团党凭借着“后门”,让议席不断增长。从他的布局和目前的局势来看,他所下的每步棋和安排都给他带来预期的效果。即使土团党的内阁部长表现引人非议,你却不能否定土团党也正逐步壮大,土团党已经羽翼渐丰。本来就难以控制和难于预测的敦马更如脱缰野马,要拉也拉不住,只能跟着他的游戏走,避免自己脱局。

安华与敦马交手超过1/4个世纪的,自然也清楚知道,直击是伤不到敦马要害,要挑最软弱的肋骨来打,那才是真正最大的难处。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