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董恪宁

民主行动党的普通党员和永久党员,向来不多。丘光耀的博士论文基础修订的《超越教条与务实:马来西亚民主行动党研究》(黑风洞:大将;2007)记录,建党之初的60年代,总数据说大约600人。

此后,屡经招揽,所得之数,始终微不足道。1970年的记录说:只有1595人。迟至1980年,全国党员仅有1万5478人。历经十年的经营,90年的党员,也不过5万2401人。2000年,增至7万1095人。到了2004年,党员共7万5839人。

认识这些数据,我们自可体会行动党势力之急速增长,有多可怕。509之后,政权易手,记者援引的消息说,2018年的霹州行动党当时已有逾200个支部,党员5万人。

据此推测,可见本州党员的极速倍增,其实已经远远超出自然成长率。1965年组成,前前后后,用上了25年的光景,党同志才有5万人之众。但是,既有倪家堂兄弟运筹帷幄,火箭烟霾散;霹雳如今的兵力,便有这个数目了。

- Advertisement -

设想自2004年后,全国党员三倍增多,共达20万左右;5万颗人头,占据了全国总额的25%,比率之重,一目了然,迨无异议。思虑这些,中央纵然另有盘算,自然也要斟酌再三。

霹雳行动党眼下的一言难尽,缘由所在,部分正在这里。领导n年,倪系势力如日冲天。耐人寻味的是,部分基层显然对此感到不是味道。《马来邮报》援引内部消息因此指出,此次的冰冻三尺,确非一日之寒。追溯源头,乃说第14届大选之后一系列的事故。当中一个说:当年本党州级复选,15票当中,倪可敏所得微乎其微;然则,最终他还是受委为霹雳州主席,牢牢地控制了一切。

当时,黄渼沄所获选票虽然最多,阿都阿兹还是第二高票的赢家;唯他们的党龄,都比不上倪可敏资深。不但这样,和倪少关系匪浅的黄家和,也因此当选州委会秘书。

是耶非耶,前不久保阁亚三区州议员廖泰义的文告所示的画面,也剑指有碍观瞻的内部矛盾:“倪氏的领导下,已和行动党的民主精神背道而驰;变成倪主王朝,只手遮天,犹如国阵2.0版本。”

虚虚实实,廖氏所言,若是以讹传讹,纯属虚构,自当援引党章界定的条文,遵照既定的纪律程序公开审之。一旦确实,大可速速开铡对付。反之,要是他所抨击的,证据确凿,有所凭借,为何党高层不置可否,坐视不理?

犹为不解,当初党秘书长林冠英受询此事,不愿置评,刻意留白;推搪要“留给行动党霹雳州内部解决”云云。置喙这一席话,应答显然和过去典型的林神作风,大不一样,可见处处耐人寻味。

- Advertisement -

然则,只要细看本党票仓的地理分布,读者想必可以理解乾坤所在。四分之一的党员,集中这里;万一倪可敏真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会任由大哥黯然神伤一个人深夜独唱《太委屈》吗?

说到底,政治本来是一场势力相争的游戏:一分兵力,说一分话;反之亦然。据此推想,可见中央处心积虑,想要悄悄地安排陆兆福、刘镇东接任秘书长,也未必得逞。

算计选票的流向,谁会是下任的实权领袖,尽在不言之中。认识这些, 10月22日霹州行政议员杨祖强被控强奸印尼女佣案审理之日,现场有人喊了两声“倪可敏辞职”;自可明白,何以现场一下子静了下来,没有余音后续了。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