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恩霆

马大新青年前主席黄彦铬在毕业典礼上,领取毕业证书后,向在座的毕业生和家长高举要求马大校长阿都拉欣就他在马来人尊严大会所发表的种族性言论辞职下台。此举招来马大校长禁止马大新青年前主席官华恩在毕业典礼上台领取毕业状,同时报警处理有关事件。

行动党青年团(社青团)发表文告炮轰马大校方滥权,禁止官华恩上台领取奖状。官华恩本身在欲进入马大礼堂时,被辅警拦下,并从他的身上搜出与黄彦铬类似的抗议大字报。虽然官华恩保证不会在台上大喊大叫或任何破坏毕业典礼的行为,但辅警始终不允许他参与毕业典礼。

马大校长阿都拉欣作为马来西亚最悠久且首屈一指的学府掌舵人,却也是马来人尊严大会的筹委会主席。他在马来人尊严大会发表自从改朝换代之后,马来人的权益一再地被挑起,他遗憾马来人失去了政治主权。他还说马来人早在5千年前就在这片土地,争取独立、建立政府和统治这一个地区。

马大校长阿都拉欣的言论非常地低俗且失去一位学府领导人该有的崇尚光环,然而马大与其他三所本地政府大学联办的马来人尊严大会,看似获得教育部当局的默许。否则的话,在林财长大力推崇的“政教分家”理念下,四所政府旗下的教育机构怎可以举办一场充满政治议程的大会呢?

- Advertisement -
- Advertisement -

正当马大学生会署理主席叶纹清发表文告要求马大校长就发表种族性言论而辞职时,教育部长马智礼回应媒体说,与其发表文告,不如亲自与马大校长表达不满。马智礼这一个表态,事实上是想要大事化小,而且也无意谴责马大校长的种族性言论。

马大校长的言论固然令人愤怒,也对马大声誉带来破坏性。然而,对于表达不满或抗议的方式,马大新青年学生领袖在毕业典礼上高举大字报的做法也不见得正确。这是一场属于莘莘学子寒窗苦读三或四年后的神圣毕业典礼,也是广大毕业生家长欣慰看到孩子成龙成凤的大会。但是,却被马大新青年学生领袖给搞砸,在他们美好的回忆上蒙上污点,这是多么自私的行为。

在这一起事件上,马来人尊严大会虽然并不是政府直接举办,但政府属下机构的四所大学联办,是间接性地由政府举办,而马大校长阿都拉欣的言论也有仅仅是附和这个大会议程。至于马大新青年学生领袖若要抗议,可以选择在仪式之后,抑或透过社青团领袖,而不是玷污神圣的毕业殿堂。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