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目前的预算,公务员的平均月薪,大约3700令吉左右。换句话说,供养人力运作这部国家机器,每月至少需要投入65亿2470万9691令吉,全年782亿9651万6289令吉。推算之下,一天就要2亿1749万0323之巨!

《2030年共享繁荣愿景》对未来十年,继续提出想象,唯经济之转型,结构的整顿,毕竟如何?诸如怎样处理,截至2019年3月,累计171万532人的公务员千军万马,仍是悬念重重。

政府首席秘书依斯迈巴卡援引公共服务局的统计报告,五大部门,教育比率最多,52万3226人(30%)。医疗次之,24万745人(14%)。武装继之15万2957人(9%),跟着警察12万8536人(8%)。余下单位,另有66万5068人(39%)。

庞大的机制,是否多有冗员,暂且不论;唯置喙依斯迈所言,还可觉察眼下国家财务的沉重,自然不止这些:172万人实为公务员的93%,目前仍有7%空缺尚需填补。据此推算,可知总数实为1763435人,仍有5万2903人待选。

且以月入1200令吉计算,政府必须因此为176万人,支出21亿1612万2062令吉。设想每人月薪一律2000令吉,则每月出粮35亿2687万103令吉,一年累积,423亿2244万1237令吉。

- Advertisement -

参考目前的预算,公务员的平均月薪显然不只是2000令吉,而是大约3700令吉左右。换句话说,供养人力运作这部国家机器,每月至少需要投入65亿2470万9691令吉,全年782亿9651万6289令吉。折算之下,一天就要2亿1749万0323之巨!

眼下人力资源部副部长马夫兹透露,介于2016年9月至2018年12月期间,公共服务领域之基薪,甚至要比私人界还高。凡此10个季度之调查发现,公务员基薪调长11.2%,私人界仅有10.5%。

孙和声的〈2018出现政权更替的经济解释〉转引官方记录另外显示,综合薪酬和退休金,2017年之日,已有1000亿,占了2017总收入大约四成。2019年花红450令吉,国库就用掉了8亿余。惊悚之处,思之自明,迨无异议。

不管怎样,依斯迈所报告的,只是来自公共服务局所聘的职工。一旦算计各个州政府,地方议会以及官营企业的人头,数额想必倍增。国库捉襟见肘,思之自明,迨无异议。

何况,接近800亿的这一大笔钱,可还没有算计公务员一匹布长的福利:加薪、花红、超时、津贴、出差、会议、培训、假期、病假、医药、福利。层层叠叠,必然远逾1000亿了,一定占据年度预算的一半。

什么概念?能源、工艺、科学、气候变化及环境部杨美盈准备筹资6000万令吉,参考2020年迪拜博览会,放眼争取100亿令吉的投资;可见仅仅一个博览会还不足够应对,需要参加10次,才有机会招来1000亿。

但是,问题不只是在金钱,而是国家机器的效率和绩效,是否物有所值?PISA排名和大专院校的每况愈下,说明了什么?教育的工程既然如此这般,想要一蹴而成地提升国力,自然是守株待兔。

- Advertisement -

结果,各个环节,满目疮痍,罄竹难书。医药的体系,岂会例外?结果,权贵看病,如今都抢在第一时间飞到国外去了。执刀的外科医生呢,说不定还是当年马来西亚专门出口的STPM状元。

日常的运作,不说远的,仅是马新关口人流的疏导,沉痾宿疾,兜兜转转。旅客前后塞了七个小时,时任柔佛妇女发展及旅游事务的行政议员廖彩彤闻之,也只是大喝一声,只道此乃“单独个案”,不当一回事!

说实在话,这个国家的窠臼和桎梏,岂是个案?随便一提,低头一看,处处皆是。接近两百万的大军,为何不能踏踏实实地做事,以解民困?倒数国会解散,只剩三年了,L牌部长如果还是得过且过,继续忽悠选民,恐怕后果就要自负了。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