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董恪宁

这些年月的财政预算,都一再出现比重失衡的尴尬。举例言之,总开销是3145亿令吉的2019年预算案,营运开销多达2598亿令吉,占据82.6%;供发展用途只剩下区区的547亿令吉,相等于17.4%。

行政开销当中,公务员薪酬及退休金,两者相加,高达1080亿令吉。预算何以不能对称,根本的源头所在,显然在此。理解这点,自可明白何以2020年的财政预算只有零零星星的惊喜,没有哇塞的亮点。

相较去年,2020年财案的营运开销,眼下减少了7.25%,减至2410亿2000万令吉。为发展至备用,则略增2.32%,达560亿令吉。尽管如此,对照之下,可见窠臼依旧。

唯思虑公仆屡屡的诉求,政府虽然没有令下大幅度调整薪金,几经斟酌,仍然决意拨款逾3亿5000万令吉,增加生活津贴50令吉。此外,56级以下的在职公务员,将获500令吉的特别援助金,退休者则有250令吉。

- Advertisement -

我们固然可以理解国库的一番善意,但是,追溯晚近几年公仆薪酬演绎,当可发现困窘的桎梏,确实超乎想象。2011年至2015年的支出,分别是501亿、600亿、610亿、653亿、656亿。到了2016年,再度增加49亿之多,达705亿。

过去三年,这一笔维系公务员体系的庞大开销,陆续提高,接近了年度800亿的水平。一旦算计退休金,则逾千亿。据此推算,运转这一部国家的机器,每日支出大约3亿令吉,或是每小时千万之巨。

如果以此对照发展的总额,犹能觉察国家经济陷入的困局。560亿令吉的发展,均用365天,每日只有1.5亿令吉。但是,160万公务所支倍之,高达3亿令吉。所谓事倍功半,大概正是这么一回事了。

部门的结构,体系的运作,既然还是如此这般,未来一年国内市场的资金流动,将会如何,一目了然。那么,怎么刺激经济,改善货流,助益周转,提高收益,说实在话,恐怕谁也没有十分的把握。

认识这些,我们自可明白,马华总会长魏家祥为2020年财政预算案打分,10分的尺度,他只給3分。不论魏氏受询所评,是否存有政治视角的偏差;然则,言下之意,思之自明。

不管怎样,不解的是,尽管教育部门总体得到641亿令吉的编算,供给拉曼大学学院发展拨款,如今只有微不足道的100万,意思意思。百货通膨,这一点钱,杯水车薪,自不待言。

- Advertisement -

当然,政府的算盘,或有不同的考量,或有难言的为难;然则,思及有教无类的教育本位,一视同仁自然是唯一的圭臬。同意这点,财政部怎么解释,眼下拉曼所得,只有大马彩头奖的三分之一?

拉曼大学学院确是马华公会推动的计划之下,唯学院所造就的,是全体的马来西亚人。希望联盟的各级领导,也有不少乃是拉曼校友,正好佐证了这点。既然这样,预算何致罔顾实情所需?

格局决定结局,高度决定程度。国家的财政预算,虽是希盟遵令准备,对象乃是南中国海两岸的每一个人。拉曼大学学院的100万,所显见的,不是政府的精明,而是流露了行政的气度。财政部岂可装着不懂?#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