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骆冰

说来真讽刺,根据我国银行条例,开出的支票若是跳票3次,户头就会被关,手头上还有从客户那收回来的支票不能兑现了。反观政府的大选承诺却可以多方跳票而可以继续执政。

首相敦马哈迪澄清,他说“希盟不曾承诺废除大道收费站”,是因为希盟竞选宣言中指出,不会马上落实废除大道收费。他说,倘若政府承担购买和维修高速公路的费用,国家将缺乏资金发展重要的基础设施。

听到首相这番解释,骆冰心里在想,那些曾经在去年大选前夕大大声说,一旦取得中央政府政权,希盟会废除大道收费的都应该会松一口气。回想几天前首相突然全盘否认曾经承诺会废除大道,可把一些人吓出冷汗来。不过,有句话倒是真的,对于大选宣言,绝大多数人都不会太认真,一听就知道是讲给你爽的东西,你即使要信,也不好照单全收!

话讲到最后,无法马上废除大道收费,还是要怪前朝政府。首相说,政府必须花费数百亿令吉接管收费站,维护工作将需要再花上数十亿令吉。上届政府欠下数千亿令吉,债务利息和本金达数十亿令吉,如果国家不想破产就必须偿还债务。基于种种理由,政府需要时间来研究、考虑和安排如何废除收费站以减轻人们的负担。

- Advertisement -

关于取消大道这回事,信的人不少,不相信的人也多。你问问北海人对于双溪育收费站的看法,绝大多数人已经从期待变观望。有就拍手,没有就算了。当年说一旦取得政权会取消双溪育收费站的承认,这一拖就10年,经历过3届大选,很多人付一次费就骂一次。如果你天天都要过这条大道,怕是你已经没有这么多口水好骂了。算了吧。

希盟政府从去年上任以来,不仅宣言承诺不断跳票,在国家政策上也不断U转。我们比较常见的是不断挖掘前朝所犯的错,但是,对于兑现第14届大选中许下的竞选承诺却总是会以诸多理由加以推卸。当首相说不曾承诺要废除大道时,是叫人惊讶的。还好有专人特别提醒,随后发布的文告算是亡羊补牢,却还是没有告诉我们,废除大道只是宣言?还是“仙”言?

说来真讽刺,根据我国银行条例,开出的支票若是跳票3次,户头就会被关,手头上还有从客户那收回来的支票不能兑现了。反观政府的大选承诺却可以多方跳票而可以继续执政。再认真的往下想,首相说,政府已完成60%的希盟宣言,这话说来还真的是叫人难于置信。就不懂承认独中统考有没有被列入那未完成的40%内。

国家元老理事会前主席敦达因曾经警惕希盟政府,不要把人民当白痴,把他们的支持当作理所当然。他认为,政府应该要加大力度,完成各项改革议程及竞选宣言,而不是一味推卸责任,做不到就怪前朝政府,却不检讨自己的问题和缺点,毕竟选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 Advertisement -

1年前,由敦马领导的扭计杂版军成功改写历史,这一年来,他们继续不断的在改写历史。在丹绒比艾国席改选前夕,财政部长林冠英第二次宣读2020年财政预算案前,希盟的民意跌至最低。默迪卡民调中心发布了最新民调,希望联盟的支持率大跌至39%,而对政府治理经济表现感到不满的选民,更是首次超越了满意的选民。希望联盟执政一年,并没有让人民感受到生活变得更好了。

日子一天一天在过,当初变天时民众对于新政府的狂热也正在消退中。去年,希盟是靠民怨打败国阵,希盟现在应该也开始感受到,民怨所带来的冲击。丹绒比艾补选不论输赢,希盟还是得关注人民的需求,希盟领袖中的大嘴巴最最好是减少承认办不到的“信”言,什么新村地契、什么油屎比汽油贵等煽情言论,反而应该回归如何扶正希盟越走歪的路线。

犹记得去年大选前,希盟领袖在宣布大选宣言时豪情万丈的对全国选民说,前朝政府的种种让马来西亚人活得没有尊严,不能够在自己的国家幸福地生活,贪腐的政治领导人却过着逍遥奢华的日子。然后呢?宣言变成“仙”言,看似有改,却是没变。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