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继续致力提高开销的效率和效果,通过依据需求和紧迫程度制定方案和项目的优先缓急,并通过审查多个项目来节省更多成本,从而提高了开销效率。这些经修订规模并降低成本的项目恢复后,有望提高性价比并减少财务漏洞,同时对经济产生高倍率的影响。有关项目包括大众捷运2(MRT2)、东海岸铁路线(ECRL)、轻快铁3(LRT3)及其他公共基建项目。政府亦履行承诺清还约370亿令吉的退税款,部分资金来自国油的一次性特别股息。

政府将2019年的拨款从3146亿令吉的预算上调至3160亿令吉,主要是为了应付更高的运营开销。在上调后的拨款总额中,营运开销占2623亿令吉或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7.3%,而发展开销为537亿令吉,占GDP的3.5%。

扣除占总开销36.1%的收费支出和转移支付后,社会领域继续获得最大拨款,占总支出的34.1%,即GDP的7.1%,其余依序为经济(14%,占GDP2.9%),内安(9.6%,占GDP2%),及一般行政(6.2%,占GDP1.3%)等领域。

2020年开销预算

2020年总开销预算为2970亿令吉(或占GDP18.4%),其中2410亿令吉或81.1%为营运开销,其余560亿令吉则属发展开销。

- Advertisement -

拨款总额中,社会领域获得最大分配,占总开销的37.9%,接着依序为经济(16.2%),内安(11.3%)及一般行政(7.5%)等领域;其余27.1%则属收费支出和转移支付。

开销预算中预计获最多拨款的三大部门依次是教育部(641亿令吉)、财政部(378亿令吉)和卫生部(306亿令吉),约占总开销的44.6%。

截至2018年12月31日,通过发展基金发放的未偿还可收回贷款总额为432亿令吉或占GDP的3%。2019年通过发展开销支付的贷款估计为20亿令吉。政府预计在2020年将收到7.6亿令吉的贷款还款。

联邦政府收入

联邦政府将通过数项改革措施来继续加强其收入管理,特别是改善现有的税务制度,以及提高税收收入占国内生产总值的巴仙率。改革措施将继续专注于精简税务的管理和减少税务的漏洞,同时促进新的投资去扶助经济的成长。

此外,税务改革委员会正在研讨缩小税收的差距,以及改善和加强持续性徵收税收的效率。在这方面,改革的重点是建立一个更大且一致的收入基础以促进包容性;审查现有的税收奖励措施以避免资源分配的失误;加强整体税收管理以及合规性以提高税收的有效性。

2019年,政府推出了多项措施来改善税收收入并扩大税基础,其中包括特别主动性申报计划、进口服务税的和离境税。十年来,政府已将对石油相关收入的依赖从2009年占国内生产总值的9.2%减少到2019年的5%左右,表明税收基础更加多元化。扩大收入基础的努力将提供更多的财政空间来扩大收入再分配的效率和实现国家社会经济的议程。

2019年收入

拜一次过的国家石油特别股息所赐,2019年联邦政府收入预计将取得13.1%的较高增长,达到2633亿令吉。然而,税收仍然是主要贡献者,占总收入的68.4%或国内生产总值的11.9% ,非税收入占31.6%(占国内生产总值的5.5%)。税收的收集将由持续的经济增长以及政府为提高收入基础而采取的措施所支持。

税收收入估计将增长3.4%至1800亿令吉,而直接税收和非直接税收则分别项献75.4%和24.6%。直接税收预计将增长4.3%至1356亿令吉,因随着实行特别主动性申报计划,来自个人和公司所贡献的所得税有所增加,以及拜工资和公司收入续稳定成长所赐。

在特别主动性申报计划下,约有27万名纳税者申报了之前未申报的收入,因此这有望使联邦政府额外徵收60亿令吉的税收。特别主动性申报计划,也使得来自个人和公司所得税的税收分别增加至352亿令吉和708亿令吉。

同时,服务业和制造业是公司所得税的主要贡献者。来自石油的所得税收预计将下跌10.9%至179亿令吉,因预料全球原油价格将下跌至平均每桶63美元(2018年为每桶71美元)。印花税和不动产盈利税估计分别为63亿令吉和16亿令吉,反映了房地产市场交易带来的更高收益。

财务风险与负债

政府承认需要改善财政风险管理和致力与减少它的债务和负债风险,积极措施已着手管理当前当前债务和负债风险,以确保政府稳健的财政状况。

政府采取的措施包括披露债务和2018年的开始负债风险状况;债务管理的建立,委员会的审查和认可新的政府担保和项目融资;并引入特定的编码在联邦政府年度支出次财务承诺估计数,特别是公共私营伙伴关系项目和与债务和负债。

此外,议员特别财政预算案专债委员会已检讨联邦债务和负责总额义务,在这他们的报告中确认2019出版。这些举措将进一步加强检测和报告改善治理,包括要素问责制和透明度。

- Advertisement -

负债与风险

除联邦政府债务外,其他政府的义务风险是担保,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债务和其他负债;包括公私伙伴关系和私人融资倡议项目。

截至2019年6月底,联邦政府债务和负债风险敞口估计为1170万亿令吉,占GDP77.1%。由于联邦政府债务增加和承诺的保证。其中,联邦政府的债务约占70%。随着政府的进展成为基于权责发生制的会计准则,报告债务和其他义务。政府会作出相应反映符合标准和统计,国际公共部门会计准则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公共部门的债务统计。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