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一刀

马老爷任相期限、安华接棒首相的日子,一直都是江湖的热门话题,但却是坊间厌倦的政治游戏?

最近,马老爷在纽约再提起交棒问题:“我顶多任相三年。我承诺将在大选前退位交棒,所以我大概只有最长三年时间。”

从两年之说到所谓三年,安华和其支持者已经不耐烦了?尤其,国家新闻机构马新社最初报道,“马老爷最久留任多三年”(而后更改,删了多字),大家莫不以为他想多做三年首相,那就几乎等于做完一届五年矣?

然而,不少人翻出509大选前旧账,包括新加坡英文《海峡时报》报道,马老爷宣称一旦希盟胜利将任相两年,“我不能任期太久。顶多,我可以撑两年。”

- Advertisement -

话虽如此,马老爷坐上宝座,似乎又忘记诺言,不止一次说过他将留任三年或更长。大选前,说好的两年期限,说好的过渡首相呢?莫非马老爷一切承诺已随风远去?

没有最神,还有更神。当安华九月中表明他预期在明年接棒的意愿,马老爷的媒体顾问卡迪嘉欣却坚称,希盟从来没有确定马老爷何时交棒,并暗示交棒日期可以是2020年、2030年,甚至2050年。

吓,2050年,开什么玩笑?届时马老爷都已125岁了呀!可以想见,土团党的个人利益者,以及公正党敏大人集团,不想让安华接棒首相大位。

这一回,马老爷再提及“顶多任相三年”,公正党前老二赛胡先忍不住发火呛声了。赛胡先抨击马老爷太迟交棒,或将使希盟在下届大选翻船,并指马老爷无权决定何时交棒,应由希盟党魁理事会安排才是。

赛胡先甚至坦言,他个人不相信马老爷会兑现诺言交棒安华。尽管,马老爷三番四次承诺交棒安华,然而据称安华自己也没有十足信心?

玩味的是,土团党卡迪嘉欣不经意透露,“直至今天,除非我们做一些事,我们的选择(首相人选)并不杰出。”咦,卡迪此言可被视为影射安华并不适当拜相?无论如何,卡迪已在较后否认这段说词。

还有还有,马老爷急先锋的凯鲁丁,高调警告马老爷批评者,不容安华来领导这个国家,并宣称1998年安华出事可能重演。有土团党干部也公开称,既然公正党内部已经分裂,马老爷其实不该交棒安华。

与此同时,与安华闹翻的两名前公正党领袖,竟又出乎意料挺身支持安华。一位是前部长再益,暗示首相接棒人选或是敏大人和凯里,如果安华不是马老爷的人选,也请马老爷尽早公开说出来!

另一位是安华前秘书依占,他形容马老爷是“伪改革分子”,并促假惺惺的马老爷立即下台,让路给真正的烈火莫熄议程。

说完了,马老爷要是搞活经济,或许大家不介意他做多久。问题是509大选后,希盟政府放任种族主义、宗教主义的叫嚣,非马来支持者与希盟已渐行渐远?马老爷人气也节节败退,希盟政府声望同样大跌?

在小学实行爪夷文书写、姑息印度伊斯兰传教士扎基等,都让非马来支持者对希盟大感失望?就以即将举行的丹绒比艾补选来说,不少非马来网民便放话要倒土团党,发出“教训马老爷”的呼声此起彼落?

- Advertisement -

即便亲希盟的网站和部落客,对马老爷亦诸多不客气批评。这次再提留任三年之事,有亲希盟部落客便直称,在首相接班人安排方面,若马老爷无情插安华一刀,希盟和马来西亚还有什么未来可言?

英文当今大马的留言板,也充斥对马老爷的批评,包括指马老爷在遴选接班人走眼,阿都拉与纳爷任相都是悲剧。或许,马老爷应该停止自把自为,别只听取身边人的馊主意了,多关注其他大多数人的意见?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突然省起,港剧《天龙八部》主题曲,也有一句类似说法:“此刻我乘风远去,他朝两忘烟水里。”是的,马老爷为保晚节,明年当交棒安华,与安华的恩怨情仇从此两忘烟水里?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