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伟益

如果近期有人在槟州针对首长曹观友及整个州政府的施政展开民意调查,我敢相信希望联盟的民意支持度会见新低,整个原因就跟槟岛市政厅及威省市政厅,拟从2020年开始调高门牌税的课题有关。

由于两地市政厅2015年只是调张门牌税的征收率,而没有调张产业的年度估值;因此,业主最近所收到的产业年值重新估单后,若跟2005年的估值比较,您确实会感到大为不满。有者尤其是高楼业主往往会错把门牌税当作地税看待,进而以为他们的地税大肆调涨。

事实上,除了门牌税将要调涨之外,很多高楼业主还未收取土地局今年所要发出的单位地税(Cukai Petak)单。一旦这些高楼业主,收到是有分层地契的商业单位业主若收到土地局延宕至今还未发出的单位地税单,他们就会发现他们所要缴付的地税也跟着调高了,尤以商业单位的调幅会来得更高。

若希盟州政府以为距离来届全国大选还有3年半的时间,而现在就可以任意调高门牌税,包括高楼居家或商业单位的地税,人民会随着时间拉长后就逐渐淡忘,这也许是阿Q心态在作出祟。

- Advertisement -

但是,一个无可否认的事实,现在确是整个国家经济处于最低靡的时刻,若再加上联邦政府要从一部分人民身上拿掉汽油津贴,还要面对一些即使不是新的税务,却因税基扩大所带来的影响,许多处在B40边缘,看来像中产阶级却又不是中产阶级的小商家及小市民,他们所面对的生活压力肯定百上加斤。

在今年4月杪,当槟岛市政厅及威省市议会针对调高门牌税提呈建议书予佳日星,我很清楚根据两个地方政府的估算,其实各类产业所要调高的门牌税额度不大。根据槟岛市政厅估算,居家产业平均调高介于50仙至100令吉,其中廉价及中廉价屋只是介于50仙至5令吉之间。

有地的商用产业调涨将不超过100令吉,共管店铺不超过25令吉,SOHO单位不超过75仙,商业大厦不超过100令吉、工业产业不超过50令吉、酒店不超过250令吉、会馆产业不超过250令吉、农业地不超过10令吉、东北县发展地段不超过250令吉、西南县发展地段则不超过25令吉等。

至于威省方面,当局估算有地的居家产业调幅不超过100令吉,其中属于廉价及中廉价则不超过15令吉30仙;高楼方面,拥有分层地契的廉价及中廉价屋不超过3令吉90仙,其余的居家单位皆不超过48令吉60仙。

拥地的商用产业的门牌税调幅不超过100令吉,共管店铺不超过25令吉,商业大厦不超过63令吉60仙,工业用途不超过250令吉、酒店不超过382令吉50仙,发展用地不超过250令吉、农业地段则没有调高。

但根据您所收到的门牌税估单,事实又是否如此?很多例子告诉我们真实的调幅,比两个地方政府建议给州政府的调幅来得更高。我甚至看到一份估值单,针对某个公寓的民众会堂,产业估值从2万2千700令吉,调高至3万9千730令吉,而门牌税则从2千621令吉85仙调高至3千575令吉70仙,整整调高了953令吉85仙。

问题是这个民众会堂一直空置着,没有出租或作为商业用途,早前也获槟岛市政厅取消征收门牌税,如今为何又来要调高门牌税?针对两个地方政府提呈给州政府的建议书,跟当前所要提高的门牌税幅度有很大出入,这不证明了槟威两位市长有意在误导州政府?

- Advertisement -

大家必须知道,任何县市议会要调高门牌税,都要经过州行政议会所批准,而这些行政议员都属于政治人物,我相信他们绝不会大幅调高门牌税,形成对州政府本身的政治自杀!事实上,槟州政府、槟岛市政厅及威省市政厅属于3个不同的主体,拥有个别的财务自主权。您绝不能以州政府有能力购买新的官车,来反怪地方政府为何却要调高门牌税!

根据我所获得的资料,两个地方政府确因多年没有调高门牌税,导致其主要税收大受影响,甚至被逼一直动用其储备金,而现有的储备金确实来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即使要在此时调高门牌税,但两位市长也不致于猴急到要严重误导州政府,甚至槟岛市长还要摆出一副可怜样,告诉人民他也是受害者,殊不知他本身就是最大的既得利益者。

我可以明白两个市政厅所面对的财务困难,而大家也必须知道,每当州政府通过提呈财政预算案宣布降低或豁免门牌税时,这些都会严重影响两个市政厅的税收,进而影响财务收支平衡。更多时候,州政府还要另外批准拨款给回地方政府,但是当局所获得的拨款又是否跟早前所减少的收入形成正比,这又另当别论了!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