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董恪宁

网络时代的吊诡之一,乃是远在天边的景观,网民犹如人在现场,知之甚详;近在眼前的风景,则懵然不懂,乃至误会重重,芥蒂四起。教育之事,盲点亦然。哈佛的科系、剑桥的名师、牛津的出版,人人皆知;可是,独中呢?

耐人寻味的是,按照《教育法令》的界定,独中嘛,归类私立学校。如果各大城市教授国外课程的国际学校之林立,一丝没有动摇国家的团结,何以见得独中的学生必然潜有问题?

好吧,设想入读独中,确实大大地影响了团结的工程;明显不过,这些似乎不怎么团结的独中学生,每年其实不及10万人。相对两岸的3千万人口,比率只有0.33%之微。换句话说,这个国家99.67%的国民,都是团结的。难道,这还不够吗?

一经审思明辨之后,读者自可体会眼前的说辞,恐怕只是路过不见的误解。若是这样,独立中学不妨编订时间,打开校门;欢迎内阁的正副部长,朝野的国州议员以及地方的教育长官和领袖,一起到访,能不能因此逐步溶解这一座冰山?

- Advertisement -

如果他们还是不能到来,没有关系,我们不妨尝试走出现有的框架,用多元的语文和影像,通过n种管道,细心详尽介绍独中的课程,上课之实况,学生的成就;深入表扬国内外独中生的国语佳作,原有的偏见,势必渐渐地为之改观了。

举例言之,吴恒灿翻译的系列经典名著、周若鹏领导的团队所研发的 Kamus Pro、周青元导演的《Ola Bola》、黄明志创作的《Ali, Ah Kao Dan Muthu》,可否用以佐证了独中生经营的国文的非常用心?

可惜,因为沉溺在政治化的苦海,入耳总是魑魅魍魉的不知所云。攸关学术的认证,也不例外。拉拉扯扯,磨蹭推搪,始终还是兜兜转转。反倒南中国海对岸的砂拉越和沙巴两州,都陆陆续续宣布接受统考文凭。

9月28日身在亿达商场的中秋联欢晚会,沙巴首长沙菲益公开宣布,州政府承认统考,可以用作申请就读(州立)政府大专,亦可凭此应征本州之公务员;只需同时考获SPM国文优等,历史及格,通过大学英文水平鉴定考试(MUET)。

宣布既出,掌声如雷,大家纷纷赞好,市场也没有任何政党和个人之喧嚣。既见此情此景,不知半岛的希望联盟,是否记得大选之前,宣言洋洋洒洒的不吝溢美之词,还有什么灵巧的说辞用以自辩?

- Advertisement -

这个国家,就是这样,总是这样。所有国家的议题,都(被)要沾上政治的口水。一经如此,原是千秋万岁的教育作业,亦不例外,屡遭政客攥在手中,被抽拉顶磨,被顶触揉搓。

时光荏苒,倏忽希盟执政一年有余,原在最后一里路的最后安排,仍然兜转,没有头绪。应记者所询,教育部长马智礼所答,也只是一口标准的官腔:“我们还在等待统考特委会的报告,然后将之提呈内阁(批示)。”

置喙这话,言下之意,到底如何,思之自明,迨无异议。总而言之,步骤层递,稍安勿躁。也许明年,或者后年,反正,必然是在政权五年任期之内。听到这些,对照东马的领航之行,可见半岛的多元,恐怕确是远不如婆罗洲。#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