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董恪宁

原任议员莫哈末法力遽然辞世,柔佛州丹绒比艾国席悬空在即,谁将出战?揣摩巫统主席阿末扎希所言,当可觉察耐人寻味处处:“我们会与国阵成员党商议,才做决定;尽管这个议席曾是马华的强区。”

上有所示,下必甚焉;继此而来,巫统的基层第一时间随之纷纷喊话,图谋上阵。巫统丹绒比艾区部主席杰弗里丁阿丹甚至公开表态,党领袖已有本身盘算,冀巫统出战。

此处所谓商议,按照程序,自然应该,反正只有马华和国大党两个盟党。但是,国阵决策,取决什么标准?如果过往的配额和战绩,皆不受考虑;那么,三党协议的精神何存?

怎么说,仅有一个国会议席的马华,毕竟没有一丝意思准备割让。不但这样,署理总会长马汉顺医生明白表示,经历上届大选之兵败,马华其实不曾停止当地的选区服务。

- Advertisement -

《光华日报》记者援引马医生同时指出,可以代党出征的马华人选其实很多。(机遇如此),如果不去争取这个席位,才是不可思议。言下之意,毕竟如何,思之自明,迨无异议。

何况,历任两届议员的黄日升,据地方回馈,确有一定的口碑。面向509的惊涛骇浪,仍然赢得2万731票,仅以微不足道524张多数票的微差,输给来自土团的法力一个马鼻。要不是搅局的伊党卷走2962张票,黄日昇当年必能低空飞过。

纵然把黄日升的个人因素排除在外,国阵眼下所需思量的,不仅是多赢一个席位,而是今后华裔选民的感受。如果巫统无视互信之传统,横刀夺爱;马华如何赢得华社的尊重?

既是小党,马华的存亡,固然相对事小;然则,遵照“头马全赢”的游戏规则,每一张票,不但影响深远,而且必然随时起了关键作用。当初95%华裔的集体翻转,正好充分反映了这点。

职是之故,勿因党小而凌辱,勿因党大而跋扈。马华所能吸纳的,是关键少数的选票。只要马华足以逆转混合选区里二、三成的华裔转向,半岛的江山必然有所不同。思虑这些,巫统是否仍然一意孤行,乃至最终因小失大?

设想巫伊的联手,确实足以推高两党的票房;国阵可曾想过,如果未来三年经营有道,挟持安华的新首相效应,希望联盟赢得马来选民的信任,巫统将要如何杀出一条生路?

- Advertisement -

政治的演绎,跌宕起伏,万事都有可能。马华今日恍如微型华小,弱不禁风,并不意味永远站不起来。评估当下政局,犹能感受南中国海两岸民意潜在的风险和变动。既然这样,国阵如何组合他们未来的投资?

把所有的鸡蛋放在巫伊的的篮子,自然恐存在“覆巢之下,岂有完卵”的触目惊心。想到这里,仗持三连胜的意气风发,巫统要是一心寄望月光指引未来,自然也该忧心整盘全输的大悲剧。

追溯历史,马华诚是巫统可靠的盟党,伊党不是。下届大选马华有所表现,巫统才有机会重新宣誓首相。反之,巫伊要是打赢,阿末扎希大有可能赔了首相折了兵,平白壮大月亮的锦绣前程;届时扎希至多只是当家不当权的财长。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