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兼首相署之国家团结及社会和谐副部长的土著团结党丹绒比艾国会议员莫哈末法力,9月21日清晨心脏病发遽然而逝,年仅43岁;留下无尽唏嘘,也留下悬念重重的补选疑窦。

按照旧有的惯例,此事本来没有争议。丹绒比艾国席选民5万3528名人,当中57%巫裔、华裔42%,印裔仅有1%,是一个典型的混合选区。长久以来,都是马华的传统堡垒。

纵然经历308和505的惊天动地,代表国阵上阵的黄日昇皆顺利过关。2008年,多数票甚至多达1万2371张,轻松击退了火箭的阿末顿。2013年的换政府声中,黄日昇仍然得票2万5038,多数票尚有5457之多。

唯在509之日,黄日昇得票2万731票,以524张多数票的微差,输给了赢得2万1255票的法力。尽管这样,对照三届选票的起伏,可见黄日昇的票源相对稳定,始终保持在两万票的水平:23302(2008)、25038 (2013)、20731(2018)。

因为一举流失大约四千票,2018年的战绩最终因此逆转。之所以这样,事后剖析,显见伊斯兰党搅局,是个致命的要害。要是伊党候选人的2962张票,当时按兵不动,或者转向国阵,则黄日昇必能低空飞过。

- Advertisement -

查看丹绒比艾以内的两个州议席之选票分布,亦然如此。行动党旗下的北干那那,多数票仅有1,308张。巫统所赢得的龟咯,多数票862张;只要加上伊斯兰党的1040张铁票,则战情自然迥然不同。

历史虽然这样,但是,现在是否如此?巫伊联盟之后,战将之安排,显然另有不同的考量。问及派谁上阵补选,巫统主席阿末扎希眼下应答,不置可否,堪称耐人寻味。

人在亚庇沙巴巫统总部主持沙巴巫统大会,阿末扎希尽管说得委婉,所试图传达的信息,一丝都不含糊:“我们会与国阵成员党商议,才做决定;尽管这个议席曾是马华的强区。”

置喙此言,阿末扎希言下的关键词,自然是暗指风风光光的日子,其实全是过去分词了:2019年是个马来西亚政治史上的另一个分水岭,今后如何,则得细细斟酌,另作定夺。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如前所示,据选民名册所示,丹绒比艾六成为巫裔;按照2018年总投的44948票推算,当中或有44988*0.42=18878票,来自华社。如果95%的华裔都投选法力,可见当年投选希盟的巫裔选票只有3320张。

扣除这些,黄日昇的巫裔选票,多达20731-3320=17410张。一旦加上伊党的2962张票,国阵总得20372票。换句话说,纵然华裔选票一张不给,国阵当有至少两万张票的基本盘。认识这些,可见不能排除扎希准备下一盘险棋,测试巫伊的势力。

- Advertisement -

要是巫裔此次大幅度转向,认可巫伊联盟,回归巫统;华裔选民的热情偏又不再,游子也不愿回乡支援,可以预见,希望联盟恐怕不能保住原有的2万1255票。那么,不论谁会赢得补选,马华必然是大输家了。

马华公会现在所面对的尴尬,正在这里。尽管希盟的行情每况愈下,政绩乏善可陈,民心的愤忿,民情之不满,也许还不足以转换为一张张的选票。既是这样,黄日昇有何理由继续披甲上阵?

黄日昇如果不能出战,则不但马华今后的地位甭说,国阵的精神和协议,也就荡然无存了。事情转折到这个地步,马华存亡事小,国家政局未来的大方向越是触目惊心,思之自明,迨无异议。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