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于柔佛州笨珍县的丹绒比艾,是亚洲大陆的最南端,所以有“天涯海角”之称。

丹绒比艾国会议员,也是现任的首相署(国家团结及社会和谐)副部长莫哈末法立不幸心脏病骤逝,享年43岁,意味着丹绒比艾国会选区,在未来两个月将迎来一场补选。

60天内举行补选

根据《联邦宪法》第54(1)条文,若国会下议院出现议席空缺,选举委员会必须在收到下议院议长的正式通知后的60天内举行补选。

- Advertisement -

这也是巫统与伊斯兰党的两党结盟后,迎来的首场补选,而且是在国阵曾经的堡垒州——柔佛上演;在过去的其中10届大选,国阵都横扫所有国席,所以柔佛有“国阵堡垒”之称。

而在上届大选中被希望联盟视为“最难得”的其中一个柔州国会议席,就是丹绒比艾。大选前行动党柔佛州主席刘镇东就曾“预言”,若希盟能拿下丹绒比艾和笨珍两个国会议席,大马就可能变天。虽然在509的变天大选中,国阵的阿末马斯兰(原任国际贸易及工业副部长)成功蝉联保住议席,但多数票却已从1万3727大减至833票。

莫哈末法力周六清晨病逝。

曾是马华堡垒区

自2003年起划为国席后,丹绒比艾一直以来都是马华的堡垒,更是由曾是马华总会长的丹斯里黄家定亲自上阵,结果当年便以惊人的2万3615多数票击退行动党的候选人。

2008年的308大选,尽管政治海啸席卷半岛令国阵痛失半壁江山,但被视为黄家定爱徒的黄日升,初次弃州攻国便在丹绒比艾以1万2371张的多数票,击败行动党的马来候选人阿末顿。不过,这一次的大选,也是火箭元老的阿末顿得票,已从上一次的仅仅13.64%,增加一倍有余至31.93%。

到了2013年的505大选,行动党还是派马来候选人上阵,黄日升虽成功保住议席,但多数票却少了一大半至5457票。直到上一届大选,第3次上阵守土的黄日升终难挡那一场全民海啸败下阵来。然而,在那一场的三角战中,虽然土团党的莫哈末法立一击即中,但在伊党的搞局下,多数票只有524张。黄日升虽败,但得票仍超过2万张(46.12%)。

不容忽视的是,伊党的诺丁奥曼当时得票2962张,随着巫伊结盟,那区区的500多张多数票,随时翻盘。

根据2018年全国大选采用的《2017年第四季度选民册》,丹绒比艾国会议席共有6万6487名可投票的注册选民,其中巫裔占34.28%、华裔占36.28%、印裔占20.89%,以及其他族群占8.55%。

这是一个混合选区,不久后的补选,马华是否在这个曾经的传统强区重作冯妇,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今日便说道,有待国阵成员党商议而定。

巫伊联婚试金石

坊间有说法,巫伊联婚,是预了要失去华人票,还身在国阵内的马华还能有多大能耐留住所剩无几的华人票,这一场补选,是一个试金石。

至于希盟,自上届大选把议席让给土团党后,随着政治局势变化,行动党相信已没有什么本钱去向友党要回这个选区。

没错,在执政初期,也就是所谓的“蜜月期”,希盟赢得了4场补选——分别在双溪甘迪斯、无拉港、斯里斯迪亚的3个雪兰莪州议席补选,以及波德申国会议席补选。

希盟3场补选落败

但是好景不长,希盟在3场补选中落败——金马仑国会议席补选,以及雪州士毛月和森美兰州晏斗的两个州议席补选。这明显反映出,政治格局已发生了重大变化。

尤其是在士毛月补选中,土团党守土失败,国阵则是自509以来的首次反败为胜,更是被视为希盟正被重新崛起的国阵撼动了。

4课题引起支持者不满

尽管希盟和沙巴民兴党在5月11日的山打根国会议席补选中取得压倒性胜利,但在过去的8月,对执政年多的希盟而言,却是一个糟糕的月份,如行动党资深领袖林吉祥所言,8月结合了4个课题——“男男性爱短片”、华淡小的爪夷文、印裔伊斯兰传教士扎基奈克,以及莱纳斯的去留。

- Advertisement -

这些课题,已引起了希盟支持者的不满,尤其是在上届大选义无反顾支持希盟的华裔选民,展望未来的大选,一边是巫伊联婚的国阵,一边是爱得深伤得深的希盟,已彷如处在十字路口。

林吉祥说,希盟还要继续赢得第15届全国大选,“因为建立新马来西亚的任务将需要多过一个大选周期才能完成。”。时移境迁,在大部分希盟支持者的失望和幻想破灭后,曾经把票投给希盟候选人的选民,还卖不卖账?

这一场打到天涯海角去的选战,将会是对巫伊联婚vs敦马希盟的一场“打比战”。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