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恪宁

做官之道,准绳很多。圣贤的主张、课本的训导、实际的应用,版本不一。然则,追究到底古今中外,内容似乎一以贯之,大体相同。厚黑学教主李宗吾乃有六字真言示之:“空、恭、绷、凶、聋、弄”。

空者,公文的空空洞洞,不置可否。恭者,卑躬折节,胁肩谄笑。绷者,对下而言,以显官威。凶者,能达目的,不择手段。聋者,笑骂由他,我自为之。弄者,上下通吃,来者不拒。

细参之后,有所领悟,当权在位,事无大小,必然无往不利。何况,李宗吾另有独辟蹊径的锯箭法启蒙大家:内科的事,去寻内科;前朝之罪,要么,追究前人,查明严办,否则,则转呈上司,乃至上司的上司,继续追击。

此外,还有补锅法,把一个个上等好锅,暗中设法敲烂了,才来高调表演修补。外人既见,既不明内情,也不知底细,自然要生出“幸好遇到你”的感恩之心。民望有了,来届的大选难道还怕没有选票?

- Advertisement -

是的,只要蒙混,总能过关。如果下一回,还有类似308、505、509之海啸,纵然曾在选区迷路,不但不是问题,甚至可能因此获得提携,顺利升官,留下历史之功名。

反正,机制有了、标准有了、流程有了;真正运作的,是底下的行政。一声令下,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做官其实很简单,熟能生巧,联系久了,开口说的,全是空的恭的绷的凶的聋的弄的之官话。

什么意思?官话的最高境界,正在缥缈虚无,没有意思:进可攻、退可守,任何时刻,都能转圜。要变脸时,马上易颜。等到大选,则随之纡尊降贵。这样的货色,谁没有看过?

上台执政,前前后后,已有一年有余;火箭所行,似乎亦然。迎战应战,来来去去,只有四招。哪四招呢?马华总会长魏家祥通过脸书专页,发布视频调侃的法门,乃是:静静、死赖、分身、装傻。

静静,聋也,噤若寒蝉也。不论外面风大雨大,粉丝赶来踢馆,鸡蛋问候祖宗十八代;当权的领导,基层的草根,人人顾全大局:坚持静音状态,充耳不闻,视若无睹;由始至终,都不当一回事。

死赖,怪罪他者,凶也。所谓他者,是个严谨界定的变数:可以是前朝、可以是国阵、可以是纳吉、可以是巫统、可以是月亮、可以是媒体、可以是小拿破仑。但是,不可以是自己。

分身,接近弄也,则是精神上把本身,割裂为一个、两个,乃至多个不同的自己。如此这般,他们认同内阁的集体决定,唯“个人反对”。身为部长,他们甚至号召民众签名对着干。

装傻,空也,彻底无视执政党的身份转移,一再假借“这是马来西亚最XX的一天”的造句,把矛头指向立法的疏漏、行政的闪失、司法的堕落、执法的不公。总而言之,千错万错,不论甚至哪一天,他不会错。

- Advertisement -

魏总所言,点点滴滴,倘若不中,亦然不远。那么,既然现在已被看穿,火箭怎么还能墨守陈规,而不参考官场的过往经验,十万火急地赶快炼就另一套2.0版本的新式标准作业?

静静、死赖、分身、装傻,都行不通了,那就索性使出第五招:立马神隐,暂时别在人间出现。反正距离下届大选,也几乎可以倒数了。只要再忍一忍嘛,中选过后,自然又是朝廷之上尊贵的YB。

不愿神隐,那就高调,遵照“国会下议院副议长倪可敏行政大楼”的前例,让自己的历史功绩,铭刻墙上,天长地久,永垂不朽,百世流芳。人来人往,抬头随之看到,火箭的一柱擎天,是玩真的。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