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一刀

巫统、伊党正式结盟,表明看似势头大好,不但信心满满宣称下届大选可赢9州政权,甚至强调已故伊党精神领袖聂阿兹也祝福!

这样说吧,从过去的势同水火,到如今的大被同眠,巫伊两党的铁粉莫不兴高采烈,但巫伊结盟似乎仍有一些矛盾和疑虑?

其一,巫伊结盟究竟以谁为主?主流媒体都报道说Umno-Pas,只有伊党喉舌Harakah与少数评论人称之Pas-Umno。

有一张巫伊联盟结构图在网上疯传:顾问纳爷、主席扎爷、署理哈迪、第一副主席末哈山、第二副主席端依布拉欣、总秘书安努亚、副总秘书达基尤丁。然而,所谓巫伊结构貌似伪造,为的是挑动伊党支持者情绪?

- Advertisement -

其二,巫统据称避免过于突出“穆斯林团结”,有意把大会主题改为人民团结集会,以凸显他们包容多元族群的一面?结果更糟,大会最终把“穆斯林团结”改成了“穆斯林统合”。

即便巫伊大会白色服饰,也是以伊党的白月亮为主。难怪有伊党支持者,在网上欢呼伊党主导联盟?奈何509大选失去政权的巫统,如今看似受制于伊党无力主导?

其三,巫统领袖对非穆斯林散发善意,末哈山安抚非穆斯林别担忧,并称巫伊不会忘记非穆斯林,扎爷保证巫伊不走种族路线,强调巫伊合作将使全民受益。问题是,言者谆谆,听者藐藐,非穆斯林会轻易相信吗?

最神是,巫伊签署合作宪章,与会者连喊“真主伟大”,叫非穆斯林莫不如惊弓小鸟感到不安?

其四,伊党大佬哈迪声称,已故精神领袖聂阿兹,也会对今天巫伊结盟感到高兴,因聂阿兹生前已同意与巫统合作;伊党老二端依布拉欣亦称,他身为聂阿兹的侄儿认定,巫伊结盟符合聂阿兹的意愿。

是吗是吗?聂阿兹向来反对伊党与巫统合作,至今聂阿兹的谈话仍在Youtube流传,他坚称1972年伊党加入国阵,是伊党与巫统合作最痛的教训。

话说,1977年吉兰丹政治危机,伊党大臣被投不信任票。最终,联邦政府颁布紧急状态,国阵开除伊党。隔年大选,巫统等击败伊党拿下州政权。何以抬出聂阿兹?也许只能解释,巫伊结盟没有得到吉兰丹多数党员支持?

其五,哈迪邀请巫统加入伊党掌控的吉兰丹与登嘉楼州政府。然而至今巫统尚未表态,也未投桃报李邀请伊党加入巫统控制的彭亨与玻璃市州政府。

今年三月,巫伊讨论合作时,巫统盛意拳拳邀请伊党,在巫伊分头执政的丹、登、彭、玻四州合组政府,惟伊党却惺惺作态称还不是时候,如今却又主动献议巫统到丹、登共组州政府?

其六,巫统老二末哈山认定,巫伊联手除可保住丹、登、彭、玻,还可赢得吉打、霹雳、森美兰、马六甲与柔佛共九州政权。

如果巫伊在州议席大胜,或许拿下布城也不是问题了?关键是首相人选是谁?难怪林吉祥会问:纳爷、扎爷、哈迪三人,谁才是巫伊首相人选?

巫伊从死敌变盟友,说破不外为执政权。一位伊党领袖承认,509伊党插足三角战,是以为伊党可胜40国席,巫统则以为可凭三角战拿下三分之二国席。岂料三角战竟让希盟攻破布城上台。

- Advertisement -

其七,马华发表声明,声称巫伊合作是无法回避的事实。哎呀呀,当初魏大人言之凿凿,形容巫伊结盟论天真,不知现在魏大人怎么说?没有最神,只有更神,马华见证巫伊结盟后形容,这是“人民期待的国家团结和认同”?

都说,巫伊虽结盟也需争取非穆斯林票,哈迪相信非马来盟党可以扫除非穆斯林的疑虑。如此一来,是否应该恭喜马华、国大党任重道远了?

唐代元稹绝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哎呀,伊党曾经信誓旦旦,绝不与巫统政治合作,如今依依不舍的却仍是巫山?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