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葛非穆斯林产品,说破只是政治动作?有经济专家认为,非穆斯林生意可能严重受创,但也有说杯葛行动难以持久?种族主义、宗教主义的野火持续燃烧,看似将主导政局发展直至下届大选?

杯葛非穆斯林产品,在马来社交媒体如野火燃烧,即便外国媒体也跟进大事报道,并形容传播这类山头野火犹如一个“计时炸弹”。

好了,最先发动杯葛的穆斯林非政府组织,已经修订“剧本”,从杯葛非穆斯林产品,改为“优先买穆斯林产品”,但对被挑动情绪的巫统和伊党支持者而言,他们的直接理解仍然是杯葛非穆斯林产品?

首相大人马老爷提醒,别参与任何杯葛行动,因为杯葛没有成效,反而只有制造愤怨。内阁也否决任何杯葛行动,副首相旺姐等则强调,优先买马来西亚产品,而非优先买穆斯林产品。

岂料希盟领袖的反应,让巫伊支持者得意洋洋,似乎赢了世界杯足球赛冠军般兴奋,一时以为杯葛策略奏效天下无敌?

- Advertisement -

试举一则网上激进留言为例:“当他们(非穆斯林?)感到害怕,就会如疯狗般乱吠。记住这些人口数据,马来人占了50.1%、华人22.6%、非马来人土著11.8%、印度人6.7%,余者0.7%,还有非公民8.2%。”

“要是50%马来人不向非马来人购物,意味着金钱将留在穆斯林圈子流动。如果非马来人在失去50%马来人支持后不能生存,那么就离开马来西亚到别地做生意去吧。”

“继续优先买穆斯林产品运动。马来人可以轻易填补非马来人的真空。不论在制造业或服务业,都没有问题。”

根据香港英文《南华早报》,马来西亚清真食品及饮料,估计今年的消费高达500亿至550亿令吉。此外,根据掌管宗教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慕加希,本地清真产品来自多国,非穆斯林厂商占了60%。

其实,所谓杯葛非穆斯林产品,虽说最初不是巫伊推动,但巫伊却把这项运动化为政治议程,达到他们所谓的穆斯林大团结,以求在下届大选击败希盟迈入布城。显见巫伊联盟已由伊党主宰,更进一步走向宗教激进主义。

杯葛行动究竟会有多大成效叫人质疑?虽说,有经济专家认为,非穆斯林生意可能严重受创,但也有说杯葛行动难以持久?

怎么说呢?试举吉兰丹为例,伊党已经连续执政近30年,这个马来州属的超市、迷你市场,货品以穆斯林产品或非穆斯林产品居多?如果优先买穆斯林产品可以打救经济,吉兰丹恐怕不会成最穷的州属之一?

还有还有,有网民忍不住讥讽,你说杯葛穆斯林产品是吗,请问哈迪老兄何时放弃你的Toyota Vellfire?

再说下去,其实大家都能举出很多例子:有穆斯林汽车产品吗?有穆斯林手机产品吗?有穆斯林电器产品吗?有穆斯林奶粉产品吗?有穆斯林香烟产品吗?最神是有人问有穆斯林避孕产品吗?

一名亲希盟部落客评述,思维狭隘的宗教主义分子,在推动杯葛非穆斯林产品后,兴许很快即将发现“超过90%产品源自所谓异教徒”,也即非穆斯林。尤其他们嗜吃的洋葱、蒜米、辣椒,主要产自中国和印度。

记得号称马来西亚第一家清真航空Rayani Air吗?印象中,运作不到三个月就收工大吉。还有还有,由于刘蝶广场偷手机风波,巫统部长依斯迈开设手机土著城,提供优惠专给马来人经营,现在情况实在不说也罢。

- Advertisement -

说完了,华人做生意做买卖,绝非纳爷所说因为政府给郭鹤年钥匙才成功。至关键货真价实、服务周到,一分钱一分货,不怕货比货,只怕不识货。所谓“可轻易填补非马来人的真空”,办得到吗?

当前所见,种族主义、宗教主义的野火持续燃烧,看似将主导政局发展直至下届大选?难怪,公正党拉菲兹讥讽,巫伊期望通过种族情绪而非通过智慧来赢得大选。

胡凑一句:“山头野火烧不尽,雨里孤烟闷无边。”是的,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如果说烟霾是印尼林火惹得祸,杯葛非穆斯林产品则是巫伊放的野火,希盟政府经得住烟霾和野火的考验吗?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