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子豪

话说在前头,以下一切纯属假设,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还看现在马来西亚的政治格局演变,如果我们把时间调回2013年巫统党选,那么我们很可能会发现,今天所有的一切 – 马哈迪退出巫统、土团党成立、希盟成形、改朝换代、马哈迪再度任相,都是缘于2013党选的结果。

当年,慕克里竞选巫统副主席,以微差落败于排名最后当选的希山慕丁。这算是纳吉为了护航表弟而牺牲了马哈迪之子。而这一次的落败,宣告慕克里登上终极首相大位的日子至少被拉长十年。因为根据巫统惯例,一旦巫统主席兼首相退位,署理主席将接过棒子。而新上任的主席也将在副主席当中选一人担任代署理主席并出任副首相,进位储君。慕克里无法在2013年升任副主席,也就意味他无法成为副首相的人选。马哈迪当年曾经为这个结果说了一番玩味的话 “早就预料慕克里将战败”、“巫统只要保留旧人”,不悦愤慨之情表露无遗。

这件事情,也成为了马哈迪在接下来的政治斗争中剑指纳吉的导火线。过后的事情,大家也已经耳熟能详。马哈迪成立了土团党,重新出任首相。而慕克里就成为土团党的第三把交椅。如果把慕尤丁的健康问题算进去的话,那么慕克里其实是党务上的第二把交椅。在整个希盟体系,慕克里也是仅次于正副首相、各党党魁的第二梯队人物。这和当年慕克里在巫统的地位相比,显然不能同日而语。但没有改变的是,慕克里依然没有凸显领军人物的魅力。他执政吉打州的政绩,无论变天前后,也毫无亮点。显然和乃父相距太远。

- Advertisement -
- Advertisement -

近来,坊间盛传一起政治阴谋,主要内容是说一旦伊党和巫统在未来两个月内完成合并,马哈迪下一步行动就是将土团党和他们联合起来组成一个马来人团结政府,并且吸纳公正党阿兹敏派系、马华、国大党成立全新的政治联盟 – 国阵2.0,然后留下行动党和公正党作为反对党。这个计划看起来近乎可行,也确实符合进来各政党之间的关系 – 伊党和巫统公开支持马哈迪完成一届首相任期;阿兹敏近马哈迪而离安华;土团党在很多课题上的立场和行动党冲突不止,反而和巫统伊党的立场更吻合。

这一切看似不可避免,但是,假设马哈迪从2013年至今的政治斗争,其实就是要确保宝贝儿子累积足够的资本,在他不在后稳稳当上首相,那么以上所谓的政治阴谋就完全无法实行。因为这个局的内核,是要能确保马哈迪不在后,继承马哈迪政治资产的慕克里可以依然在巫统、伊党、半个公正党(马华和国大党可以略过)之间运筹帷幄。而这恰恰就是这个布局最大的破绽 – 他完全没有能力驾驭这些人物。

慕克里在土团党没有任何竞争对手,一定是稳居最高领导人物之一。马哈迪不在后,他可以凭着土团党的党职出任重要的部长,时机应许的话甚至可以进位副首相,绝对进可攻退可守。但是如果进入巫统、伊党、公正党的政治圈,那么政治手腕比他强、政绩比他亮眼、马来意识形态比他稳固的人物太多了 – 凯里、莫哈末哈山、达基尤丁、阿兹敏,甚至阿斯拉夫、阿米鲁丁、聂阿都都是曝光率很高的人物。那时候,他拥有的党职很可能经不起别人的挑战,凭能力又无法突围,到时候终究一场空。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