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邱丽芳

老马标签董教为极端组织,就是要制造舆论风向,煽动种族情绪,用对立欺压及威胁少数族群。这是他内行的政治手段。“查禁董教总”的论调,典型的表现出老马独裁的风格,这就是“逆我者亡”的报复。其实,老马的反对是必然的,不足为奇,因为老马就是任性、嚣张,不然还能怎样?糟糕的是行动党绝大部分都是“应声虫”,立场非常松动,没有坚定的捍卫华教权益。

行动党说他们了解华社的担忧和无奈,但那是不对的,因为真正感到担忧和无奈的是行动党,华社比谁都更了解他们。他们比谁都清楚,在这个非常时刻出手不对,没出手也不对;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进一步却害怕老马的势力,退一步却抵挡不了华社的反对声浪。行动党使出低劣的手段栽赃给前朝,要人民感到侥幸可以因为改朝换代而逃过一劫;用这种低劣的手段来证明自己的优越,简直是荒唐中的荒唐。

我们这个民族确实历经很多沉重的打压及伤害,但这并不是华社恨的理由。我们是土生土长的马来西亚华人,我们热爱我们的国家,我们维护民族间的和谐。但在火上添油添醋、隔岸观火的全都是你们这些政客。老百姓的怀疑和反对是正确的,说明我们不愚昧、不盲从。

- Advertisement -

行动党埋下了不信任的“炸弹”,最大原因不是他们不会做事,而是不会做人。孔子说的:“但求无过,不求有功”,可惜行动党就是不明白这个道理。懦弱到整天只会推卸责任、抢功劳来遮掩过错。95%华裔选民的支持,就是要他们争取公正的教育政策,让华教在这片多元的大地大放光彩,重新唤回身为华人的尊严和骄傲。

- Advertisement -

华社的原则不变,只要是合理,不侵犯我们的文化,我们比谁都更尊敬其他人的语言和文化。对我们而言,学习爪夷文无可无不可;只要不强制学生学习,纳入美术课而非国语课,那就没问题;但如果强制学生学习,坚决要把它纳入国语课,那我们就要知道学习爪夷文的实际意义在哪里?

老马阐明“马来人学习爪夷文的目的是为了朗诵可兰经”,真相终于大白了,华社没有“伊斯兰化”这个课题,爪夷文与宗教本来就是一体的。这只“爪”伸入华小的大方向都已经不妥,还有它的可行性吗?不尊重国家宪法,落实这项具有动机不纯的政策还可持续性吗?不管现在用的是什么方法和方式,大方向与华社的原则有出入,就很难让人心服口服。我们华社誓死都会捍卫华教不变质的原则。我们不要成为千古罪人,不要因为妥协和懦弱,而成为被子孙后代责骂的人。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