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吴荣顺

四年级国语课程加入爪夷书法其实有问题吗?需要真的引起华社的反弹与隐忧吗?假设希盟不在执政的位置会发出反对的声音吗?

即使在爪夷书法的课题上,副教育部长张念群尝试解释为趣味教学,还是被全国校长职工会顾问彭忠良揭露为无鉴赏的成分。

为何会如此呢?可以将国语教学中的爪夷书法等同华语教学中的墨字书法吗?会比较引起比较高的接受度吗?

当国语的课程内容已经不简单的情况之下,再加入爪夷书法,会是否大大地降低学习的果效?

- Advertisement -

如果内容太简略,掌握程度也不高,学习何为?但是如果内容程度太高,肯定有剥夺了太多的学习时间,也不见得是好事。

太浅的内容,离开欣赏太远。太短的学习内容与时间,会让学习只是为了遗忘,也是没有意义的。

而华社最大的担忧只是会太过抬举爪夷文字,进而成为路牌,商店等等的文字,那就是会带来过多问题,麻烦与抱怨。

此外,需要确保爪夷书法的内容与宗教内容一定要完全分开,确定没有宗教成分,以免引起灌输宗教的隐忧。

为此董教总才会从教育的角度反对马来文科增爪夷书法单元的建议,坚决反对教育部在2020年于国民型小学马来课程的原则纯粹是确保国语教学质量不受其他因素影响。

- Advertisement -

其实,教育部也可以以另外一个法子来处理爪夷书法的推广与学习,比如以爪夷学会的活动来进行,不是可以学得更加深入,更加好吗?

诚如全国教师专业职工会(NUTP)所言的不反对爪夷书法纳入小学国语课程,并认为爪夷书法有助拓展学生对世界各种书法的知识的立场,爪夷书法学习本身应该不是一件糟糕事儿。

爪夷书法作为文化学习的媒介本来不是恶事,但是剥夺国语学习时间,加重国语学习负担,那就是好心做教育坏事了。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