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恪宁

遵奉“趣味教学”之名,国民型小学四年级行将启动“爪夷文书法”(Seni Khat)课程。《光华网》因此调查民意,里里外外,接近两万的网民,94%不表赞同。同时另有1600则留言,多有怨言。尽管这样,教育部显然没有回转的意思。

之所以这样,问题倒不是出自爪夷文,而是这个国家的教育工程,构想确有不当。要是教育部的初心,是要开启学生的眼界,看到字体之美,领悟书法之道;则拉丁字母的誊写,想必也能成就同等的效益。

可惜,部门的爱迪生们,往往不愿思虑教育的原理,结果,灵光一闪,常有一言难尽的天马行空。曾经参与课程标准纲要编写的吕立民老师因此严正点出,课文之设计,恰似“学生还没有学加减法就给学生做数学乘法那样不可思议”。

四年级学生对爪夷文的基础知识是“零”,而要求他们在区区的几节“趣味语文”课里,学会爪夷字写法,熟悉拼写规则等,然后再拼写出一句“有艺术性马来成语”,这是完全违反了正常的学习规律的。

- Advertisement -

何况,若是旨在介绍另一套书写马来文的替代系统,读者一旦细读唐南发的〈马来文岂止是爪夷文〉,想必自可明白,阿拉伯文尚未引进以前,拼写马来文,乃是借助南印度的帕拉瓦文字 (Pallava)。

此后,南发说:“由帕拉瓦文字衍生出来的Kawi也曾通行于马来半岛、苏门答腊和爪哇;另外一个源自印度次大陆,曾被马来世界采用为书写体系的是Nagari文字。” 既然这样,除了爪夷文,教育部是否也准备趣味教学帕拉瓦和Kawi之系统?

诸如这些,外面吵翻天,砂州选举也近在眼前了,教育部的大官和行动党的领导,还是不愿正视之。不但这样,党内的消息透露,槟州行动党联委会的Whatsapp群组,还有领袖发出封口令,训诫所有州委不作回应,静待中央下一步指示。

毕竟,此时此刻,局势不明,动向模糊,国家政策一如既往,大家唯有以不变应万变,静静因此成为该党唯一的圭臬;国州议员背后都要刻上“噤若寒蝉”的刺青,点醒自己不要多口添乱,有碍朝廷之观瞻。

而且,身在布城,有了江山嘛,一切要以上面的指引为终生的指引。认识这点,党内的拥趸随扈,必须要听取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政治正确的导航:“火箭领导层向来都看全局,不只看华人还是马来人,需要看每个问题的全局。”

那么,既是国家的好公民,则得和政府合作;遵照刘镇东之建议,放下围墙,卸下恐惧,让社会找到共同的声音。为此,党领导层将持续“和党员对话,以消除歧见”。

- Advertisement -

置喙此言,可见这个党,仍然搞不清楚实际状况,始终坚持河蟹党内外的异见;完全没有理会九成的华裔基本盘,不论街上,还是网上,已经焦躁不安,开始思量转向。再搞下去,行情如何,还用说吗?

话虽如此,都什么年代了,你给我闭嘴那一套,早行不通。手机的组群,脸书的留言,网页的链接,一点击,各种意见,纷沓而至:苦劝有之,怪罪有之;问候老母的文字,也不算少了。18岁的少年,会永远支持民主(没有)行动党?

如果行动党的当权高层还是不能明白,不妨指令黄德立马辞掉文冬国会,制造补选,派除刘镇东顶着大军师印参选,公投“爪夷文书法”,测试民意;一定可以感受民间感受。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