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董恪宁

晴天之中,往往还是会有霹雳。身在赤道的马来西亚,我们都自然而然地司空见惯了。不论星空的天气,还是政治的气象,皆不例外。一夜之间,雷雨遽下,政权轮替,领导换了,种种政策随之大变。

认识这些,大家自可明白何以这个国家的教育部课程发展组,如今决意重编小学国文的标准课程;今后四、五、六年级的学生,皆需学习和认识爪夷文之书法艺术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教育部随后的文告试图解释,此处的书法者,属于“艺术和语文的范畴”。部门所行,也旨在向学生推介书法,增添教学之乐趣,“教育部不会在考试中评估学生”云云。

尽管这样,民间上下,还是为之牵肠挂肚。大马华文理事会主席王鸿财所言,正是华社的心声:学习马来文,华小生已经承受巨大之压力。而且,课本实在够厚了,增加这个环节,无疑加重学生之负担。

- Advertisement -

何况,马来文之所以得以通行世界,乃是当初先行的前辈决意从爪夷文走出,转用拉丁字母注脚。缘由何在,历史的档案,学者早有明白的说明。纵然教育部确实把教学局限在书法的框架之中,但是,学生连基本字母都不懂,如何书法爪夷文呢?

耐人寻味的是,纵然贵为教育部副部长的张念群,权位之高,仅在教育部长一人之下,显然也搞不清楚实际的状况。7月26日和教育团体和民间组织对话,现场问答的记录,不经意地流露了这一点。

举例言之,问及是否能够保证书法,未来不会构成测试的一部分,张念群答曰:“我现在能够和你说的就是没有考试,我觉得说,这个艺术就像你(的)课堂活动,其实是不会纳入考试的。”

置喙此言,关键词所在,乃是时间的界定:现在。然则,既是现在,自然不是以后。推开去讲,以后如何,谁也说不上来。因为这样,记者因此追问,众多出席者都在担心今后或是考试一部分,张念群则说:“我觉得这是需要大家互相监督的啦。”

言下之意,潜台词就是,今后如何,万万不是她一个人说了算,也不是她本身可以决策;而是取决“大家互相监督”。万一经过相互监督,还是改变不了官方之意志,责任就在大家,不要怪罪世上最好的教育部副部长啦。

- Advertisement -

不管怎样,政策怎么运作,是否势在必行,张念群的版本是:教育部(尝试)收集与会者所提出的意见后,才开会详细讨论:“今天有没有任何一方被说服,我觉得你们去做判断。”

如果事情确是这样,教育部何以安排课程培训老师教学?仅此一问,不论会议之中,是否有谁“被说服”;小学国文的内容,其实不但已有改变,而且涵盖了爪夷文书法艺术之教学。可是,所需师资,来自哪里呢?

再推前看,教学爪夷文书法之前,首要认识爪夷文;恰如中文书法之马步,永字八法乃是基础。可惜,灵光一闪,教育部所行总是天马行空。晴天之中,打了一个霹雳。最终要怎么一一落实,一如既往,走一步看一步,“大家互相监督的啦”。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