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张健欣
摄影:受访者提供

第二届《艺术为了和平论坛》从法国巴黎移师到东方花园槟城,于7月3日在东方酒店(E&O Hotel)展开一场中西文化交锋。

人类的多元形态,就像圃里的百花齐放,若用科学的角度,那是沃土丛花的竞争,若用艺术的视角,那是魅力各异的美学。

艺术不为和平而生,但深蕴其中的文化素养,却推动了社会的和谐。第二届《艺术为了和平》论坛,从2年前的时尚之都法国巴黎移师至亚洲东方花园槟城,衔接了中西方文化桥梁。来自世界各地不同领域的精英,于百年古迹酒店荟萃一堂,共同雕塑人类未来的生存空间。

艺术是生活美学,是情感的表现。从原始人类在岩石的象形与符号镌刻,到文明社会的语言艺术(诗歌、散文、小说)、视觉艺术(绘画、雕塑、摄影、建筑、工艺)、感觉艺术(音乐、舞蹈、戏剧)、综合艺术(电影、电视剧)等,是丰富的创作载体,亦是精致的匠心体现。

《艺术为了和平论坛》主讲人与出席嘉宾合影。前排左2至5、右1:刘太格、林祥雄、槟州首长曹观友、中国驻槟城总领事鲁世巍、 刘梦溪。

今次,来自欧洲具有代表性的艺术界人物,与来自中国、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在文化、历史、艺术、哲学、美学等领域享有盛名与具有卓越成就和著作的专家学者们,共聚在乔治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定的世界文化遗产,在不同的艺术领域里百家争鸣、各抒己见,碰撞出璀璨的艺术火花。

- Advertisement -

【主旨发言】艺术是平行时空的交汇点

刘太格,新加坡炎黄国际文化协会荣誉会长;著名国际城市规划大师、新加坡规划之父;新加坡国家艺术理事会前任主席;新加坡大学建筑系咨询委员会主席

艺术能促进和平,我向来乐于认同。早在1995年至2005年,当我还是新加坡国家艺术理事会主席的时候,就不断透过艺术的推广把世界各地的人牵系在一起。

曾有一位欧洲朋友对我说,政治把国家分化了,但艺术却团结了人类。然后我开始想,究竟艺术是如何把瓦解的碎片重新拼凑在一起?我认为,艺术的本质是追求真善美,艺术家通过各种音乐、舞蹈、画作等形式,描绘了对世界的细腻情感。一幅撼动人心的艺术巨作,能唤起大家心中的共鸣,像线条一样把思维各异的人类串在一起。

艺术无法确保世界和平,但它像调味剂一样,可以促进社会的和谐。我认为中国与穆斯林国家的书法,是抽象艺术的鼻祖。世界对抽象艺术趋之若鹜,但实际在中国与穆斯林国家,已有悠悠千年的历史。就连音乐,也是抽象艺术的一种,你无法用话语形容它实在的触感,却可以在音符之中感受到生命的悸动。

艺术是平行时空的相遇,记得当我去加纳与斐济谈工程策划时,由于这两个国家和马来西亚一样曾受英国统治,因此我和当地人很容易打开话匣子,共同话题非常多,聊起来感觉像认识了很久的老朋友。相反的,后来我去了另一个曾是法国殖民的国家,在文化和习俗上较少话题交锋,相对的需要更多时间,去打破交流隔膜。

第二世界大战结束后, 许多中国画家和文人,唐山过番来到南洋,把当地的风俗文化散播到海外。同时,他们也受到居住国家的影响,把热带元素融入了画风中,不再拘泥于传统画法,颜色更趋艳亮与多变,画作中的花草、天空、丛林鸟、动物,都在色调的点缀下被赋予了新生命。

随着网络的发达,世界成了一个地球村。大马与新加坡许多年轻人,受到了西方文化的熏陶,思想都比较前卫,但我希望他们在表达艺术之时,必须传承身为东方人的文化涵养。比如,来自东南亚以外的朋友,可以尝试掀开“峇峇娘惹”神秘的一面。峇峇娘惹群族独特的语言、服装、鞋子、饮食文化,是中国、东南亚与西方国家的结合,形成了世界独一无二的一道风景线。

身为一名建筑师,我常跟自己说,即使建筑外观必须有都市大国的宏伟,但在新加坡、中国和东南亚国家,风格都离不开3大要素-摩登外观、天气环境的适应度、文化传承,如此才能更巧妙地把大千世界的新新人类团结在一起。

【主旨发言】艺术让人欣赏异量之美

刘梦溪,中国艺术研究院终身研究员;中国文化研究所创所所长;艺术与人文高等研究院院长;《中国文化》杂志创办人兼主编

艺术的目标,是为了追求人类至美之境,是为了追求真善美。它促进世界的和谐,使人类有更高一级的生活,与世俗划开了一条界线。“至善”是教育的目的,也是艺术的目的,而艺术通过审美的方式,达到人类至善的目标。

《易经》的“和同论”正是中华文化最基本理念之一,其要义是让人“改邪归正”,复归于人之为人的本然之善。这些理念不仅属于中国人,更是属于全世界所有人。和他人相处的时候,应该走向和平,而不是势不两立。“君子和而不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均体现了中华文化的异量之美。

人类社会人与人相处、群与群相处、族与族相处、国与国相处,都离不开中国古代圣哲提出的“和同”理念,以及期望“与人和同”的价值追求。中国有14亿人口,全球有75亿人口,人与人之间的不同,是方法道路的大相径庭,但目标总是相同的,天下百路而殊途,最终会走到一起。

人性的弱点,喜同不喜异;权力者的弱点,不喜欢听不同的声音,但如果大家都千篇一律,这个世界就要窒息了。“和”的关键在于首先要承认不同,由不同构成而能共生。“和”是人人都乐于接受而向往的境界,“不同”是世界本来的样子,是创意的源泉,美的出发,是充实而有光辉的起点。

“和”不是事物的单一体,而是多种元素化分化合的综合体。如果目标是达成“和”,则同与不同都不是新生的障碍物。但如果只想用“同”来给“同”提供助益,弃置“和同”的大目标,就什么都得不到。“同”也会因为自己重复自己而变得贫乏无趣,就像音乐,也需要不同音符组成,才能产生优美旋律乃至和声,单音的话就无法称为音乐。一道好吃的料理,也需要不同调味料的助阵,才不至于索然无味。

魏晋哲学家王弼有言,“楚人亡弓,不能亡楚。爱国愈甚,益为它灾。”其意思是说,如果仅仅局限于维护一国利益,忽视人类的共同利益,甚至将“爱国”发挥到极致,也会给国家带来危险。“不同”是“和”的条件,承认不同,容许不同,欣赏不同,才能走向和谐。

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各美其美”是指首先要看到自己文化的长处,不自卑,不失重,不妄自菲薄。“美人之美”是说只看到自己文化的长处还不够,还要看别人文化的长处,世界上各种文化都有其长处,是不言而喻的,问题是能否看到并且承认别人的长处,如此世界才能更加和谐。各种文化的优长彼此互赏,相互吸收,众美和合,就是“美美与共”。

这个世界中有差异,但差异不必然发展为冲突,冲突不必然变成你死我活,可以“和而解”。彼此双方乃至多方需要沟通对话,需要多边商量,经历沟通、对话、商量、研讨、相互校正的过程。

21世纪已经过去快20年,20世纪里发生了两次世界大战,难道21世纪人类还要被这些灾难吞噬吗?人类可不可以用自己的理性与智慧使这个世界变得更好?我认为,这个世界应该更好,应该更和谐,应该没有恐惧,应该有话好好说。

【总结】艺术创作的时代蜕变

林祥雄,炎黄国际文化协会会长;中国艺术研究院特约研究员;北京大学艺术学院客座教授;《艺术为了和平》论坛发起者

在某个层面而言,艺术是人类文明的起点。根据考古学家从出土文物考证,人类自旧石器时代便有了最原始、最朴素的艺术创作。迄今235万年前,从旧石器时代迈入新石器时代、青铜器时代,艺术与人类社会的发展及文明的进程,缔结了人类不可分割的生命整体。

人类文明的发源,据说是由于两河流域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的农业社会发展产生,迄今约8千多年。当人类有了文明之后,其进化演变、生存空间的创作与发展,便加快了步伐与进程。从茹毛饮血到钻木生火,再迈向农耕、狩猎、养蚕、织布、穴居、舟车时代的农业初级阶段,文明与艺术,对人类的生命蜕变与生活起居的改变,起了绝对性的影响与推进。

东方世界,自公元前21世纪迄今约4000多年前,从大禹治水后便成立了中国第一个封建王朝:夏朝。经历夏、商、周,进入了春秋战国、秦汉、魏晋南北朝、隋唐、五代十国、宋、元、明、清,朝代更替,历史浮沉。不同种族在这广邈无垠的神州大地逐鹿中原,争霸天下,构成了不同种族、文明与艺术的融合与创新,统一并壮大了以汉文化为主体的中华文明,震古烁今而传承不息。

历史巨轮滚转入19世纪末与20世纪初的中国历史时间段。满清的荒淫与腐败导致民不聊生,综合国力的衰败而引来了西方列强的入侵与掠夺。至终,孙中山先生发动的辛亥革命,终于在1911年推翻了统治华夏数千年的封建制度,建立了共和。

随着德、意、日发动了二战,硝烟不息的社会导致欧洲诸国纷纷到东方大国掠夺物资经济。1937年,日本借口卢沟桥事件而对华发动了侵略战争,国共又陷入了14年的抗战与内战。这悲壮的时代与社会惨象,至终让蒋兆和创作了《浪民图》的历史长卷,为中国的悲情历史描绘人民逃难的真实。徐悲鸿先生也在革命浪潮中于南洋创作了《放下你的鞭子》杰作,表现了在国难当前的时代,华夏儿女们对国与家的眷念与诉求。

根据联合国人口报告数据,目前地球已容纳了约75亿的人口。但这75亿人口的生活与经济状况,绝大多数还是生活在贫困之下。战争,更是人类万恶之首。人间的战乱,不息的烽火,全是战争惹的祸。

宇宙的黑洞里容纳了两千亿颗星球,他们各自自转或公转地在自己岗位上工作,故才能安静地给予宇宙一个平静的黑洞空间。同样地,地球村一旦万物之灵的人类,顿悟宇宙间、自然界这种真理,则将天下太平。

“战争起源于人的思想,若要防止战争的引发,务须在人的思想中筑构一道防范战争的屏障!”因此,“文明对话”与“艺术为了和平”的艺文对话与交流便显得刻不容缓了。

- Advertisement -

说人类的文明与艺术的产生是在同一个时间段萌芽并茁长,以美术为例更可看出这种说法是有例可寻的。西方的美术发展史从原始到奴隶时代、封建时代,以及由宗教、帝皇与士大夫阶级。一直到17、18、19世纪,从古典主义发展到现实主义、浪漫主义以及批判现实主义与批判浪漫主义这一系列的演变,便可找出答案。

17世纪的法国雅克.卡洛是比较突出的现实主义画家,他的《战争的灾难》不但反映残酷的战乱社会与民生、警惕人民关注与反抗。18世纪批判浪漫主义的热里柯,他在1819年创作的《梅杜萨之筏》曾在法国掀起了美术创作与表现的新思潮。俄国批判现实主义绘画,列宾的代表作《伏尔加河上的纤夫》,相信对中国20世纪的画坛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总之,从19、20世纪,法、德、俄这段现实主义,浪漫主义的批判性创作品对历史价值定下了艺术创作崇高的目标,并且为美术创作之为时代、社会与历史的奉献,谱写了与天地共存,日月共辉的艺术史诗。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