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恪宁

那些年,曾到一个巫统关联的公司面试。舒适的环境,明亮的窗几,先进的系统,科学的测验,应有尽有。流程搞定,临走前,董事经理送客,顺口开了一个玩笑:有人说,咱们这恰似第二个政府了。

不论言下之意,系指组织的庞大,好比国家机构的层层叠叠;还是因为公司的特殊管道很多,可以随时直通那里;反正,当时巫统乃至党产的所有环节,气势和气焰,都不可一世。

败走布城之后,中央定期的大力搀扶,一下子全完了。执政的玻彭两个州属,资源有限,巫统还剩下什么?糠麸既然尽失,纠纠结结的朋党自然也一一走散。一眼望去,举目无亲。

反贪会令下冻结巫统的银行户头,资金越是拮据狼狈。捉襟见肘,钱不够用,将就设法,都不是办法;巫统如今只好出面找钱,希冀得以筹募一笔政治资金,一方面用以应付党日常开销,一方面准备第15届全国大选的经费。

- Advertisement -

显然的是,日子长期过着舒坦,挣钱的事,巫统不是行家。记者会上巫统主席阿末扎希所说,正好反映了这一回事:此次筹钱,党没有预设任何目标,唯放眼越多越好。

这些年,眼下的市场,满目疮痍:股市低迷,汇率不举,国债高筑,能税皆税。打工的,举步维艰,做生意的,周转不灵,谁还有余钱输送巫统?何况,党的声誉和前路,不比当年。大家看在眼里,有心投注,想必也有所保留。

20年前,谁会想到,巫统会有今天?说到底,没钱免谈,草根动不了,活动难动员。风光的大会,如今只提供饭盒。党联企业的董事经理回想往事,心里必然不是味道了。古人所说,确有道理:风水轮流转。

那些年,陪伴火箭粉墨登场的“美祿罐”,粉丝可熟悉极了。大大小小的集会开始之前、之间、乃至之后,总有党员抱着一个个MILO的空罐,走向人群,要求募捐。大家都很识do,出钱出力,从来不让该党失望。

只是当时仗义多为屠狗辈,书读得少,钱也赚不多;手上可捐的款项,不过如此。台后司仪当众将“美禄罐”打开后,一一细点,入目大张的钞票其实不多,只有零零星星的一令吉、五令吉、十令吉。

但是,聚少成多,大街小巷一点一滴慢慢地筹集,加上晚宴一张张的门票,以及地方领袖暗地的同情,省吃俭用,“美禄罐”所得,往往也能用上一段日子;尽量支撑到下一个大选到来,再次推出下一个“美禄罐”。

时至今日,行情毕竟大不一样了。既经执政布城,入主中央,排队给脸的绅耆和大咖多着是。一张党领袖的签名照,也轻易可以拍卖n万元。反正,人人想要被看见,和YB同桌的VIP席从来不愁没人要。

- Advertisement -

这个时候,不知为何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仍然还要高调重提“美禄罐”那一套,试图说明党仍然需要接受党员和支持者的献捐,赞助党务的开销和运作……;何不把“美禄罐”转送巫统?

可是,查看一下领袖收入,身家千万和百万,其实比比皆是;身在接近亿万的,也有。按照比率,从百万之中,抽出区区的一成,想必也有10万了,为何还要从选民身上找钱?

这些年,组成政府,入阁任职,月薪总计也有五万;一年累积则有60万。五年任期,至少赚得300万。从中捐出一成,服务人民,想必也实不为过。有的另有拨款,留名“国会下议院副议长倪可敏行政大楼”,何必还要继续仰赖“美禄罐”出场?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