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董恪宁

政治的游戏规则,自古至今,只有一个放诸四海皆准的圭臬:一山不能藏二虎。“既生瑜,何生亮?”如此这般的感慨万千,不只是发自内心的惘然,也是天下所有领袖必经的感伤。

建党已有20年的公正党,自然也不例外,绝对不会兼容两个旷世的天才。理解这点,自可明白何以安华和阿兹敏这对曾经情同父子的师徒,如今正在各为首相大位而遽然翻脸。

身处生死之战的关键这一刻,中间已经不再是选项。要么,靠在这边。要么,站在那里。任选其一,但是,既不能全选,也不可不选。不论选对了,还是靠错了,那是将来的事,以后再说。

一排开去,谁是谁的人,一清二楚;高职的有:副主席祖莱达、蔡添强、阿里比祖、妇女组主席哈尼扎、副总秘书山达拉、妇女组署理主席达罗雅阿威和青年团署理团长希尔曼。

- Advertisement -

此外,属于最高理事等级也不少:阿米鲁丁、拉希、西华拉沙、拉希玛、黄洁冰、赛夫丁阿都拉、扎卡利亚、拉兹兰、曼苏奥曼、卡马鲁丁、阿兹米赞、颜贝倪、许来贤、李凯伦、巴鲁比安。

国会议员,还有地不佬国会议员锺少云、兰瑙国会议员佐纳登、婆罗州高原国会议员威利莫京和八打灵再也国会议员玛丽亚陈。算了人头,里里外外,一共27人之多!

气势不凡,阵容强大,难怪阿兹敏回应安华要他辞职,霸气得很:看我的唇,请他照镜!什么意思?背后所有,是公正党半壁的江山。想要他走,一时间恐怕还真不容易。

跟着,14位州主席成立理事会,全力支持党主席安华的领导,若有某方,企图弱化本党,誓成为他的后盾,面对任何形式的挑战和阻力。但是,分裂已肇,由此可见,思之自明,迨无异议。

巫统元老姑里是过来人,80年代经历AB两派之争,心里看得明明白白;如此这般,继续搞下去,公正党的前路只有一条,不必等到下一届大选,希盟或将提前自行瓦解。

纵然希盟政府还能支撑下去,接下来的公正党,也可能因此分成两个。这个画面,恰如早岁的马华和民政,当年的巫统和46精神党,或者前不久的人联和全民团结党。

这个血流成河的结局,当然和领导的个人智慧,一丝没有关系。恰恰相反,正因双双聪明过头,互不相让,歹戏拖棚的党争,才会一再发生,纷沓而至。否则,哪来因此得利的渔翁?

可惜,陷入泥沼之中,谁也不能觉察唇亡齿寒的道理。纵然土著团结党主席慕尤丁苦口婆心,坦言两边都是他的朋友,只能祈祷各造可以顾全大局,让这场纷争尽快落幕云云;显然的是,那是白说了。

- Advertisement -

置喙此言,可见见惯了大风大雨,慕尤丁其实一点都没有把握,事情将会走在圆满的康庄大道。既言“尽快”,言下之意,自然是说明,终点貌似近在眼前,实则远在天边。

如果未来的半年之内,双A的领头羊,还是不能冷静彼此的拥趸和啰喽,从而得出一套可行的妥协方案;正确的说,公正党的解体,只剩下最后一里路。到了那个时候,还提什么未来首相人选?

唯一的大赢家,则是老神在在的首相马哈迪医生。他确实够忙的了,大不愿意插手蓝眼的党务;只需要静观AA之战,打完了再安排下一步棋。好处是,任期的期限,如今不再是课题。#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