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2024年 3月 04日
主页 言论 异言堂

槟治水计划永远是个谜

- Advertisement -

文:方志伟

槟城的治水计划永远是一个谜,槟州政府去年才刚耗资2100万令吉进行峇央峇鲁治水计划,周二只下一场大雨,峇央峇鲁以及新港和北海就发生了严重水灾。

峇央峇鲁的这项治水计划是废的吗?

犹记得,2017年初,为了解决槟城水患问题,槟州政府宣布耗资3亿令吉,针对全槟城11个水灾黑区展开治水计划。

但是到今天,不见槟州的水灾问题有所减少。

- Advertisement -

自从2017年的大水灾重创槟州之后,如今只要来场数小时下不停的雨,槟城人就开始提心吊胆,甚至收拾包袱准备逃离灾区了。希盟政府治理下的槟州,人民的生活有多狼狈就多狼狈。

槟州首席部长曹观友在希盟入主槟城之前,尚担任槟州行政议员,掌管槟州治水委员会。当时他不断抨击国阵中央政府没拨款给槟州进行治水计划,把槟州淹水的责任统统推给中央政府。

今天,希盟入主布城了,可是财政部长林冠英有拨款协助槟州进行治水计划吗?

希盟中央政府对待槟州的方式,比国阵中央政府更糟糕,不但不拨款给槟州,连曹观友建议10亿令吉贷款也被一口拒绝,完全边缘化槟州!

槟州水利灌溉局去年也向中央政府提呈3项位于公巴、浮罗山背本洛乌卑和直落巴巷,总值2800万令吉的治水计划申请,但是至今毫无动静,槟城人内心隐隐刺痛。

荒唐的是,民主行动党双溪槟榔区州议员林秀琴和峇都兰樟区州议员王耶宗在槟州立法议会向槟州水利灌溉局主任左右开弓,狠批当局的提升水沟工程引发7次水灾,而他们与当局开会时,对方是一副不闻不问的态度。

槟州和中央不是一样由希盟执政了吗?为何中央公务员可以公然蔑视槟城的州议员?难道来自槟城的州议员比较不值钱?得不到希盟中央公务员的尊重?

更奇葩的是,槟州首席部长曹观友也对中央政府感到绝望了,竟然就治水课题向中国求助。

中国驻槟领事鲁世巍拜会曹观友时,曹观友仿佛抓到一块浮木,表示槟州政府希望可以另辟径道与中资合作,引进更多财力人力来协助改善槟州的治水问题。

曹观友已经对等待中央政府的治水拨款失去耐心了,竟然转向中国求助,希盟政府不应该感到羞愧么?

当然,槟州的治水问题,不是只靠拨款就可以解决的。槟州水利灌溉局主任曾说过,湖内河邻近一带迅速的房屋及商业发展计划导致闪电水灾频频发生。

- Advertisement -

换句话说,就是槟州政府对州内的发展计划监管不力,规划不当,也是发生水灾的因素。

现在,槟州希盟政府竟然想进行填海计划和启动轻快铁计划。连小工程都监督不良了,槟州政府还能管理此类巨型工程吗?

可以预见,水灾问题将继续困扰槟州,槟城人要自求多福了。

找工作, 就找这里!
› 立即申请
  • 财富规划师 (Wealth Planner)
  • Insurance
  • Petaling Jaya
  • MYR 9K /Month
› 立即申请
  • 营养教练
  • Insurance
  • Kuala Lumpur
  • MYR 10K /Month
› 立即申请
  • PHP Software Develop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Wilayah Persekutuan
  • MYR 6K /Month
› 立即申请
  • DevOps Software Engine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6.5K /Month
› 立即申请
  • Java Software Engineer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Kuala Lumpur
  • MYR 10K /Month
› 立即申请
  • HR Recruiter + Digital Marketing
  • Sales & Marketing
  • Kuala Lumpur
  • MYR 850.00 /Month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