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董恪宁

政权既无,旧有的那一套游戏规则全变了;糠麸随之尽失,也就不难理解。国阵败走布城之后,《当今大马》报道巫统大港区部主席嘉玛,不再送出现金也没有转赠摩托车了。相反的是,他本身位于适耕庄的度假村如今也得排期拍卖了。

《当今》援引嘉玛的话说,自从国阵下台,再也没有政府官员来电接洽,预定他的度假村。生意额每况愈下,如今已经无法继续维持。为了不影响员工的生计,他开出450万令吉的底价,准备让出这一家面积高达1万3509平方米的度假村。

事情最后怎样定锤,我们大可不理;但是,据此置喙,可见和当初不少和巫统关联的公司作业,过去恐怕十分依赖政府的搀扶。一旦政府换了,大家都难以支撑下去:“再也没有政府官员预定他的度假村。”

耐人寻味之处,正在这里。按照常识理解,如果度假村规划有术,管理有道,经营完善,设备齐全;经过这许多年的认真耕耘,嘉玛名下所有的这块品牌,必然深得人心,广为人知。不论谁当政府,想必也不是大问题了。

- Advertisement -

反之,要是因为朝廷一变,原有的门市随之满目疮痍,顾客跟着转身。这样一个公司,过去到底怎么存活?据此思虑,读者想必可以感受了可怕之处。犹为惊悚的是,类似嘉玛度假村的单位,似乎多如过江之鲫。

《马来西亚前锋报》眼前的非常财务困窘,似是另一面尴尬的镜子。尽管公司早前建议遣散职工,但是,《透视大马》的新闻说,《前锋报》旗下的800名员工至今还没有得到应有的赔偿。

何解?据消息称,公司资金拮据,必须脱售现有总值1亿1899万令吉的26项资产,才能周转。但是,眼下的市道不景,不比当年风光,目前仅能卖掉当中的9项,数额仅有微不足道的1190万令吉。

话虽如此,《透视》记者另外补记,“目前真正售出的资产,其实只有1项,价值85万”。相较所需,确如杯水车薪。因此报馆董事唯有借用分期12个月,偿还赔偿金。就是那样,自2019年5月起,公司仅能付给1000令吉的遣散费。

觉察现实的处境,《前锋报》的未来也就可想而知了。内行人说:报馆的资产说不定要等到2020年,甚至2021年,才能一一售出。那么,捉襟见肘,思之自明,迨无异议。

- Advertisement -

可惜,这个国家,过去正是那样,挥霍无度;不少政府编排的常年活动,摆在窗明几净的大厅不用,偏要大阵仗地跑到城外那一角鸣锣启动。然后,不计成本,尽情广告。此举纵然未必一定有所不妥,但是,国库的开支,自然因此倍增。

这下好了,国家的财务拮据,大掌柜捉襟见肘,钱不够用,能省则省,能税皆税;怎么还要余力,一大笔一大笔地支援环滁的度假村,遑论有心供养全国总计n万人的党宣传机关?

追溯嘉玛的狼狈,感受《前锋报》的好景不再,以及各地巫统党产准备出租求存,都是醍醐灌顶的警钟。汲取这些教训,希冀试图想从党联揾食的跟班,可以见此思齐,领悟投靠政治的潜在风险,让生意的归生意,今后甭想从中图谋好处了。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