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张健欣
摄影:梁僡育

每周日早上9时起,‘速写槟城’都会在城市某一隅,进行快闪速写活动。

速写,顾名思义“快速写生”,属于素描的一种。一笔一线条,勾勒出一道道流动风景线,看似轻描淡写,实际却是灵魂主髓所在。今天是7月7日,乔治市世界遗产日,让《悠周刊》带大家品味一幅幅由“‘速写槟城’(Urban Sketchers Penang)”众多写生爱好者描绘出的乔治市景象,从画作中看见不同角度的世界遗产。

城市速写(Urban Sketchers),是一个由志愿者组成的全球性艺术家社区。2007年,美国西雅图一名记者兼插画家格布雷尔(Gabriel Campanario)通过线上论坛号召写生爱好者,以现场绘画的方式分享他们所居住或旅游的城市风景。

后来分享者数目窜升,格布雷尔即在2009年,于华盛顿将“城市速写”注册为非盈利组织。在“城市速写”成立10年后的今天,全球共有近3800个城市,已分别申获“城市速写”分支,更定期号召志趣相投的速写爱好者,在该城市展开群体写生活动。

“速写槟城”(Urban Sketchers Penang)创立于2010年。槟城水彩画会副会长庄嘉强,在国际城市速写甫成形的时候,已经迫不及待加入阵容。后来,他在曼谷发现了城市速写的区域分支,才发现原来任何城市都可以申请加入“城市速写”大家庭。找来槟城水彩画会会长邱昌仁进行一番讨论后,俩人决定也为槟城注册一个专属分支 – “速写槟城”。

- Advertisement -

“2010年之后,世界各地的城市速写分支,如雨后春笋般崛起。在槟城首当其冲后,大马许多城市如吉隆坡、古晋、怡保、峇株巴辖、哥打京那峇鲁,都各自注册了城市速写分支。”

庄嘉强补充说,注册成功的分支,在设计标志时,务必把“城市速写”的窗格标志给加入。无论是分支注册,还是加入团队、参与活动,都一律以免收费方式进行。”

只要你对写生或速写有兴趣,无论是在地市民或旅者,不分国籍、肤色与年龄,也甭管绘画技巧熟练或生疏,都可以自行加入“Urban Sketchers Penang“脸书群组,进一步了解和参加“速写槟城”的各项活动。

目前,“速写槟城”固定于每周日办一场快闪速写,地点按例在活动几天前发帖公布。目前,脸书群组有超过4000名成员,不过邱昌仁表示,每星期参加速写活动的人数,平均只有15到20人。

“速写活动的开始,只有5到6个人参与,没想到后来反应越来越热烈,曾有一次参加人数还臻达40人。”

邱昌仁说,刚开始大部分是水彩画会成员在“捧场”,后来开始有驻槟画家和庶民的加入,甚至一些国外背包客,通过社交媒体认识了“速写槟城”,在游玩槟岛的同时,也拨冗参与群体速写,展现热爱美术的精神。

“我所见过的,年龄最小只得3岁,最大的有80多岁。”

听毕环顾四周,见到有父子搭档,有聋哑人士,有金发旅客,有知名画家…印证了那句 – 艺术无边界。

槟城水彩画会会长邱昌仁(左)与副会长庄嘉强(右)是“速写槟城”的发起人。左为邱昌仁笔下的马里亚曼印度庙。

画出当下视觉感受

实景写生,区别了速写与一般绘画。但毕竟是“快速写生”,完成一幅画的时间较短,平均耗时20分钟到1小时。邱昌仁表示,水彩画耗时较久,(3小时)只能完成一幅,但速写就比较快,可以画出3至4幅。

团员们齐聚指定地点,各自选择让他们“有感觉”的一栋建筑物,或某个视角的景色。画作无需太讲究细节,主要用线条勾勒出结构,再借由深浅阴影展现层次,可以简单若黑白,也可以添加颜色。其实,也就像把相机换成了纸与笔,用绘画的方式记录当下的视觉感受。

户外场景的流动性,是速写的最大挑战。但有趣的是,你可以用任何媒介做画,包括铅笔、钢笔、速写笔、水彩笔、彩色笔、圆珠笔、白板笔等,绘本可以小至口袋簿,大至各面积规格的美术纸。庄嘉强回忆道,之前还有位背包客,随手在路边捡起了保丽龙盒子,直接开始在盒子表面绘画,展现了即兴做画的过瘾之处。

邱昌仁说:“最常听见的问题是,我绘画能力差强人意,是否可以参与?”

“当然是可以!”他斩钉截铁地说。

“虽然同在一个地方,但来到这里,你画你的,我绘我的,成员们会交流,会分享,但不会去比较水平的高低。”

遇见一班志趣相投的人,会让你更积极完成一件事。就像瑜伽课程,要你在家一个人练习,总会有各种借口推辞。但参加了群组课程,周围的人会成为你最大的动力,原以为做不到的事情,在身边人的影响之下,慢慢发现自己其实也可以办得到。

“第二常见的问题是,我们有现场教画么?”

他摇了摇头说:“答案是没有!大家可以相互切磋,但现场不会有教课。”

邱昌仁表示,若是天公不作美,活动或会取消或换成室内场景。一般情况下,每个星期日早上9时起,都会准时聚在城市的某个角落,一起玩玩速写。中午12时活动结束,全体速写拿着画作,来张例行大合照。

庄嘉强笑了笑说:“别纠结了,这星期日,拿个本子,取支笔,来找我们就是了!”

透过照片认识一座城市,还不如通过绘画记录一座城市,一段旅程,来得更有意义。

(左)颜诒隆 | 槟城
(右)翁慧莲 | 柔佛

速写取景 ● 皇后街(Queen St)街景
使用画材 ● 黑钢笔

听障画家颜诒隆,最广为人知的画作,大概是维多利亚街的“兄妹荡秋千”、牛干冬街的“小孩篮球乐”和近打巷的“娘惹与竹篮”。2011年开始参与“速写槟城”,在友善的做画环境之中,找到自在的容身之处。去年8月,同样是听障人士的爱妻,也爱相随加入槟城速写团,从自身专业平面设计,延伸到讲求结构美感的素描。听觉上的障碍,从未浇熄心中那把热爱艺术的烈火,反而让俩人遇见了生命中的灵魂伴侣。

唐阿祥 | 中国上海

速写取景 ● 韩江家庙/潮州会馆
使用画材 ● 可溶性钢笔

热爱艺术,不分年龄。54岁的唐阿祥,已迁来槟城4年,和太太在此定居。他表示,槟城不仅是美食丰富,自然与人文环境,都环绕着一股艺术气息。任职房地产价格评估师后,很少有时间出来“晒晒太阳”,直到遇见“速写槟城”团队,才又重燃对绘画的热忱。

涂小锵 | 中国厦门

速写取景 ● 皇后街(Queen St)街景
使用画材 ● 黑钢笔

建筑系帅气男孩,原本对绘画无感,为了课业所需,和纸与笔结下不懈之缘。从此,一头栽入绘画的世界,还成为“速写厦门”的发起人。从姐妹城市厦门远道而来实习,意外发现槟城也有速写组织,毅然加入“速写槟城”行列,通过绘画的方式,记录一座城市的美好。

Sarah Kohane | 德国

速写取景 ● 韩江家庙/潮州会馆
使用画材 ● 铅笔、彩色笔

不会做画也没关系,“速写槟城”一样打开大门欢迎你加入。来自德国法兰克福的女孩,在背包旅行中开始学习绘画,透过社交媒体得知“速写槟城”,于是开始了一段自我挑战的旅程。她害羞表示,自己还没准备好,但这股志在参与的精神,正是许多旁观者所缺少的。很多时候,最可怕的不是从零开始,而是从未想过要超越“零”的想法。

林慧芬 | 槟城

速写取景 ● 牛干冬街前的公共巴士
使用画材 ● 水粉(Gouache)与Moleskine绘本

林慧芬,是一名生于斯,长于斯的槟城插画家。斑斓色彩、粗厚线条,是她的画作风格,辨识度颇高。加入“速写槟城”7年,却从未面临7年之痒的危机,反而越画越投入,每周速写活动都会瞥见她的身影。除了写生,她还为教育本册、儿童书籍等手绘插图,也曾创作一系列流浪猫主题明信片,把售出赚取的钱全数捐给慈善机构。

Buz Walker | 美国

速写取景 ● 隐匿小巷中的嫲嫲档
使用画材 ● 黑钢笔、水溶性铅笔、水溶性彩色笔

来自美国的Buz,是一名视觉艺术家、素描画家、插画家、平面设计师与大学讲师。1997年迁至槟城,曾在赤道学院执教,目前是韩江学院平面设计讲师。每周日的“速写槟城”活动,已成为他的例行之事,然而他的写生足迹,还遍及泰国、新加坡、印尼、菲律宾、日本等地。Buz说:“艺术本该如此,一群拥有相同爱好的人,相互交流启发,而不是竞争较劲。”

- Advertisement -

邱砚怀 | 槟城

速写取景 ● 大伯公街的印度穆斯林祈祷场所(Nagore Durgha Sheriff)
使用画材 ● 素描铅笔、水彩

速写槟城创办人邱昌仁的儿子,今年19岁,毕业自钟灵独中。他坦承,深受父亲的影响,打从开始懂得握笔,他就对绘画产生一股特殊情感。每次完成一幅速写,都会交给老爸过目,从他的谆谆教导之中,慢慢作出改进。可见速写,不仅是挥洒天赋的平台,同是也为父子俩搭了一座桥梁,让他们透过纸上艺术,进行一场有意义的亲子交流。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