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刘慧贞
摄影:董坤铭、陈友晋

如果坚韧有另一个代名词,那必定是“爸爸”。表达爱时,他们沉默寡言,习惯把所有的担忧,串成一连的喋喋不休。

就像这两位校长爸爸,一位是严父,一位是慈父,却同样爱唠叨。他们用不同的方式,把难以启齿的爱以行动表达。他们在过程中学习,成为学生们心中最棒的校长爸爸。

父亲节快乐,一样伟大的爱,一样被歌颂。

- Advertisement -

学生心中的严父

吴文宝,65岁,恒毅中学前任校长

传说中一个脚步声足以令人闻风丧胆,一句严厉的话足以令人瑟瑟发抖,他就是学生们心中的严父,吴文宝校长。

退休后,他谈起30多年的教职生涯,谈起和学生们的经历,曾经严肃的画面,他诙谐地提起,看起来庄严的他,原来如此幽默风趣。

恒毅中学,青青大草原,永远的蓝与白,象征性的寸头与短发。属于这校园的标志,总是深刻。然而深刻的并不只是这些,还有一个人,那就是在这儿服务了20年的吴文宝校长。

1979年开始当教师,1994年来到恒毅中学担任学生事务副校长,吴文宝开启一段改革之路,他让自律成为一种校园文化,成了恒毅的传统。10年副校长,10年校长,他的铁面背后,是对学生们数不清的操心和担忧。

短短1小时的采访,我发现了他的口头禅,“哎呀,这个家伙。”、“诶?这个家伙。”、“嗯,这家伙”。看着他严厉的神情,食指有重量地指着,口中说出“这家伙”之际,竟包含着一丝亲切感。他活泼健谈,声音洪亮,想来以往训话时不需麦克风也能震慑全场。期间问了他一句:“为什么那么严?”,他回答说:“因为在意。”

校园里的孩子,成了他时时刻刻的牵挂,这位严父的担心很多,却鲜少坦露自己的忧虑。他设立了许多条规—“女生不可以一个人上厕所,一定要三个人一块去”、 “早上来到学校都要先在食堂聚集再到班上去”,等等等等。

“我想得很多,真的。”

为给学生们最好的保护,他事事顾全不肯松懈。身在这校园,孩子们格外安心,只因有棵坚韧的大树遮风挡雨,一路护航。

在学生面前威风凛凛的吴校长。

育有一女的吴文宝说,比起照顾女儿,照顾学校里的孩子反而更花心思。“每个学生都不一样,不能一概而论,比如一个家庭里有3个孩子,一个需要用骂的来点醒,另一个骂了反而更糟,最后一个则要软硬兼施。”

教育学生从不是件易事,也不是件省心事。他眼中的学生,是单纯、调皮、好玩、善良的,当然偶尔也会遇上令他头疼的孩子,让他至今依旧愤愤地说:“那时我真的是气死!”,语气听着像是在翻孩子旧账、为孩子而烦恼操心的爸爸。

每当回忆起与学生的点滴,吴文宝总爱分饰两角,逗趣演绎,神似地模仿学生们。他仍记得以往与学生的对谈,他们的回应、他们的表情。他相信无论学生是固执或叛逆,都会感受得到别人对他们的好,也会因为这份好而努力。“其实学生心里很清楚你真不真诚,那时他可能摆着臭脸跟你吵架,但我相信他是人,他也会感受到,校长是在关心我。”

在恒毅的这段日子里,吴文宝重视校园纪律,望训练每个学生自律、懂得做人。他重视给予学生们思想的塑造,重视他们的品行,而学生总说他属于爸爸型,只因他总是紧张。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尽管退休了,吴文宝依旧被誉为恒毅中学的神话,乃至今日,仍是受人尊敬爱戴的那位校长爸爸。

学生的话

陈稼琳(左)为吴文宝校长特制名牌。

· 陈稼琳,25岁,2011年中五,2013中六毕业生。

以往求学时期吴校长是我深感敬畏的一位长辈,见到他都会战战兢兢的。毕业后为校长荣休绘制肖像作为票根设计,校长因此而认识我,并一直鼓励我努力向上,为艺术文化领域做一番贡献。吴校长所贯彻的恒毅精神,成为我的精神支柱,他的名言:“我们不可以跟随潮流,而是制造潮流。”深深打动我的心 ,并如一贯彻至今,成功于艺术文化领域崭露头角。吴校长如同父亲一般,关心学生的学习状况,乃至学生毕业以后仍然留意他们的发展,可谓感动至极。没有吴校长的支持与鼓励,不会有今天的我。更值得一提的是在我中四时期运动会艺术表演中,茫茫人海吴校长注意了我的表演,并不吝啬称赞我的表现,至今依然历历在目,深表感激。父亲节之际,特别感恩吴校长的付出与爱戴,深深祝福校长一切吉祥。

摩登老爸

杨来福,54岁,孔圣庙中华中学现任校长

他温文儒雅、谈吐大方,暖阳一样的照耀着这座校园。他是校园里的快乐守护者,也是与时并进的摩登老爸!

走进孔圣庙中华中学,处处生气勃勃,学生们稚气的欢笑声弥漫,偶尔打打闹闹,充满朝气,展示着求学时期的美好模样,令人心生羡慕。在约好的时间来到校长室,本以为会是一片庄严寂静,却意外获得了热闹的迎接,学生们三五成群地围绕着杨来福校长,正认真地商讨事宜。

“我的办公室像储藏室一样,总是凌乱。”

一阵自我调侃后,杨来福校长暂时卸下繁忙事务,和我们聊起天来。期间他催赶赖在校长室不走的学生们,命令的口吻,带点唠叨,他知道学生们的那点小心思,他说他们就爱趁机吹冷气。早已习惯被学生围绕的杨来福,与学生们的相处就像朋友,他从不特意建起一道墙把关系隔起,他喜欢学生们叫他“Mr Yeoh”,他说这样感觉更为亲切。

身为中华生,杨来福在母校服务了近22年,现今虽当上了校长,但他依旧热爱教书。他说,“再给我选的话,我还是会选择当老师。”,只因这是他快乐泉源。上课时,他不爱骂人,骂人的话,都留到周会上,待老师们都回到办公室后,他便可以尽情地口沫横飞。神奇的是,大部份学生都很享受他的训斥,他的话语里不时含着诗词语句、幽默的经典引用,那就像是一段美妙的思想熏陶,时间短一些可能还会使人失落。

学生们从他身上学到的,大概就是平等、尊重。他说,他把学生当作独立的个体,“我把他们当作人看,这很重要。”

生活中,杨来福是位思想开放的爸爸;在学校里,他是位追求快乐文化的校长。

打造快乐校园,是杨来福的理念。他把学校视为一个家,认为教导学生就像教导自己的孩子一样,要给他们足够的空间。他认为不能够替学生决定所有的事,那会让他们缺乏自信心。“我也曾当过学生,如果你是一个什么都跟着校规的孩子,你的学校生活不会快乐。”

他体谅学生在累的时候打个盹,也明白学生在上课时间饿了,到食堂买个面包回去充饥,这些他都能接受。他总和老师学生分享,希望学校是个快乐的地方,大家都应该快乐,才能营造健康的学习氛围。“我认为,尤其是老师,教书时受气了不要带回家,带回去会很辛苦,虽然有时很难做到,但我也尽量在关门后把繁杂事务都锁上,不带回家。”

中华生其实都不坏,只是比较调皮,身为校长的他,知道学生其实都很敏感,会珍惜别人对他们的关心,也是最没心机的一群。他时常说,身为师长,最大的回报,其实就是学生。

中学美好的原因之一,就是有个像爸爸的人,暖阳一样照耀着、温暖着,纵使你在毕业离开以后,依旧能记得那余温。杨来福校长,学生口中的Mr Yeoh,学生心中的慈祥爸爸,愿您一直健康快乐。

学生的话

· (图左)张敬阳,中五生,华乐团主席

- Advertisement -

从我第一天踏进中华中学至今,转眼快5年了。看着您天天都回来中华忙着处理学校事务,召开会议,东跑西跑,就是希望中华能够成为一个让学生快乐学习的地方。当上本校华乐团主席后的我常常跟您接触,汇报或者讨论关于我们乐团的事务。在我遇到繁琐的问题时,我总是向您请教。在华乐团需要帮助的当儿,是您向我们伸出援手。在来临的父亲节,我只想对您说“校长老爸,您辛苦了!祝您父亲节快乐!”

· (图右)【摄影学会成员】左起陈政扬、符名匡、林志航、陈子斌(横躺)

他为人和蔼可亲,坦白爽朗,慈祥中带点严肃。他穿着朴素整齐,他就是我们的“爸爸”,杨校长。我们的“爸爸”对学校十分尽责,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教育和孔圣庙中华中学。他鼓励我们参与课外活动,多多学习课堂以外的知识。他重视我们的言行举止,希望我们成为一位品格高尚、不受世俗污染的学生。趁着这个节日,我们都想对他说声——“Mr. Yeoh,父亲节快乐!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