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思妮(前排左2)发动的网上签名运动,以拒绝南部填海计划,获得45个非政府组织签名支持,目前有1万2000人签名。

由非政府组织代表邱思妮发动的网上签名请愿,拒绝3个人造岛填海计划,自5月10日发动以来已募得1万2000个签名、45个组织支持!

非政府组织指出,槟南部填海须向霹雳海域采砂,势必冲袭霹雳北部海洋生态,槟州和霹雳共有逾1万渔民受影响。

马来西亚自然之友代表米娜指出,在槟南部填海的环境评估报告中阐明,槟南部3个人造岛填海计划,必须在霹雳海域采挖1亿8900万立方米海砂。但有研究显示,采挖海砂将造成海洋生态影响,但有关当局之前并未针对“采砂影响”作出评估。

“所以填海计划不只影响槟州,同时冲击到霹雳?霹雳是否知道这事?”

她周一在槟州消费人协会召开记者会上,更强调大马自然之友主席已故拿督莫哈末依德里斯,生前心心念念的便是采挖海砂带来的问题,极力反对南部填海计划。

- Advertisement -

她呼吁环境部,延长目前正在进行公众咨询的南部填海环评报告时限,让更多公众了解,采砂带给槟与霹雳的海洋生态影响。

是项签名请愿运动,以“拯救槟城,拒绝3个人造岛填海计划”为题由社运份子邱思妮发起,目的是向首相敦马哈迪请愿,要后者介入,以否决南部填海。

是份涵盖20个拒绝南部填海理由的请愿书,也预备同时上呈给副首相拿督斯里旺阿兹莎、槟首长曹观友、联邦直辖区部长卡立沙末和能源、工艺、科学、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

但她说没有给运动设定时限和签名目标数量,预料会在7月召开的国会期间,完成签名收集工作。

邱思妮指出,网上签名请愿运动于5月10日首先以国语和中文发起后,现下不但有淡米尔文版,还有一名日本志工,将之译成日文,成为全国乃至国际所关注课题。

她说,海洋由人类所共享,填海对环境带来深造破坏。自运动发起后,吉隆坡非政府组织也在见到马六甲填海,出现的一些问题后,大力宣传是项运动,让运动获得广泛关注,陆续取得来自雪兰莪、柔佛和各州非政府组织支持。

她强调,南部填海计划影响范围超出槟州,但采砂对海床造成的影响,当局并未知会槟州以外渔民。据悉,槟城和霹雳共有逾1万名渔民丧失生计或受影响,有关数据也未包括渔民家属。

 

约有18个团体代表出席记者会并发表看法,左2为邱思妮。

当她被询及网上同时出现支持南部填海签名运动时,邱思妮拒绝评论。有媒体也询及,是否应为这项超级计划举行公投,因为槟希望联盟政府就认为,人民在全国大选中投希盟一票,正是一个支持是项计划的表决。

邱思妮不表认同,强调人们509投希盟一票,是要拒绝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与是否赞成南部填海,“不是同一个配套”。一如人民投希盟,不见得认同竞选宣言中的所有承诺一样,宣言必须不断调正。

她甚至指出,在刚过去的州议会中,一些州议员已经准备好南部填海问题,不过却被告知收回,不可作出提问。

“为什么不可以?这不只影响槟州,也影响其他地方。我希望这运动可以获全国不同族群的支持。”

她也补充,政府一直以来不关注气候变化课题,实际上气候变化正在发生。联邦政府应拒绝全国所有填海计划。共有约18个非政府组织代表出席记者会。

影响北霹逾6千渔民

“环境之友行动者协会”(KUASA)代表哈菲祖丁指出,槟南部填海将采挖霹雳海砂,影响北霹雳海域。据渔业局报告,将影响当地6080名渔民。

他强调,槟州政府应以霹雳为鉴,不应轻易进行填海。霹雳自10年前开始,在邦咯岛附近开始填海,其中包括填造“玛丽娜”(Marina Island)岛等,以作为商业用途。

他说,10年以来观察,当地渔民告知填海导致海岸线变高后,海流改变形成了巨浪,严重冲蚀直落姆鲁一带海岸线,巨浪甚至扫光了红树林。当地海岸线两年前便曾遭巨浪袭击。

“曼绒一带是绿海龟(Penyu Agar)的栖息地和产卵地,一带海域受影响,栖息地进一步减少。绿海龟也是受威胁物种。”

他补充,当地以前还有玳瑁龟(Penyu Karah),现已不见其出现。因此,该协会极力反对槟南部填海。

哈菲祖丁:槟南部填海将采挖霹雳海砂,将影响当地6080名渔民。

只见数渔民就当所有渔民支持

槟城浅滩渔民福利协会主席伊里亚斯否认渔民支持南部填海,直批州政府不应只在会见数名渔民,并获得有关人士同意后,便当作所有渔民支持。

伊里亚斯在记者会上,直指填海必然给渔民带来影响,填海影响渔获,不但渔民受累,未来人民也必须以更高昂价格,才能买得海产。

“许多渔民学历不高,英语也不灵光。就算是转型去当守卫,都面对就业困难。”

他被询及,槟州卫生、农业及农基工业委员会主席阿菲夫在刚休会的州议会上,曾说渔民已经支持是项计划时,直接否认这项说法,还说:“他们要说什么都可以,但渔民没有支持。”

他说,本身以前也曾支持州政府,因为当时州政府提倡的是保护红树林等的好计划,本身一定支持,但这不代表也支持填海。

- Advertisement -

马来西亚自然协会槟分会代表古玛则强调,南部填海被当作支付交通大蓝图费用,但真正要改善交通,是应打造永续性公共交通,而非建造更多大道。首相敦马哈迪之前也在政府无法废除大道收费站时,给出政府无法支付庞大维修保养费的原因。

“现在建这么多无收费大道,政府未来如何应付维修保养费?槟城论坛也在交通课题上,开出不用花大钱的替代方案,为何还要填海?”

他认为,要解决交通,是应专注在交通方案,而非开出发展方案,并质疑上述计划最后并非利惠人民,只利惠发展商。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