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医阿末哈菲占将重新被传召上庭解释和证词。

高庭今日批准消拯员莫哈末阿迪验尸庭事务官所提出的申请,以重新传召作为专家证人的第24名证人。

这名证人是来自吉隆披中央医院,为死者进行解剖的法医阿末哈菲占。

法官拿督英德拉阿都卡林是基于验尸庭早前驳回事务官重传这名证人的申请的裁决有误,而判如上述。

“我发现验尸官犯错,也就是她没有考虑到重点,(如果没有重传第24证人,验尸庭研讯)就不会结束。”

“我同意事务官的申请,以及只有第24专家证人被重传,以给予解释和证词。”

- Advertisement -

他解释,高庭认为,验尸庭研讯不可能没完没了,因为它是由验尸官所控制,其目的不是要指控任何人,而是要鉴定莫哈末阿迪的死因。

死者莫哈末阿迪。

“根据所得到的(资讯),验尸官不可裁决已经足够,因为有新的事项必需得到第24证人的解释,验尸官必需考量各个层面,不能遗漏任何一点,不管它是不是会给裁决带来影响。”

“有鉴于此,有必要给这名证人解释的机会,这(裁决)只涵盖第24证人。”

法官择定此案于5月10日在验尸庭重新过堂。

验尸庭事务官在4月23日向高庭入禀检讨,以重传第24和第27证人给予解释和证词。

验尸官罗菲雅是在同一天驳回事务官重传这两名证人的申请,并表示重传证人,将导致验尸庭研讯没完没了。

验尸官裁决可能有误

较早前,验尸庭事务官韩旦在陈词时告诉法庭,验尸官的裁决可能有误,因为她在第29证人,也就是国大医药中心法医病理学前高级顾问沙隆教授供证后,并未询问事务官是否还有其他证人。

“第29证人是死者家属、房屋及地方政府发展部,以及大马消拯局代表律师所传召的另一名法医,他的证词与第24证人不一样。”

“是第24证人(对莫哈末阿迪)进行解剖,而非第29证人,但第29证人的证词好像是他进行解剖,第29证人是如何做出这个结论?这需要第24证人的解释。”

他也认为,验尸庭必需收集所有的资讯,以及聆听第24证人就第29证人的证词,所做出的进一步解释。

“这是重要的事,因为第24证人所没挑起的一些事,却获第29证人评论,并表示第24证人的结论不对。”

法庭没必要询问事务官是否还有其他证人

死者家属代表律师卡马鲁扎曼指出,所有证人已供证,以及法庭没有必要询问事务官是否还有其他证人。他说,在整个验尸庭研讯,已传召3名专家证人,他们所有人是要协助法庭做出裁决。

- Advertisement -

房政部和消拯局代表律师莎兹琳指出,验尸官曾询问事务官重传证人的目的。

“如果有新的论据,我们不反对(重传第24证人),但现在是没有新的论据。”

卡马鲁扎曼稍后在庭外告诉记者,他们将在下周就今天的高庭裁决,提出上诉。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