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摄影:张健欣

“如果我能看得见,就能轻易地分辨白天黑夜……”那日在槟城国际会展中心,第一次听见萧煌奇本尊演唱这首歌,穿透力十足的声线好听得让头皮发麻。

金曲歌王的精湛歌艺,让人顿悟了一个道理:上天为你关了一扇门,就必定会为你打开另一扇窗。黑暗中的光“盲”,指的就是这群视障勇士,在看不见的世界里,活成了一颗自会发光的恒星!

音乐点缀我的人生

黄贵诗拄着拐杖,走在线条凸起的盲道上,步履轻盈、表情欢愉,浑身散发着快乐的感染力。
黄贵诗拄着拐杖,走在线条凸起的盲道上,步履轻盈、表情欢愉,浑身散发着快乐的感染力。

和任何邻家爷爷一样,和蔼可亲、纯朴憨厚。即使年届七十古来稀,那记忆力与表达能力,却如新买的幻灯片一样,投映出让人一目了然的高清画面。

当指间划过吉他弦之际,激荡出的优美旋律,从略带忧伤的verse到曲调轻快的chorus,都像叙述着他的玫瑰人生一样。

- Advertisement -
黄贵诗坦言,多得音乐,他连停下来感伤的时间都没有。
黄贵诗坦言,多得音乐,他连停下来感伤的时间都没有。

玫瑰人生

就像“玫瑰人生”这首歌的词义一样,透过粉红玻璃看这世界,告诉人们对待人生要乐观,不要过度沉溺于悲伤。

作为7个月大出生的早产儿,当年医疗人员输入过多氧气,导致保温箱里的婴儿出现了一种合并症 – 早产儿视网膜病变。4岁那年失去视觉,在黄贵诗正要展开美好人生之际,他却再没有机会看见这个世界。父母自小离异,由从事撬椰壳工作的父亲抚养长大,家境颇为贫穷。于是,父亲把他送到槟城圣尼古拉盲人院,接受特殊教育。

“感谢4岁到16岁的这段教育,为我未来的人生铺了一条路。”

来自槟城日落洞,黄贵诗是一名B1等级失明人士,等同于完全看不见。不过,他的知识水平与音乐天分,却不逊于常人。他把一切归功于圣尼古拉盲人院的导师,让他不仅学会自理生活作息,更说得一口流利英语,成为知书达礼的一份子。

以16岁之龄步入中学,他去了森美兰乔治五世国中求学一年,后来重投故乡怀抱,在槟城圣芳济中学完成初中二至高中二。毕业后直奔首都,于圣约翰国中就读高中三。中学到大学的求学时期,他一直都是透过综合班,和视力正常的同窗一起上课,这也造就了他良好的社交能力。

1971年,黄贵诗成为马来亚大学第一名盲人学生,3年后更顺利以英语文学系学士学位毕业,奋斗精神令人钦佩。

音乐就像一个欢乐泉源,不断灌溉着他的灵魂,让他摆脱视障的局限,活出自我风格的潇洒。
音乐就像一个欢乐泉源,不断灌溉着他的灵魂,让他摆脱视障的局限,活出自我风格的潇洒。

从基层做起

大多数人的第一份工作,都不尽理想,黄贵诗也一样。在找不到工作的情况下,他和同是视障人士的朋友,开始在吉隆坡街边挨家逐户卖零食。

“那是个有趣却可怕的经验,必须顶着艳阳冒着大雨,还常触犯野狗被追着跑。”

大马盲人协会得知了这个消息,于是把黄贵诗召入协会,为他提供正规的公关培训课程。1976年,他回到母校圣古拉盲人院工作,任职筹款部执行员两年。后来,好学不倦的他又开始求学生涯,回到马大考取教育系毕业文凭,也是他人生的第二张大学文凭。在政府官员的协助下,他在青草巷修道院中学觅得教师工作,专教英语与历史,当了5年灵魂工程师。

1983年,他回到吉隆坡,在马来西亚盲人公会(SBM)任职秘书6年。几经辗转,最后在大马盲人协会(MAB)落脚,一待就是27年,从基层做起最后获升职为副执行总监。

才华横溢的黄贵诗,不仅能言善道,记忆力超好,还擅长自弹自唱,是表演嘉宾列席的常客。
才华横溢的黄贵诗,不仅能言善道,记忆力超好,还擅长自弹自唱,是表演嘉宾列席的常客。

把欢乐播撒出去

虽然换了诸多求学机构与工作,黄贵诗对于过往的点滴,却记忆犹新,仿佛都是昨夜梦,大脑容量惊人。初次见到他,是在一场残疾人士慈善筹款活动上。他手里握着一把吉他,在群众里献唱最爱的歌曲“Quando Quando Quando”。意大利语“何时?何时?究竟何时?”,即使等不到真爱,至今孑然一身,人生依然是充满喜悦。

“17岁那年,在圣尼古拉成立了一个乐队,取名Junior Jets,是我音乐旅程的开始。”忆起青春时期,他嘴角不自觉上扬。

一开始只是向朋友学习弹法,平日再自修练习,技艺水平属业余。50岁那年,姗姗来迟的兴致,让他前赴YAMAHA考取学级。在考试碰钉了几次后,他仍不放弃,越弹越有劲儿,终于在2014年,完成了第8级,印证了“水滴可以穿石”的道理。

穿梭于市集与广场外,他和一班音乐友人,时不时就在街边驻唱,摇着“不为金钱,只为兴趣”的旗杆。偶尔,他还开课教吉他,或协助伴奏,或表演助兴。这把年纪,经典老歌是他的最爱,但中英马印4种语言的歌曲都难不倒他。他坦言,Elvis Presley、The Rolling Stones、王菲、姚莉等,都是他非常欣赏的歌手。

“音乐,点缀了我的人生。透过音乐,不仅结识很多好朋友,更耗了很多时间去练习。人啊一旦忙起来,又哪有时间去担忧太多?”

或许是被他乐观积极的个性感染,这场访问让我沉思了许久。很多时候,身处于环境受限的窘况,我们都容易失去前进的勇气,轻易把“不可能”挂嘴边。但黄贵诗从没有把缺陷当借口,反而活在当下,不断发掘自己的优点,广结善缘,好友满天下。到了71岁这年龄,纵使一个人,也从未杞人忧天,活跃于各社团活动,把欢乐播撒出去。

原来,你可以不完美,却活得很快乐;因为真正的快乐,并不关乎你有多完美。《阿甘正传》中的主角Forrest Gump,纵使不完美,但不也一直快乐地奔跑着么?

24岁突如其来的噩耗

十五碑沿路不乏帮助盲人行走的盲道。一类是条形引导砖,引导盲人放心前行,称为行进盲道;一类是带有圆点的提示砖,提醒盲人前面有障碍,该转弯了,称为提示盲道。
十五碑沿路不乏帮助盲人行走的盲道。一类是条形引导砖,引导盲人放心前行,称为行进盲道;一类是带有圆点的提示砖,提醒盲人前面有障碍,该转弯了,称为提示盲道。

灵魂之窗,只是一个表达内心的出口,真正有生命力的灵魂,还得由心所酝酿创造。10年前一场梦魇,剥夺了他的人生选择权。

当视线渐变得模糊,而又束手无策的时候,他决定点燃内心那把火炬,让心中熠熠生辉的亮光,引领自己重投美好的怀抱。

在天空音乐节上,首次接触“盲人按摩”。按摩师傅虽然看不见,却未减少丁点敬业的精神,反而用集中的专注力,为颈肩实施刚柔并济的力道。

取了张名片,联系按摩院主李灵彬,结果…

殊不知院主同是视障人士,和李灵彬的约访对谈,一直都透过Whatsapp短信(以为要访的是他员工)。直到初次见面,方才恍然大悟,这究竟是给人家添了多少麻烦!庆幸的是,对方完全没在介意,反而抓起手机耐心示范。

“智能手机有个读屏功能,专为视障人士而设计,能把屏幕上的文字逐一念出来。”

通过安卓系统的“TalkBack” ,或苹果系统的“VoiceOver”,触屏上的文字会自动转为语音,还可自行调整语调快慢。听着他淡定的语气,这才放下了心中内疚的大石。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尽管视觉上的障碍,为他带来了生活上的诸多不便,但同时也造就了敏锐过人的听觉。阶梯间的脚步声,哪怕声音再微弱,却如门铃一般奏效,让他总能在客人登门之前,已从容把大门打开。

位于十五碑市中心的88A传统盲人按摩,是李灵彬与友人合营的一家盲人按摩院。
位于十五碑市中心的88A传统盲人按摩,是李灵彬与友人合营的一家盲人按摩院。

李灵彬的故事,有少许坎坷。

来自沙巴的他,原本持营一家手机销售店,是个年少有为的老板。个性积极向上,视觉和常人无异。没想到天妒英才,24岁那年一场突如其来的视网膜退化,让他的视力慢慢衰退成年长者程度。

视障人士以国际定义分为三类:B1(全失明)、B2(严重弱视,严重低视能)及B3(轻微弱视,轻微低视能、色盲)。在退化至B2等级之前,他也曾四处寻医问诊,从沙巴远赴新加坡专科,却换来无法根治的痛心结论。面对难以接受的事实,父母又比自己还忧心,他唯有选择故作镇定,到了夜晚才将难过的情绪给释放。

“心情很难受,但又能改变些什么?那时候的我,在视觉还未完全退化之前,尝试在房间里关灯摸黑,想象失明后的人生。”

长时间压抑心情,导致找不到情绪出口,他坦承那时候的自己,脾气格外暴躁,心情起伏不定。后来,他随同哥哥去了槟城圣尼古拉盲人院,在那里学习如何照料自己的生活起居,包括洗衣、吃饭、按摩、电脑操作等。遇见了和自己相同情况,或病况更甚的视障人士,他开始接受并喜欢自己这个模样,决定从新的起点再次启航。

盲人按摩,其实和传统按摩无异,不过一般说法是,视障人士感应力敏锐,对于针对性与细腻度,较占优势。
盲人按摩,其实和传统按摩无异,不过一般说法是,视障人士感应力敏锐,对于针对性与细腻度,较占优势。

突破障碍创业

灯光也暗了,音乐低声了……

受了伤的心,也只有时间能痊愈。

把店铺关了之后,他从东马漂洋过海到吉隆坡,一个叫“十五碑”(Brickfields)的地方。这里不仅是个具有文化特色的小印度,还聚集了来自全马各地的许多视障人士。大马盲人协会(MAB)和葛尼盲人训练中心都坐落在此,供盲人使用的道路设备较为齐全,工作机会也较多,让它形成了一个盲人社区。

李灵彬在大马盲人协会学习按摩,后曾在按摩院工作1年。再后来,他成功加入一家汽车与保险公司,当上了全职电话营销员。这份工作,和常人无异,负责致电提醒客户更新汽车保险。就连薪资、福利、销售奖励,都和普通职员一样,让他感到颇为欣慰,有种重新被社会接纳的感觉。期间,勤奋踏实的他,也兼职按摩工作长达3年多。

“若不是视障关系,我可能一辈子都还在舒适圈,没机会来到首都工作。”

所谓:山不转路转,路不转人转,人不转心转。外境不转时,心念一转便豁然开朗。2017年12月,他用行动告诉大家:视障人士,一样可以创业!李灵彬和友人,携手在十五碑市中心开设盲人按摩院。88A传统盲人按摩院,对面是马来美食摊,楼下是迷你市场,里边的职员,包括两位华裔院主,清一色是视障人士。

“我是个喜欢向外跑的人,目前最大的梦想,是能到国外工作或创业。相信西方国家,对于残疾人士的福利与设备,会更为完善与周全。”

10年后的今天,他再不是当年那个迷茫的他,突破视觉上的障碍,自辟出一条康庄大道。其实人的伸缩性,就和水一样强,进入什么容器,就变成什么形状,迷人姿态依然。只要你愿意用积极的心态去迎接,人生每个挑战与经历,都终将让你变得更优秀。

盲人按摩,和传统按摩有何区别?

李灵彬表示,其实差别不大,不过基于视障人士长期用手感应物体,所以触觉比较敏锐,更能展现专业优势。无论是指压或推油,他们都用手指感应筋络,推散不舒服与酸痛的部位,论舒适度更有针对性。

一次的无意铸成一生遗憾

看不见这世界,却看得见梦想的光芒。热爱唱歌的Marcos,拥有一把好嗓音,曾代表砂拉越州参加电视台歌唱选秀比赛。
看不见这世界,却看得见梦想的光芒。热爱唱歌的Marcos,拥有一把好嗓音,曾代表砂拉越州参加电视台歌唱选秀比赛。

人生就像钟表,可以回到起点,却已不是昨天。那日晚上,天气正晴,一觉醒来,宿命却从此被改写…

隐形眼镜,说得上是罪魁祸首。不过,每一颗潜伏的邪恶种子,都需要条件去诱发滋生。一次的无心插柳,把犯罪的温床给筑起,一双视觉辅助器,竟变成了伤人凶器。为应付考试,他熬夜通宵,中途累垮睡着了。翌日醒来,一声尖叫划破了宁静的清晨,命运跟Marcos开了一个过分的玩笑。

“当时眼前一片白茫茫,隐形眼镜再无法摘下了。”虽过了12年,至今他回想起来,仍语带颤抖。

如断了线的珍珠般,眼泪禁不住滚落而下。然而痛彻心扉的哭泣,并没有让老天把这坏主意给收回。双溪毛糯眼科医生一针见血的结论,把他心中最后一棵希望的稻草给击垮:由于佩戴超时与不当,导致角膜溃疡视觉受损,必须接受移植手术。

幸运与不幸有什么差别?你可以幸运个百次,却因为一次的不幸,而把之前的好运都给抹杀掉。就像一樽价值连城的古董花瓶,摆在家中显尊贵地位,不过一旦掉落在地,那价值就再也拼凑不回。Marcos无奈表示,他并没有时常戴着隐形眼镜入眠,也就那么一次无意会了周公,已足以铸成了一生的遗憾。

从略带感伤的字里行间,可以感受到当时候的他,心情是如何从悬崖直坠谷底。

5年前,Marcos成功跨越视觉障碍,登上了沙巴神山,东南亚第一高峰。
5年前,Marcos成功跨越视觉障碍,登上了沙巴神山,东南亚第一高峰。

Marcos是砂拉越伊班族,口操流利英语,表达能力非常清晰。如今的他,依然是B2等级视障,不过心情,却如同千帆过尽般,已是豁然开朗。

2008年,他接受了角膜移植手术,右眼乍见光芒。伸手可以见到五指形体,但超过一把15厘米短尺的范围,就真的看不见了。翌年,他开始接受综合教育,以特殊学生身份与普通学生一起上课,顺利完成马来西亚教育文凭(SPM)。2010年,他代表砂拉越州参加残疾人士游泳比赛,更一举夺下铜牌。

2013年,他前往林国荣创意科技大学深造,修读本身极感兴趣的广播新闻。Marcos感慨,在马来西亚接受视障与残疾人士的高等学府寥寥无几,而他和另一位友人有幸成为该大学第一批视障学生。好奇问Marcos,在视觉能力受限的情况下,他究竟是如何完成课业的?

“需要文字处理的课务,我还是可以从电脑屏幕,近距离阅读和打字。至于拍摄方面的课务,就比较辛苦,我看不见远处的物体,所以一般由队友拍摄,我负责视频剪辑。当然,用上比常人更长的时间去完成,是必定的。”

2014年,他在视觉受限的情况下,登上东南亚第一高峰京那峇鲁山,完成一项正常人都未必能做到的创举。听起来越是不可思议,他越是有恒心去实践一件事。从他身上,学会了一个道理:所谓的成功,不是超越其他人,而是跨越障碍,成为一个更好版本的自己。

来到Dining in The Dark,服侍员Marcos将引领你在黑暗中进食,用视觉以外的感官静享独特的晚餐。
来到Dining in The Dark,服侍员Marcos将引领你在黑暗中进食,用视觉以外的感官静享独特的晚餐。

毕业后,Marcos在大马盲人协会的帮助下,觅得了人生第一份工作。坐落在章卡武吉免登,Dining in The Dark拥有全马独一无二的餐饮概念 – 黑暗中用餐。2015年,他换上了衬衫西裤,以视障服侍员的身份,引领顾客穿梭在黑暗中,让他们用视觉以外的感官,享受一顿毕生难忘的晚餐。

“由于顾客和你一样看不见,他们会以同理心来对待职员,我们则凭对地方的熟悉,带领他们进入伸手不见五指的场地,尝试安抚慌张的情绪,指引他们餐具的方向,让顾客在黑暗中体验一场别出心裁的用餐方式。”

- Advertisement -

平日仰赖他人多了,如今透过这份工作,发现自己也可以成为其他人的可靠支柱,这无疑提升了Marcos内在的信心,让他找到一股安稳前行的力量。

个性外向的Marcos,不仅活跃于户外活动,还擅长唱歌、演戏、跳舞。曾参与电讯公司广告演出,还获选参加电视台歌唱比赛,对于电台主持更是抱有憧憬。就连餐厅经理Swamy,都对这位职员的工作表现赞不绝口,还把公司晚宴照秀出,赞他是当晚的“Dancing King”,摘下了最佳才艺奖。

登高山临深溪,他都无所畏惧,也胜任有余。在Marcos身上,你仿佛看不到视障的局限,他用行动告诉了世人,其实看不见,也只是局限了双眸,真正掌舵人生的,还属于那颗充满能量的灵魂!如今无论去到哪里,他总不忘提醒:隐形眼镜这玩意儿,真的不宜戴着入睡。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