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无剑客

一些政客低估民众的智商,大嘴巴唏哩哗啦,以为民众会被误导而全单照收,孰不知随着教育普及资讯发达,民众心中自有一把尺,许多沉默是金的有高见者,在适当时该出手时就出手。

509前国阵自我感觉良好,当选民狠下心投下决定性一票,国阵一夕间丧失60多年的江山,才惊惶失措,在我国独立半个多世纪以来,这是给国阵统治集团一个当头棒喝,惨痛的教训。

政客们实应从509的经验作为前车之鉴。总觉得江山不是骂出来的,不是花言巧语骗回来的。政党要获民众信任及支持,还是踏踏实实为民服务,以民为本,诚信,以国为先,取信以民,满足民之所欲。而民之所需,不外是国家繁荣昌盛、国泰民安,人民能施展抱负,看到明天会更好。

509人民毅然遗弃执政一甲子有余的国阵,是寄望建立两线制,政府能通过民主自由投票选举制度改朝换代,重振已腐败,失了民心的政府,而希盟新政府带来改革,重振国家经济,革新失败的制度。所以希盟在意外胜选之后首当急务是振兴经济、减轻国债、整顿政纲。

- Advertisement -

如果它走对了路线,拟对策略,即使大选前一些承诺无法马上实践,大马人还是会等待的。

希盟最须警觉的是还没坐暖位置,四党平起平坐的格局中自乱阵脚,为了一些私利喧哗内讧,那可将陷入万刼不复的深渊,敌对阵线其实正虎视眈眈想报一箭之仇,尽快夺回江山。他们在惨败后回过神来时,这7个多月来,国阵已在忙着找希盟痛脚,放大弊端,制造课题。反对党伊党和巫统正忙着玩种族宗教牌,企图掀起还有约65%未支持希盟的马来人的不满,马华则分工咬住行动党不放,炒作承认统考课题,指责行动党空口承诺可速承认统考,还只差的一里路,当家作主后仍无法买践。

另一边厢其国阵盟友巫统和伊斯兰党、非政府马来人组织、语文出版局及马来作家协会则互动似的高喊反对政府承认统考,说这会破坏大马国民团结合作及利益,并恫言将举行大规模抗议集会。很明显的,这种丑陋的政治博弈已将原本已可水到渠成的承认统考课题当作政斗的棋子

希盟面对两难,顺得哥来失嫂意。特别是巫伊已把原本单纯的教育课题政治化、种族化后,把原本只差的一里路变成百里路。很多理性的华裔,特别是那些沉默似金的智者,无剑客在与他们交流后所得的高见是:在政治博弈中,华社应懂事有缓急先后,轻重之分,当前面有大石挡路,搬不开,山不转人转,硬碰头破血流,得不偿失。要懂敌进我退,然后学庖丁解牛,由尖而入,智取非硬碰。华裔人口现跌至仅20几巴仙的少数民族,且自家如散沙,马华与行动党如十冤九仇互相倾轧,华社还有什么能力与巫伊硬碰?而希盟上台后,面对庞大国债,经济民生问题。更令93岁高龄仍负沉重政务大担的敦马现在头痛的是,阁员大多为新手,部门前朝遗臣阳奉阴违。一些盟党之间及个别党内也开始出现矛盾。他即要协调希盟内部的矛盾,面对国阵的冲击,也要想方设法搞好国内经济。当然,经济民生问题最重要。

正如统考特别委员会主席邱武英最近指出,在承认统考问题上,各方应多些耐性。随着越来越多非华裔家长送孩子入华校,承认统考已是国家课题。现在面对反对党巨大阻力,华社应以迂回渐进方法诉求,勿与政客闻歌起舞硬碰。让政府选择个最好时机解决此问题。都等60年了,那在乎那一朝一夕?

- Advertisement -

其实,去年底曾有个前董总职员发表高见,他认为当务之急是把独中办得更好更出色,吸引更多各族学子报读,甚至吸取中国学生来独中报读,由于中国大学门第很高,学生要考进品牌大学极难,但我国统考文凭已受世界百多间著名大学包括中国的北大清大的承认,相信是中国学生的另一条出路。把独中搞得更好,也可吸引本区域邻国学生来报读。当独中变成区域品牌,统考增值后更能让希盟重视,承认。此君言之有理。

其实,马华此时在509后元气已大伤,理应如中医所言先调理好底子,强身健体,勿急攻希盟新政,特别是承认统考问题,国阵几十年搞不好的课题,反之强求希盟上台未及一年就承认统考,在多元种族国家教育这敏感问题敲锣打鼓诉求,抽动马来人神经线更难成事。台湾已故著名报人高信疆曾说过,当反对党的角色非为反对而反对,更高层次是当个忠诚,有建设的反对党人,才会受人民尊重,才有机会反客为主。如果马华能与民政党及董教总去说服巫统及伊斯兰党的同意支持统考,那承认统考肯定变零距离。果真如此,希盟还推三托四,那反对党就可将了希盟一军,就可证明希盟违诺,根本没诚意承认统考,那必受华社遗弃。

今天,选民的政治意识已提高,政客的政治斗争水平也应提升,民间还有许多沉默的智者、高人,网上固然有许多乱乱开炮,唯恐天下不乱者,但有时一些坐忍不住的高人一发言,真的直透人心。政客开腔切慎、切慎!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呵!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