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剑客

过去二周,法国巴黎的政治骚乱,数以千计暴民街头打砸、纵火、掠劫商店的案例以及台湾民进党九合一地方选举大败,实可作为我国新政府希盟的借镜。马克龙去年5月才高票中选为法国最年轻总统,成为法国人民的新希望,但才一年多,人民对他的施政,重振经济的能力感到失望。他们反对调高燃油税,生活成本高企不下,要求提高劳工薪资,恢复富人税,“黄背心”示威者表示燃油税超出他们容忍的极限,对政府减低公共服务力,对新总统的傲慢,深感不满。

因此,不只在巴黎,也在马赛、图如兹及波尔多掀起几十年来最严重的骚乱。职工会也号召罢工。马克龙的支持率跌至23%,在远东地区,台湾总统蔡英文上台也不到2年,民望跌破30%。她因不承认“九二共识”,与大陆对着干,靠拢美国,触怒了中国,使台海两岸关系从马英九的融洽关系,经贸良好互动,变成陆客大减,严重影响台湾经济。11月台湾九合一地方市县选举,民进党大败,国民党复起,在在凸显水能戴舟,亦能覆舟。

台湾2020年总统选举,蔡英文为首的民进党覆舟几率很大,从法国与台湾的政治乱象看,凸显了人民对新政权的期望大,失望更大。失望憔虑的人民,甚至会不要等到5年后,就想把无能的新政府推翻,前朝更会迫不及待复仇反扑。

509大选国人对前朝太失望,展望更好未来,因此狠下心肠,决定改朝换代。变天了,这是人民的醒觉和胜利。然而,希盟先天不足,极需后天适调,公正党、民行党、土团党及诚信党因时、因利的“权宜式”结盟,似乎还欠缺共同理念和质素的结合,还需尽快磨合。509意料之外的胜利,希盟似乎还未作好执政的预备。大家惊喜之后,接过已居霸60年的烫手山芋,千疮百孔的烂摊,若非由曾当22年的首相敦马坐镇,加上前副揆慕尤丁助辅,面对还有三斤丁的巫统及伊斯兰党的反扑,希盟恐难坐正位子。

- Advertisement -

敦马再度拜相,稳住了希盟新政府的阵脚。且手腕圆滑大刀阔斧,先下马威,雷厉反贪腐,捉大鱼,把前朝正副首相及多位部长高官带上反贪腐法庭,改革败坏的制度,连串新政新作风风行。虽然如此,希盟前景并非平坦,它不但没有蜜月期,且已见其前路坎坷,当面对兆亿国债,股汇双跌。外在经贸的不稳定,可说是步履维艰,面对极大考验。

由于这是我国60年来首次改朝换代,希盟新阁员几乎大部分是新人,他们甚至未当过副部长或政务次长等高职,而庞大的160万公务员大军,许多部门高官乃巫统党员,一些官员阳俸阴违搞办公室政治,因此,新任部长任重道远呵。他们都需要在最短时间内熟悉内部工作,需具管理智慧及灵活手法处事,而且要尽快习惯从反对党角色变成了执政角色的对调。最好多做事,做对事,少发言,要能胜任,有贡献。随着我国人民政治意识提高,要求也高了,他们会监督希盟的表现,会要求“业绩”。

- Advertisement -

与此同时,希盟相信也心知肚明,虽然巫统随着受到意想不到的空前重挫,不但已七伤五痨,其国州议员、党员已掀起一波又一波退潮,国会议员只剩约43人了,且面对瓦解一噩运,但它仍想从绝地翻生。因此,它显然已向伊斯兰党靠拢,企图联手反扑希盟。这可从最近即使希盟已决定不签ICERD 公约,巫伊仍举办反此公约大集会,企图制造马来人将失去特权的恐惧,且把行动党当成马来人最大的敌人。巫伊的结合力量不可小看,且搞种族宗教的斗争其实是反多元种族危险的阴招,希盟应更理性应对,勿跟着闻歌起舞,也倾向种族及民粹政治。

希盟当务之急是倾全力稳定政治,国内外广结善缘,对处理中资问题应更具开明,大度精神,沉着理性应对,我国需要更多外资进来发展。与邻国新加坡以和为贵、协商、友好,以睦邻精神解决双方的矛盾,新马乃唇齿相依的。当前人民最期望的是政府快速搞好经济,更好地辅助中小企业发展,制造更多就业机会,协助中小企业提高生产力,改善民生。

新政府须谦卑地听取民意,知道民之所欲,促进多元种族的和谐相处及谅解,创造一个有活力、进取、中庸、富裕、幸福的新马来西亚。希盟要继续执政,绝对不可重蹈国阵覆辙。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