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无剑客

消费税废除后,希盟政府以销售及服务税取代,民众投诉物价并没下降,首相敦马最近回应,生活成本是随着薪金上调而水涨船高。若你要调低物价,就必须调低薪金,提高生产力。他说,要提高生产力,厂商在生产过程中要加入更多自动的设备,这意味着他必须投入更多资本,使用更多机器,才可提高生产力,且不会因为薪金增加而加重成本,他认为现阶段要物价降,还要很长时间。

的确,原本很多人认为,消费税废除后,物价都会应声而下,但事实并非如此,市面的物价,如熟食档、日用品价格,仍没什么差别,有者甚至微涨。

敦马年轻时做过生意,退休后曾与日资在浮罗交怡开过连锁面包店,所以他知道公司的成本和员工生产力,是决定物价和员工薪金的关键。

其实,有做过生意,有会计知识的人,都会知道,即使开一间普通零售店,其中的营运成本,包括固定的开销如店租,公司车辆费用、水电费、保险费、执照费、工资等开支加起来总额,以公司营业银额减去营运总成本,盈亏便一目了然。

- Advertisement -

公司必须要有盈利才能生存,加薪,给员工奖励金。往往却因经济衰退,业务表现差,或业者不善经营,无法存活。据一项调查显示,国内外中小企业的存活率才有30%,也就是说另外70%不到3年内便倒闭。这种情形在经济不景气时,最常见,甚至许多大老板,可能一夕间变成破产者。

诚如敦马所说,员工薪金的提升,生产力确是重要的。一间公司的员工素质好,忠诚、积极做好服务顾客,可为老板招徕更多生意,厂内工人勤奋,生产质量好,工作流程顺利,公司赚钱,很多老板都“识做”,给更好薪酬留才。

国内过去发生贪腐事件,股汇双跌,消费税、通胀。原产品跌价,很多公司,特别是中小企业都慨叹生意难做。政府曾与商会磋商最低薪金问题,起初同意加50令吉,但经职工会争吵后,改加至100令吉,如今最低薪金是1100令古,外劳同工同酬,这一来,老员工都吵起来,都要加薪。很多老板如今都头痛如何去找钱应对。

谈到自动化生产,融资是个大问题,基本问题是:

1)国内许多中小企业业者,多为中小学学历,缺乏对有关自动化机械的知识。聘请熟练员工也头痛。

2)缺乏资金,向银行借贷,手续繁文缛节。就曾听小商人投诉,他要买架自动化包装机,需10万多万令吉,向中小企业银行申清贷欵,缴上账目,所需文件一二寸厚,公司没赚大钱,却也没亏本,营业额约二百多万令吉,银行却要他的缴足资本从10万增加至20万,能符合条件,贷款利率,7至8%。他说,若他能有10万令吉现款,就不必借贷了。所以,讲自动化,中小企业有苦难言。只好原地踏步。个人了解,很多华裔中小企业,是在自生自灭。

- Advertisement -

华裔中小企业业者是靠胸前挂个“勇”字,以自己刻苦耐劳,一步一脚印闯出天下。其实,政府要搞好经济,应更了解中小企业的困境,给予更宽阔的发展空间,放手让他们发展,尽量减少干预,特别是不加重他们的营业成本,或各种束缚条例。当企业经营成功,老板赚到了钱,员工薪酬自然会提高。中国企业过去给员工薪酬都比我国低。如今企业生意兴旺,老板赚到钱,大大提高酬劳,现在工资超越我们了,至于指老板不愿出钱培训员工,这是一刀两面的问题,起初我也是怪老板不会做人,探研后,才知老板也有苦衷。他们认为现在新青年个人价值观不同往惜的员工,他们很现实,为了加薪,认为多跳几个门槛薪酬就快快跳更高,你辛辛苦苦栽培他,对他99个好,1个不让他称心满意,就一走了之。这样,出钱培训了他,那有投资报酬率?

企业发展,生存不易,要成功更不简单。企业主虽然面对许多困难,需自强不息外,其实也应学习放大心胸,往前看,不断学习经营及管理。随着科技日日新,对自己的行业的发展要有新的认知,预备发展方向。未来世界自动化、智能化,行业的发展,如何适应、革新,都是学问,企业主再不能得过且过。

希盟政府上台后,人民最大希望除了反贪腐,也希望快快搞好国内经济,改善民生、治安、政治稳定。政令发出前多加探研、搜集民意、先斟酌而后行,避免朝夕令改,失民心。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