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无剑客

废死问题无需追随潮流,现在治安良好的国家中国、新加坡都不急着追随。我们应先问自己已经作好废死准备否?有足够条件吗?

首相署部长刘伟强最近称,总共有113条涉及各政府部门的法令将被废除、修订或制定。但他没说明这些法令是涵盖部门行政方面或涉及公共及人民、社会或刑事法令,相信其中也包括最近民间议论纷纷的废除死刑的法令吧?

关于废死法令,内阁较早已一锤敲定,未经国会议论。民间当前出现正反两面热议,甚至有人怒斥:为何现今不全力专注振兴国家经济,把废死此重大法案如此仓促决定并将实施?当局未阐明此废死法具追溯効力,已经定罪死囚可否免死。但刘部长指10月10日内阁会议已议决废死并将暂缓执行死刑。这令人意会此法令具有追溯效力。一旦实行,对待刑死囚及家属是个喜讯,对那些人权组织支持废死者是一项胜利。

- Advertisement -

相反的,对受害死者的家属,特别是无辜被奸杀,如朱玉叶的父亲朱永寿,家人和另一名15岁、貌美,品学兼优少女被网友杀害的父母家属却是晴天霹雳,悲愤冲天,且听死者少女吴易甜母亲在脸书上的控诉:“刘部长一字一句对我心如刀割,品学兼优的孩子被残杀,我迫自己去听一场又一场的谋杀审讯,去供证,在庭上哭过一次又一次,听法医描述孩子身上的伤,心一直揪痛。宣判凶手死刑后,以为天理伸张,如今政府却全面废死,加重的是人权,受害的是贱命!”

这是多么令人震撼的控诉,被奸杀受害者朱玉叶的父亲朱永寿,数年前在法庭内闻判凶手无罪时曾崩溃,企图从法庭楼上跃下自杀,幸被劝阻。去年上诉成功,凶手判死刑他才重见天日,如今若废死,凶手免死,相信朱永寿与吴易甜妈妈一样难接受,悲愤莫明。这种无端丧失骨肉,天伦被毁的伤痛,旁人无法体会。

是的,人有好生之德,但社会总得有个严厉的立法规范。法律的最大意义是能警惕人们在共存的社会中什么可做、什么不可做,特别是劫财、劫色取人性命。严峻的法令可使恶徒意识到犯罪必须付出惨痛的代价,让他对刑法敬畏。即使在宗教信仰中,不也有天堂和地狱?佛教经典中诸恶轻重,六道轮回,不得超生,甚至重罪者下刀山、入油锅各种严罚因果。

千古以来,统治者为维持社会治安,都有不同性质的刑法。中国古代著名的包青天无畏无惧,上从皇室、下至平民百姓,犯奸作科,特别是谋财害命、滥杀无辜者,他在审明罪案,证据确凿,分别以身份如平民,官位动用狗头铡,虎头铡侍候。他大义凛然,公正不阿,明辨秋毫,为无数无辜受害的弱者伸张正义。百姓敬畏,恶徒作恶前都要三思,所以包公,名垂青史。

社会的法纪,正如足球场上的游戏规则,小过接黄卡,大过如撞人,打竞赛对手,裁判,出红卡,被赶出,甚至坐球监。国家法治不严,无人敬畏。弱肉强食的原始恶性,杀人放火,奸淫恶贼,你跟没人性者如何讲人权?如果他有人权,谁给受害者人权?

今天,社会道德败坏,人心险恶,欺诈骗案、绑架、杀人、分尸、阿窿恶行,追债追到放火烧屋,公然恫言杀人全家,毒贩横行,毒害千千万万吸毒者,毁坏多少家庭造成多少家庭血腥悲局。还有、外国常闻恐怖袭击,割喉取头、人肉炸弹、汽车炸弹造成多少人命伤亡。我国也曾抓了不少潜在的恐怖分子,所以,严峻刑法不应遗弃,是可以产生阻吓作用的。

- Advertisement -

记得我童年生长在中国, 五十年代国内仍频发生土匪打家劫舍,杀人,反社会份子作乱。政府为了肃清社会败类,维持治安,捉到杀人凶手、劫匪,查证后公开到大草场公审,当局还鼓励男女老少去观审,电台现场播报囚犯背上插罪状条先游街,然后带上公审台一字开跪着听审。当重犯判死刑后,即被拖往附近刑场枪毙。当局让成千上万民众见证杀人犯的下场,场面十分令人惊栗。你可以说不人道、残忍。但对受害者却是讨回了公道,对社会整体却换回了平静安宁。人们不必怕被偷抢丧命了,晚上甚至可以夜不闭户,可安眠了。最难忘一个同村妇女,与邻居常吵闹,一天心生一横,生毒计,在食物中放砒霜送邻居孩子吃,孩子妈不在家,一回家来看孩子都是鼻口流血身亡。孩子妈告官,起初不甚受重视处理,较后这妇人用篮子挑着孩子的遗体到处喊冤。在群众压力下,官府严办后查出一个叫刘玉的妇人是元凶,结果公审后她被公开枪决,此后未见有人敢毒害别人孩子,这不是杀鸡儆猴吗?

希盟政府要修改及废除制定113条法令,特别是废死此法令已引起民间热议。正反都很多,反废死的民众及受害者家属的悲情,当局应重视,聆听他们的苦心和建议。正如上诉庭前大法官拿督刘国民所说,政府虽有权修法,但大马是民选政府,当局需尊重民意。执业律师黄玉珠也认为政府应先与有关利益者讨论,收集意见后再加于探讨而非一小撮人一锤敲定。

的确,希盟是人民的希望,期待很高。废死问题无需追随潮流,现在治安良好的国家中国、新加坡都不急着追随。我们应先问自己已经作好废死准备否?有足够条件吗?能预测废死后毒品贩卖会更猖獗吗?人们会肆无忌惮地放胆杀人吗?若遇狂杀无辜的恐怖份子,即使捉到怎么惩罚 用人民的钱养他们老,用纳税人钱去补偿受害者家属?这边宽待杀人者,讲人权,那谁来照顾受害者人权?多少家庭遇害后天伦破碎,长陷悲苦中,政府当局如何能补偿。真的,此问题应从长计议,不宜仓促敲定。希盟应听大众心声,考虑广大人民的信心。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