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张津晖

《懂不懂诗》

诗人不懂事
窗帘透一点光
他就把影子拉长
拉到奖金眼里
不需要评理

《致学习榜样》

事到如今
玻璃粘不上破碎的墙壁
再脱离
我想未必提笔

- Advertisement -

慵懒是我建造的
隔离线——在既定的安全点

都不屑大声分解

装扮一场理所当然
说胶水不强

《操》

地板和草席似乎有奸情
早餐还差二公里
却已起身勃起
请瞄准了
别要闯进我的小草原
单薄的后花园

还想睡啊
可天空还未苏醒
时钟还很安静
我得淋湿你梦里的玉体
给你一堆焦虑
要知道
地板和草席确实有奸情


杜忠全编后语

- Advertisement -

文艺光华自2010年4月开始至今,已延续了6年又2个月,本期文艺光华是最后一期,因此略说几句话。

接下组稿任务之初,担心稿量不足,因此尝试拟定主题来征稿和邀稿。如此约半年,大致撑起一片天了,遂采自由来稿刊用式。这期间,有老朋友也有一些新朋友陆续供稿,才有这么几年的文艺园圃。如今拉下帷幕了,谨此向读作者致以深深的谢意。

文艺版暂停,这固然让人惋惜,岂不知当初的组稿之约,只说试做1年(不得不提,是前总编辑已故胡锦昌敲定此事的);1年之后,却默默任之延续。如此看来,后面的5年又2个月,大可说是红利了!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