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冯振豪

青体部长赛沙迪在从政前的履历就非常耀人,拥有显眼的学历,身受亚洲辩手冠军之荣誉,可说国家的骄傲。在踏入政治圈后,纵使不能成为我国史上最年轻的代议士,也成为我国史上最年轻的内阁部长。除此之外,他也热爱使用社媒和运动,与民互动,也时常议论政治。而且他在政坛上精力充沛,爆发力十足,一贯以开明、前卫、进步的姿态游走政界。

- Advertisement -

因为赛沙迪的高姿态,国人都对他抱以很大的期待,特别是非马来社群,因为他一再鼓吹全民团结而备受看好。例如在2018年12月的土团党代表大会中,赛沙迪于会中狠批种族主义的厌恶及官僚主义的歪风,受到大众热议。但回顾一下赛沙迪自参政以来,却没有什么实质政绩,反而在诸多课题上因管道不正确或言之过火,导致弄巧成拙,坏了大事,例如财长林冠英的三语公文风波刚起时,赛沙迪在还未厘清事因前,便公开撰文抨击财政部贬损国语地位,在得知事情真相后倒是利落的公开认错。还有在梳邦百年兴都庙骚乱后,一众煽动族群仇恨的极端分子声讨首相署部长瓦塔穆迪,要他下台以对消防员阿迪之死负全责,赛沙迪也与之共舞,率团青赴首相府呈备忘录,要求首相马哈迪革除瓦塔职务,这些举动已令赛沙迪在非马来社群的形象逐步式微而“失宠”。

麻坡国会议员的表现,其实也是马来社会的一种现象,笔者称之“赛沙迪现象”。即大部分马来青年对国家前途有宏大的想像,脑海里充满希望,热衷表现自己的前卫精神,认为全马子民应该不分彼此,互惠共存。但却无法挣脱新经济政策成就他们的事实,土著议程是他们的中心思想,因此,经常言行不一,说辞朝夕令改,观念互相矛盾。这种现象是21世纪马来社群的进步,也是马来青年们面对的挑战。

凡一个族群要进步,从狭隘偏激迈向广泛包容,必定经历一段思想冲击的艰难旅程。在这段充满荆棘的过程中,他们逐步学会接纳外界的新事物,学习与其他族群诚恳相处,想要在大群体中有一番作为。但也不时受到刺激,深怕自身的族群利益被忽略,时常过度敏感,这是他们自我过滤的开始,在思想上去旧迎新。身在局外的非马来社群,我们不应抱着隔岸观火、置身事外的心态,倒是应该思考本身族群是否也应该随着时代推移而改变思维呢?

- Advertisement -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