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明福的球,已踢了十年

“十年里有多少人无论是政治人物还是百姓在纳吉自毁诺言后告诉我们,只要换了政府我们才有希望把凶手揪出来。在509前这艰难的条件像一个天方夜谭,我们还是抱着别人看不见的希望坚持着。最终我们见证了奇迹,达到大家对赵家预设的这个条件,怀抱着希望祈祷着一切荆棘的路已然过去,却还是前路茫茫……

沈老言教,还有身教

拉曼大学中华研究院中文系的纪晶木同学,曾以《沈慕羽的教育思想—以晨钟夜学作为个案研究》为学士论文,表扬沈慕羽,赞之曰以“身教与言教并重的教育”云云……
- Advertisement -

想加入土团,要火箭点头?

一生之中,首相兼土著团结党总裁马哈迪医生都在马来族群操心操劳。建国之日,正值壮年的他,甚至因此撰写《马来人的困境》之专书,最终因言获罪……

扎希参赛未来首相

历史的演绎,既有必然,也有偶然。起起落落,谁知道呢?输输赢赢,因此也说不准。回顾当初巫统2018年党选,也是这样。尽管市场普遍看好凯里,甚至寄望于他领航改革;可是,票箱一开,姜还是老的辣。
- Advertisement -

猜哪个A君,接首相大位?

期限如果还是不能定下,一个替代的选择,也许正是尽快小改组内阁,让安华替代夫人,出任副揆,候任上位。唯有这样,举棋不定的市场,才能定下心来……

铁娘子提醒希盟谦卑

说是明朝嘉靖年间的小品,京城之中有个裁缝,神乎其技,名气很大;所做的衣服,长短宽窄,每一件都恰到好处,合身称心。辗辗转转,有位御史听到了,也赶紧让他给自己缝制一套官服。

别盯小舞衣,要看大舞台

这个国家,所发生的任何政治议题,或者社会的大小活动,只要一经有心人不断扭曲,原有的焦点往往随之180度逆转。2019年度第七届霹雳州舞蹈比赛以及马来西亚霹雳体育舞蹈协会考试(Perak Muda Medalist Dancesport),似乎也是如此……

土崩再一次,部长仍静静

工程的管理之中,有个工价的低廉、完工的高速和建筑的物美之三角定律,点醒我们,三者之间,不能同时并存,只能三项选二:价钱便宜,急速交货,品质必然一般;开价合理,工程亦佳,恐怕乃是慢工;反之,既快而好,怎么可能廉价
- Advertisement -

空气污染,还有2.0

不过是3月19日的旧事,新闻发布会上,能源、工艺、科学、气候变化及环境部长杨美盈公告天下,遭到工业废料污染的巴西古当金金河,如今皆已清理干净,河流现在安全了……

没有想到,废料酱多

莱纳斯之运作,一言难尽,毕竟应该如何着手,前朝的领导所思,眼下的政府所言,各有不同的版本。今后向前走,还是再U转,一时之间,谁也搞不清楚状况。寄身其中的职工,进退进退,犹是困难,自不待言。
- Advertisement -

学术要搞好,心机就别了

据录音而论,官世峰早前所言,只是事实的一部分;被遮掩的另一部分是,刘镇东曾经说过“中文系可以继续搞,但不必花太多心机搞”。记者的报道,舆论的点评,既不是捕风捉影,也不是操弄课题,亦不是是煽动情绪……

学校要种咖啡树了

那一条连接关丹和昔加末高速大道完工,森林局不少官员奉命到那里种树。那是专业的领域,一点不难。但是,难度所在,是之后呢?告诉我此事的同事如今该退休了。他一脸的面有难色,我记得……

政治A片,谁可得利?

时光荏苒,希望联盟政府入主布城,倏忽一年。但是,当初大选宣言说好那一匹布长的承诺,一如既往。沉痾宿疾,兜兜转转;一兆的国债,变本加厉。华社关心的教育平等,也不例外,仍在纠结……

政治A片,是真是骗?

A片有了,但是,出场的男主角,一个说是我,另一个则怎么也不认。现在不在场的外人反倒开口,说三道四;难道大家所见的一切,不过是通过Deepfake的技术造假之作……

大马政治,儿童不宜

大马政治,跌宕起伏,天天精彩,偶有惊喜,且多惊悚,远在好莱坞的电影之上;而且,所有的剧场,从来没有分级,内容还常有儿童不宜的成人版。当中,镜头除了涉及三级的血腥和暴力,自然少不了一部部真人参演的性教育片,排队出街。

为何要反对,阿花做一姐?

当然,阿花的个人能力,绝对不是问题。曾任公正党法律局主任以及宣传主任,一度是八打灵再也市议员。不论专业的资格、从政的履历,或领导之表现……

死生既有命,谁能克死谁?

先秦的古典哲学,有经典的五行之说:金、木、水、火、土;彼此相生,继而相克。

评价六四,真不容易

前前后后,已有廿年;历史最终将会怎么定论六四运动?重新出版,当事人刘晓波的现场回忆录《末日幸存者的独白》(台北:时报;2017)所记的种种鲜为外人所知的点点滴滴,显见了诸多事情不是大家认知的那样。

你不知道的邱“家”金

按照族谱的秩序,Khoo Kay Kim,其实乃是21代的”继”字辈,和当年马联银行之邱继炳,民政党行政议员邱继圃和智囊团的邱继平,属于同一辈的邱氏宗亲。怎么会是第27世的”家”字辈呢……

英文水平,一塌糊涂

虽然曾是英国的殖民地,这个国家的英文确实糟透。文字尽管通顺,意思也还可以明白;可是,用词、造句和文法,确是彻底错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