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示有了,牵挂还在

第一泛岛大道(PIL 1)的工程,幅员极广,影响深远,攸关千秋万代的江山和幸福。计划既经提出,不仅当地社区的上上下下……

想要治天下,再等六个月

历经漫长61年的肆无忌惮,前朝政府造成的破坏,一言难尽,罄竹难书。不论是攸关行政的作业、立法的流程、司法的判决、执法的贯彻,随便一说,案例卷帙浩繁,感叹连篇累牘,都能写成一本书……

哈山怎么赢,希盟为何输?

现场的观察、民间的反映、网络的嘀咕、民意的调查、学者的预测,选前都是同样一回事。和509前的雷霆万钧,一柱擎天大有不同,这一次貌似深不可测的晏斗州议席补选,大家都异口同声地说,赢家必是2004年初次在这里中选的莫哈末哈山。

大臣的人选,希盟之困窘

选将之道,不论现代西方管理大师的经典专著,还是诸如《孙子兵法》的古典文献所云,一条条的原则和底线……
- Advertisement -

马新关口这一道数学题

应对问题,方法很多。万一,还是不能解决,唯有拉拉扯扯,继续磨蹭,希望时间完成历史的任务。统考文凭的认证,正是佐证。否则,则设法推搪,把责任彻底推掉,自己则保持了东方不败,大获全胜的记录。

国阵政府亿举零得

纸上谈兵,一柱擎天;用意虽好,一旦落实,到了草根和基层,往往不是那么一回事。诸如此类,这个国家多的是。不论是经济的政策,还是社会的重组,乃至清贫之搀扶,一开始尽管用心良苦,底牌一开,遽然皆成坏事……

一年预算,要提两次

耐人寻味的是,发展开销拨款的变化。2017年10月提呈的预算显示,发展总计460亿令吉。眼下修订的法案,发展增到549亿令吉。一口气多出的89亿。之所以出现这样的差异,乃是归类所致:原属营运之开销,如今划入发展的项目……

天马行空电子教学

迈向科技的大时代,网络教学,确是当前流行的风气。站在21世纪课室里,记得前任教育部长玛哈兹卡力认为老师得善用网络传授知识:讲课之余,也让学生搜寻资料,再上讲台演示。

死三个要慰灵,亡千万更难堪

二战之时,日军久攻中国不下,觊觎南洋丰富的资源,决意南侵,补给大军所需。此举不但立马改变了历史……

希望出场,失望收场

政党的市场,和商品的促销,说到底,其实大体相同。个别的组织,正如不同的商家,皆有自己独辟蹊径的定位:有的看准高档的消费,有的放眼草根的喜好。政党亦然,有的招牌菜式,是道地的中餐,有的则专卖独家的披萨。
- Advertisement -

不思经济,只玩政治

马新两国之治国方略,其中明显的差异,在于对岸的领导所思,全是斤斤计较的经济为本。成本和效益对比,何者为大,则舍轻取重。因为这样,外交之道,鲜有意识形态之争,而是考虑了市场的经营。

金金河污染,只不过1.0

如今金金河的事故虽然告一个段落了,但是,根本问题,恐怕还在这里,也在那里。思及工厂的作业和流程,自可明白。如果南中国海两岸大大小小的工业区,都没有处理和过滤工业废料之配置,不知所有的废弃,去了哪里,流向何处……

墙内的巫伊,墙外的世界

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实在走不出去了,巫统和伊斯兰党如今只好一起联手共建一面围墙。围墙之内,一切照旧。但是,俗话说,相见虽好,共处艰难;经年累月之下,合久必分,往往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华小师资,不足几人?

一个人之言论,既攸关本身固有的信仰和想法,也关系所处的立场。因为这样,头脑变了,屁股亦然。一旦换了屁股,头脑也是这样。过去说的,往往也就大相逕庭,不似从前……

环境局作业的破绽很多

《柔佛2030年大蓝图》草案里,相关的指南连篇累牍、钜细靡遗,字里行间,说得洋洋洒洒:取缔污染,概交地方议会和环境局(页6-70),特备蓝图监督之(页6-72)。然后呢?

环境部长放马过去

变天和变色是一体两面的:若不变色,不能变天;变天之后,则将变色。选前雷霆万钧,洋洋洒洒;一经上台,为政已得……

病者第一,推搪不必

国内肾脏病人日渐倍增,仰赖血液透析维系生命者,唯有登门求助医院。但是,南中国海两岸的中央诊所所有,确实不足应对。常年供需既然如此这般严重失衡,大城小镇乃有民间私营的中心,因此纷沓而建……

纳兹里的表演很精彩

“告诉你我的故事……我进入内阁时,当时首相马哈迪跟我们讲一件事情:在这个国家,即使马来人人口众多,也不能单独掌控这个国家……

马华风光篇,已经翻过去

输掉政权,掉入民间,官位没了,糠麸尽失;马华公会70周年的党庆,本来应该高调,此次偏偏显得无比的凄凉。主题洋洋洒洒,说是“监督制衡,民意为先”;可是,输剩一个国会两个州议席,处处遭到里外之掣肘,马华能做些什么?

既风光入场,要准备出场

这个国家年轻选民的倾向和动向,确实难以理解。509之日,他们几乎是一面倒向希望联盟,一起促成政治变天。509之后,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热情要不是大减,则是立马转向奚落政府的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