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邱丽芳

就在上个星期四,海荣老师告诉我董教总的华团大会不管到头来结果如何,要教育局撤回爪夷指南的决定和举动的机会似乎是渺茫。道理很简单,因为在希盟政府中拥有十三位正副部长和四十二位国会议员的行动党因明哲保身巧合地此时此刻患上突发性的脑部瘫痪症,对董教总不接受、不认同和不执行介绍爪夷字单元执行指南(爪夷指南)的举动无动于衷,竟然没人挺身为董教总护航站岗。所以,我很理解董教总目前的处境,在政府部门吃了闭门羹时,唯有召开大会诉苦搜寻对策,给华社一个交待!

有人说,也有人怪董教总小题大做,教育部只是在华小介绍爪夷字,那是艺术的认知无伤大雅。这些劝说和怪董教总的人,可不知是行动党的文字打手还是红豆兵?

但我要告诉大家政治领域是个深奥莫测的弄权玩术之地,很多时当事人发现有不妥,失去本身的权利时。往往都是在政客们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时刻偷走了人民的有选择的机会。事实是我们退让多,我们喘息的空间就有限,我们表现越将就,我们失去的会更多!政治是没有似明文规定的游戏规则。董教总的华团大会是有其功能,至少向政府表达不满的举动,也比那些在华社地区我们选出来的议员强多!

- Advertisement -

“介绍爪夷字,那是艺术的认知”?但如果多年以后,万一,再重复,我说如果万一多年以后的某一天,我们的孩子在申请政府的便利如奖学金、职位、学额等,多了一个申请条件:爪夷文及格者,优先被考虑。你说,我们该怎么办?政府没规定要我们的孩子考爪夷文,为了孩子,在这情况下、孩子要不要学习爪夷文拿个及格,让他们有更多的机会?

- Advertisement -

我国华社在14届全国大选后将面对更多的风风雨雨和艰难的挑战早有预兆。可不是吗?华社的代议士在被委任部长时的那一刻,面对大众媒介时是如何的失态的表现出卑躬屈膝的奴性自我否定本身的民族由来!他那种表态是否在暗示往后华社事务与我无关?

对于华团大会的运作,董总主席陈大锦强调董总的四大行动;1,坚持董事部必须拥有决策权,教育部必须即刻撤回爪夷指南。2,吁请各华小董事会与家教协会将爪夷指南退回教育以示抗议。3,召开全国华团大会,结合华社力量,促请政府听取民意。4,吁请各州董联会在近期内召开董事会与家教协会特别大会,强烈抗议爪夷字的推行,并收集各华小董事会与家教协会的签名与盖章。四大行动中董事部必须拥有决策权是排在第一。这显示董事部与华小唇齿相依,唇亡齿寒的相扶相依的关系。政府尤其是教育部必须重视和肯定董事部在华小所扮演的角色不能边缘化它!

董教总在12月28日(周六)的全国华团大会被取消,但众多华社的心永远与董教总同在。在此,我还是要谢谢董教总代表华社向政府申诉我心中的不满!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