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冰

敦马说,他最快是在明年11月的2020年亚太经济合作论坛(APEC)过后才会交出职权,听到敦马这句话,那些支持安华任相的,应该可以松口气,终于快要等到你。只是,套一句江湖术语;安华任相之路,看似顺利,实际上却是颠簸不平、荆棘满途。

安华拜相在过去一年犹如政治烟霾,有时好像很清楚,偶尔又变得很模糊。公正党有人不认同敦马的交棒计划,总之是纷纷议论、没有结论。最近,敦马的立场好像有些许改变了,面对媒体,他最常说就是这一、两年内会遵守希盟承诺,让安华接任成为首相。这跟他之前对于交棒都是含糊带过,说先振兴国家经济再来谈交棒越来越不同。好,江湖是这样的,你敦马说的越肯定,大家的猜疑心就更重。

对目前名气大不如前、民调也每况愈下的希盟,现在若能由全新的领袖带领,可能安华有能力在这两三年内,打造出类似阿都拉任相的“新首相效应”,让希盟士气重振,协助希盟稳住政权。然而,安华能不能担任首相,就看他有没有能力摆平党内的不和。若华哥与敏帅的关系继续水深火热,没有强而有力的政党作后盾,怎么说都是比较逊色。

是的,对于安华能不能在最近几年内,完成90年代末来不及完成的事,骆冰始终还是保持着观望却不乐观。虽然安华身边的亲信认为,敦马迟迟不交棒,是因为要先把前首相纳吉送进监狱才能安心退位。说这话的人,实在是不了解敦马。敦马会怕纳吉?实在是匪夷所思、不明所以。如果说他迟迟不交棒,跟自己的切身利益,尤其是他孩子的前途有关,那还差不多。

- Advertisement -

江湖一直都在传,敦马的终极目标是要保送孩子进入首相署坐大。只要有哪一个政党可以协助敦马完成这个目的,都有合作机会。是吗?敦马有这么急吗?非得要自己的孩子继位吗?即使是当事人曾经否认过,无奈的是,你只要一日在政治上,就一定是众人的目标。安华若成了首相,谁会是副首相?

如果说,传言是真的,他应该学学李光耀,在未交棒给李显龙前,一定要找到一个像吴作栋这样忠心的交替者。时机到了,就让他上位。各位看官,就当作敦马要儿子出任首相的传言是真的,你们觉得安华比较像吴作栋?还是阿兹敏比较像?

无可否认,敦马对纳吉有很多不满,他早前在接受媒体访问时也不避忌的说明,加入希望联盟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把纳吉拉下马。他说,整个希盟都反对纳吉,认为这比起他们之前的分歧来得重要。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不正好形容他们结盟的原因吗?假设说,安华无法接受或完成敦马卸任后的计划,你说,以敦马的格性,他会怎做?只能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是政党结盟的动力。

- Advertisement -

根据当前的牌面,首相由土团党领袖出任,副首相就交给公正党。若是土团党的党魁卸下首相重职,交给公正党的党魁出任,你认为副首相应该由土团党?民主行动党或诚信党的领袖担任比较恰当?给土团党的话,看来看去有两个人适位列一二,有担任过副首相经验的内政部长慕尤丁和吉州大臣慕克里。双慕之中,你觉得那一个比较适合?

又或者重归国阵当年的游戏,正副首相都由议员人数最多的政党担任好了。可惜,若两大政府高职都给了公正党,你认为恰当吗?骆冰突发其想,为什么一定非是西马的政党担任副首相,沙巴民兴党或是砂拉越没有适合人选吗?所以说,布局很重要,未来的布局更重要。这先机你给了敦马,敦马已经作了适度性的安排,你要后来居上,难度肯定不小。

再看回当前希盟其他两党,无论是行动党或是诚信党,对于很多事情,他们都静静不出声。静静未必不好,重要是可以保住自己的团队不掉队。安华、敦马和阿兹敏的“三角关系”,是他家的事,他们肯定不想牵涉。不是不敢碰,而是不能、不懂、最好是别碰。更何况,这事不关己,何必要卷入其中,就让他们自行处理好了。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