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邱丽芳

打着“改革”执政的希盟,却把政治搞得一塌糊涂,我们看不到有建设性的政策和价值,也看不出他们跟旧政治的差别。我们以为这一群“政治菁英”会带领人民跨越经济、教育、种族各个层面的挑战。但是,他们的重心不是迈向全民共享的新愿景,而是沉迷在权利游戏。

谁当未来首相由不得老马,但老马真正想推举谁也不可能由着别人。一切都存着变数。更何况陷入党内权斗的公正党,从男男性爱短片到安华三度卷入鸡奸案,政治肮脏手段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安华如不能应付党内纷争,恐怕不只是政权岌岌可危,而是外势力也会顺理成章的“借刀杀人”,让公正党翻船,到时就只有渔翁会得利、坐享其成。

- Advertisement -

多元种族是个优点,也是缺点,这是取决于是谁在主宰这座江山。我国的领导者嘴里常常挂着歧视性的言论,制造种族隔阂与矛盾,更是个擅于操弄心智的高手。结果,保守心态的人民易受到政客玩弄。就如陈平的骨灰被带回国,就认为会激发共产主义,影响社会安定。难不成往生的还能对活着的带来相对的剥夺感?

- Advertisement -

林财长理应“先天下之忧而忧”,而不是一边装鬼,一边捉鬼。在主子前都“不争气”,却在拉曼拨款上“斗气”,完全没有顾虑到“后遗症”。就在爪夷文事项,关键时刻没有发挥“行动”的作用,而是“静静”就很难做出有利于人民的行动。事实也证明他们没有清晰的路线及时时有所问责和反思。就算现在就拉曼拨款说得头头是道,但以后也不一定如此,他们也不一定做得到。看看双语路牌一开始列为是项创举,但到头来一声令下“拆”!

换政府后,我们不可不变,但也不可乱变。可惜,我们恰恰相反。老百姓的安定及民生问题是能变通的没变。然而,国债持续飙升、通货膨胀,导致人民的生活入不敷出、苦不堪言。这一切的乱源都是官员滥用权术“搞分裂”,只为了扩大政治势力。老马当然不可能任相到100岁,下一届他也不可能再续任。有一点非常确定的是,乱变的恶果到头来承担的、受苦的还是我们这些老百姓。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