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泉安

每卖一碗咖喱面,乐捐一毛钱捐给拉曼学院!

这句口号虽无当年“再转变、投火箭”的声势,但星星之火足可燎原,如果硬撑下去,有谁敢否定这一毛钱的口耳相传运动,届时不会演变成一股民间力量,在三年后(或更早)的全国大选发酵?

无论如何,这一毛钱运动至少已让道地槟城人六叔(骆天明)变成网红,而他成为网红前,我早在光华日报言论版追读他的“六叔讲古”系列文章。六叔讲古的文章时有见地,绝对不是花拳绣腿的文字,尤其是内容涉猎民政党主导槟州政治39年的点点滴滴,最令我垂注。

后来,从政治管道探听到当年他对林苍佑的赏识和效劳,开始有缘和他打交道,也一度成为他的咖喱面粉丝。大家相熟后,经常在网络内外说三道四,温故知新。

- Advertisement -

六叔给我的印象是,政治观与我大相径庭,但在待人处世方面是性情中人,不会轻易对时局低头,也不会对任何政治明星附庸奉承,优点是不钻牛角尖,只差有时牛脾气有点不识时务而已。

心想,若把这些性格材料配搭起来,做成一道菜,你就会吃出这道菜里所包含的锅气精粹:华人的骨气。

偏偏,华裔的凡人社会,做人根性就是要为着骨气而出头,有时也为着骨气而视死如归。节操与学问较高的华人,更会惦念文天祥的浩然正气贯长虹境界。

结果,六叔咖喱面一毛钱乐捐拉曼学院的出师表,活像连载方式被中英文纸媒和社交网络炒红,每天只卖一百碗上下却赢得络绎不绝的响应(小心所得税派人暗中纪录追账!)。光顾者不乏政治人,也有一大群的路人甲和无名氏。

听好来:骨气、正气、路人甲、无名氏!一碗六叔咖喱面,你相信能把大伙的民心相背,整合起来一起抗暴吗?

道地槟城人可能会想起当年,林苍佑借民联党、民政党在槟州政治闹翻天,也有一台外号人称“无名氏”的扩音机,名叫林维雄,他是对准马华王保尼扫射的重型炮手,“无名氏起义”一传十十传百,结果联盟马华竟被一个新崛起的旧人党,一脚踢倒。

1969年,林苍佑虽在仓促环境下组成民政党参加全国大选,谢诗坚博士调侃林苍佑的候选人团队是“大排档阵容”,素质参差不齐,但是,民心思变,历史就得从容改写,民政党党资虽短,还不是照样结束联盟执政槟州短短12年的寿命?

六叔咖喱面每碗乐捐一毛钱的缘起,对峙双方不似执政党与在野党执政那么纯真简单,反而更似一场行动党对付马华的政治劈杀。一来一往之下,争辩点琳琅满目和日益变调,在学生家长心中产生紊乱复杂的危机感,对整体华社也落得亲者痛仇者快的无妄分裂。

拉曼学院是升格前的称呼,现已改称拉曼大学学院,于1969年2月24日在马华公会领导下创立,学院名称取自我国首任首相名字,也是当年马华因政治因素作祟,认为创立独立大学等于铁树开花,无能实现华裔社会对大专教育的要求之后,所做的一种补偿。

拉曼学院一路发展至今,在华社心中占有历史据点,总院设于吉隆坡文良港,5间分院位于槟城、霹雳、柔佛、彭亨和沙巴,全校共有13个系,前后造就逾20万毕业生。槟城分院的校地,也是“槟城恩公”骆文秀以象征性价格献捐之下玉成的壮举。

众所周知,拉曼学院是以英文作為主要教学語言,但有些课程也以中文或马来文教学,长年各系毕业生吐量都能被商业社会吸收,为国家建设效劳。

重要的是,自开创以来,拉曼学院的半数开支是依赖政府敷贴金,确保学费比其他私立大專院校低廉。依据资深新闻工作者许国伟近日的视频讲述,拉曼学院也是因家庭拮据、或被排拒于本地公立大学固打制门槛外的华裔子弟,寻求大专深造的首选。

但自2019年财政预算案交由林冠英掌管之后,拉曼学院惯有的敷贴金因种种理由被大幅腰砍,累积两年(2019及2020)的6000万令吉原数敷贴金,直泻减至600万。后来,林冠英设下下拨4000万的鱼饵,务要马华与拉曼学院“政教分家”,引发华社左右为难的极化纷争,至今仍在胶着状态。

归根究底,类似六叔咖喱面的民间自动乐捐拉曼学院运动,潜意识像是冲着行动党总秘书林冠英巧用财政部长官威打压拉曼学院而来。刚好,六叔咖喱面档口是在槟州丹绒武雅境内,而拉曼学院北马分院也是设在六叔咖喱面咫尺之遥,六叔咖喱面乐捐难免带有手足情深、守望相助的蕴意。

这个动作,是非常表面化、通俗化、感受直接化的桥梁,很容易在华人社会激起回响。凡有华人骨气根性的华裔子弟,一想到孩子的教育机会和毕业后的公民地位,岂能没有反应?

- Advertisement -

理由很简单,对华裔普罗大众来说,把孩子保送去拉曼学院深造并不等于支持马华,只要记录证明拉曼学院能以相廉学费培育英才,那与谁是学院创办人、信托人,都没争议的必要。

前中国国家主席邓小平本身仕途大起大落,后人称为九命猫。1992年春天,88歲的鄧小平南巡武昌、深圳和珠海,留下“不管黑貓白貓,捉到老鼠就是好貓”的妙人妙语,坊間流行至今难忘。我国华社对拉曼学院的看待,也是如同一侧。

行动党创党53年却对推动大专教育毫无建树,现在当朝却狐假虎威,对拉曼学院耍尽伎俩,务要阉掉这只能抓老鼠的猫不可,难道邻里的狐狸更能托赖吗?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