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2018年第二系列总稽查司报告》,自3年前至今有1亿零710万令吉宣传旅游广告活动的债务尚未还清。

针对大马旅游促进局游客人次数据所进行的稽查工作发现,过去3年游客人次比制定的年度目标下降57万人(2.2%)至585万人(18.4%),原因是该局在没规划之下展开宣传旅游活动。

“从2016至2018年期间获得的拨款中,有37.8%至69.1%用于支付宣传活动的欠款。此外,自2011年在日本推行主题形式的广告运动也不太奏效,仍未能提高游客人次。”

从2018年11月至今年3月期间进行的稽查工作发现此事,起因是大马旅游促进局在没规划及未获拨款进行采购的情况下,执行广告宣传活动。

- Advertisement -

“稽查司认为,大马旅游促进局宣传计划的财务管理不理想,因为在2016和2017年的开支,超过5659万令吉的拨款。

“未能精明及有条理管理开支,从而导致拖欠债务,违反财政程序,必须对负责任的官员采取行动。”

《2018年第二系列总稽查司报告》指出,大马旅游促进局在执行广告宣传运动时,没遵守采购工作程序及违反财政程序,导致该局严重拖欠债务并成为政府的负担,因为截至今年6月,该局尚未能还清拖欠供应商的债务。

旅游、艺术及文化部放眼在明年之际能吸引3000万名外国游客,从而能创造49万7000个工作机会。

报告指出,外国游客人次及所带来的收入不理想,因为每年表现下滑,以致大马自2012年以来未能维持在世界旅游组织公布的全球十大最受欢迎旅游国家之一。

总稽查司报告分析也发现,投资回报率(ROI)总数及计划成效报告也不完整,或没准备及没纳入衡估游客人次的指标,这已影响宣传计划的投资回报评估。

该报告建议旅游部必须协调及监督旗下所有机构的旅游宣传活动,以确保所获的拨款按照计划被充分利用,以取得成效。

报告也建议大马旅游促进局遵守财政条例,并根据所批的拨款推行计划。

财务管理有待改善

根据周一公布的《2018年第二系列总稽查司报告》,尽管没有再出现明显亏损或重大纰漏,惟仍有几项牵涉到内阁部门,政府机构,及联邦政府企业在财务管理方面的弱点尚有待正视和改善。

这些问题包括:

(1) 大马铁道公司的累积亏损截至2018年12月31日高达28亿2900万令吉。

(2) 稽查调查发现,涉及67个发展项目总计8367万令吉的拨款余额,迄今尚未退回给财库。

(3) 根据财务报表被评估的财政部旗下47家公司,4家稳固,33家稳定以及有10家欠稳。被评为稳固的公司包括国家石油公司,Prokhas Sdn Bhd,MyCreative Ventures Sdn Bhd,以及屋业信贷担保有限公司。

(4) 主办Temasya KL 2017时在营收和准备工作方面的不足和欠缺效率以及延迟签署合约,门票销售所得的管控以及支出并没有遵守财务规则。

(5) 私人可负担房屋计划(MyHome)被经营得不完善,导致房屋计划延迟竣工,支付给发展商的奖掖令人质疑,而给购屋者的奖掖,发展商则迟迟未发还。

(6) 本来用以提高国家稻米供应的稻农奖掖和津贴管理计划却没有被谨慎和有效率地推行,许多稻农都已经逝世,但有人却继续使用可疑的身份证号码,领取相关津贴。

(7) 两项截至今年5月尚无法完工的计划分别是已被再生能源发展局撤销的沙巴斗湖地热发电厂(Geothermal),以及尚未动工的“首要大学(Universiti Perdana),牵涉及首相署公共及私人界合作单位(UKAS)所发放的“便利基金”(Dana Mudahcara)总计2亿4800万令吉。稽查同时也发现其中1亿9100令吉的基金或占总额的近90%是属于预先付款。

(8) 在油棕园的养牛管理计划效率欠佳,导致在2018年只养到4万1443头牛,距离要在2020年达到30万头牛的目标,还差很远。

(9) 联邦土发展局新生代房屋计划(PGBF)的进度也令人大感失望,因为截至2019年4月30日,祗有1498间房屋竣工,与当初立意要在2013年起的5年内落实2万间房屋的目标,相差甚远。

(10) 从2018年11月至今年3月期间进行的稽查工作也发现,自3年前至今有1亿零710万令吉宣传旅游广告运动的债务尚未还清。

(11) 橡胶业小园主发展局(RISDA)目前面临的现金赤字高达2794万令吉,与2017年的364万令吉赤字相比之下,大幅度提高了总共2430万令吉!

(12) 发放拨款1千零63万令吉给国家语文出版局以出版供2019年使用的可兰经,却没有先获得负责官员的批准。

已故者也受惠 稻农补贴超额支领

- Advertisement -

根据最新出炉的《2018年第二系列总稽查司报告》显示,农业与农基工业部属下的稻农补贴及奖掖计划出现多项失误,包括受惠的稻农人数与官方记录不符,补贴及开销也被超额支领,不但令提高国家稻米产量的目标无法达致,也进一步导致政府蒙受损失。

与此同时,政府在2016至2018年之间发出总额5792万令吉的津贴,受惠者包括了数千名去世10年以上的人。

根据这份报告,这笔钱原是发放给农民用作农药和肥料的津贴。2016年的第一个种植季有3210名已故农民“收到”政府资助。


- Advertisement -